访

全国免费热线

4000-880-515

首页> 会员特权 >

返回首页【区域研究】云南省及下辖各州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8-12-21  润石基金


经济实力:云南省是我国重要的边疆及多民族省份,是我国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地理战略地位突出。依托自然资源及旅游资源优势,全省目前形成了以烟草、电力、矿产、旅游等为主导的产业格局,但以资源利用为主的工业发展模式使全省工业增长承压,服务业也面临单一依靠旅游拉动的结构性不足。近年来全省加快推进生物医药和大健康、旅游文化、信息、物流、高原特色现代农业等八大重点产业发展,提出服务经济倍增计划,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经济高质量发展。此外,为进一步发挥辐射中心功能,近年来全省加强交通、水利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加,拉动全省经济高速增长。2017年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5万亿元,经济规模在全国31个省市中居第20位,较上年提升3位;经济增速为9.5%,高于全国平均增速2.6个百分点,跃居全国各省市第3位。2018年以来,全省紧盯八大产业培育不放松,深入实施服务经济倍增计划,扩大对外开放,并提出全力打造绿色发展“三张牌”,全省经济运行保持平稳向好态势。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6万亿元,同比增长9.1%,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

云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发展较不均衡,首位经济圈实力强劲,其余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之差距悬殊。从经济总量看,2017年全省各州市排位继续维持上年格局,昆明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近三成,2017年为4857.64亿元;大理首次突破千亿元,位列昆明、曲靖、红河和玉溪之后;其余各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均在千亿元以下。从经济增速看,全省大部分州市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为地区生产总值的1倍以上,投资对各州市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著;2017年在高速增长的固定资产投资拉动下,全省大部分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实现两位数增长,且经济增速较上年基本保持增长;昆明经济增长创近年新高,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为9.7%,高于全省平均水平0.2个百分点。2018年前三季度,各州市经济总体保持较快增长,怒江、保山和迪庆经济增速在10%及以上,西双版纳以7.8%的经济增速位列各州市末位;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仍保持增长态势,但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明显,大部分州市经济高增速可能面临一定回调压力。昆明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06.78亿元,同比增长9.1%。

财政实力:云南省在我国发展战略和对外开放大局中占有重要地位,2017年获得一般公共预算上级补助3012.93亿元,规模居全国各省市前列,持续稳定的中央转移支付大幅增强了全省的财政保障能力,较好地满足了民生、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支出需求。同时,2017年主要受建筑业、房地产业增值税较快增长拉动、企业经营效益提升等因素影响,全省税收收入带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同口径6.2%增长;在土地市场行情推动下,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大幅增长。得益于此,2017年全省可支配财力保持增长态势。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房地产市场仍保持活跃,土地市场行情继续上行;全省实现税收收入1051.1亿元,同比增长18.2%;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822.3亿元,超越2017年全年水平,增速为96.4%。

从下辖各州市情况看,昆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云南省各州市具有绝对优势,2017年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60.86亿元;此外,红河、玉溪、曲靖三个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突破百亿,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偏小。税收方面,2017年全省各州市税收比率处于60%至70%之间,总体处于相对较低水平,临沧和红河非税收入占比较高;2017年迪庆税收收入规模降幅相对较大,主要系涉房涉土相关税收收入下滑所致;西双版纳和普洱税收收入也出现一定幅度下降;其余州市税收收入保持增长。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公共财政平衡仍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较大。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基本实现增长;曲靖为全省唯一负增长的区域,主要受非税收入大幅下降影响;其余大部分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6%以上的增幅,其中昆明在规模上继续领跑各州市,当期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5.13亿元,增速为8.4%。

2017年云南省除迪庆和红河外的14个州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实现较快增长,其中临沧、保山、昭通、昆明和德宏增幅显著;昆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到全省六成,为385.00亿元,较上年增长97.49%;红河已连续两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下滑;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仍延续较火热的土地市场行情,近半数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实现快速增长,昆明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88.1亿元,已突破2017年全年规模。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较小,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普遍较低。2017年昆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为68.64%。

债务状况:云南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2017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余额为6736.8亿元,排名各省市第8位,但目前全省政府债务余额距国务院批准的政府债务限额尚有一定空间,且债务期限结构偏长期。此外,置换债券的发行有利于缓解市县级债务偿付压力,同时有助于减轻举债主体利息负担;2018年以来全省发行了土地储备、棚户区改造、政府收费公路、高等学校、公立医院、生态保护、职业教育等多种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偿债资金来源多样化,而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看,云南省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2017年末云南省各州市政府债务余额均未突破限额,其中昆明、德宏、保山和玉溪举债空间较小。从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看,2017年末迪庆、德宏、省本级和保山政府债务整体偿付压力相对偏大;临沧、玉溪、昆明、昭通、西双版纳、文山和普洱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次之。其中,迪庆、省本级、临沧、昭通和文山近三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一般债务余额形成覆盖,一般债务偿付存在一定压力;德宏、玉溪、昆明、西双版纳和保山近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专项债务余额形成覆盖,其中德宏面临的专项债务偿付压力相对更大。

云南省城投债发行规模及存续余额均位于全国各省市中游水平,全省城投债发行、存量城投债及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在省本级和昆明。与自身财力状况相比,省本级和保山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当年末省本级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9倍,保山接近5倍;省本级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相对偏大,其2018年9月末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63.33%。考虑到云南省级平台多为基建投资、公用事业、工程施工等控股集团类企业,具有较显著的行业地位,债务偿付来源较多样化,融资渠道较畅通,城投债及带息债务偿付压力相对可控。

一、云南省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云南省经济实力分析

云南省是我国重要的边疆及多民族省份,是我国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地理战略地位突出。近年来,为进一步发挥辐射中心功能,全省加强交通、水利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加,拉动全省经济高速增长。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经济实力持续提升,经济总量仍在全国排名相对靠后,但经济增速跃居全国各省市前列。从经济发展情况看,依托自然资源及旅游资源优势,全省目前形成了以烟草、电力、矿产、旅游等为主导的产业格局,但以资源利用为主的工业发展模式使全省工业增长承压,服务业也面临单一依靠旅游拉动的结构性不足。近年来全省加快推进生物医药和大健康、旅游文化、信息、物流、高原特色现代农业等八大重点产业发展,深入实施服务经济倍增计划,并在2018年提出全力打造绿色发展“三张牌”,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经济高质量发展。

云南省是我国重要的边疆及多民族省份,位于我国西南地区,与缅甸、老挝、越南3国接壤,是我国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省份和长江经济带的覆盖省份,地理战略地位突出;同时,云南省境内有52个聚居民族,少数民族人口数约占全省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是我国民族种类最多的省份。2017年末全省常住人口4800.5万人,较上年末增加30.0万人;全省城镇化率为46.69%,较上年提高 1.66个百分点。

近年来云南省经济实力持续提升,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经济总量在全国排名相对靠后。2017年云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5万亿元,同比增速为9.5%,较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横向比较,2017年云南省经济规模在全国31个省市中居第20位,较上年提升3位;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增速2.6个百分点,跃居全国各省市第3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3.45万元,未达全国水平。

从产业结构看,云南省总体呈现“三二一”的经济发展格局,第三产业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日益突出。但全省依托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大力发展高原特色农业,与全国水平相比,第一产业占比较高,第二、第三产业仍有较大提升空间。2017年全省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0.23万亿元,同比增长6.0%;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0.64万亿元,同比增长10.7%;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0.78万亿元,同比增长9.5%;三次产业结构比重由2015年的15.1:39.8:45.1调整为14.0:38.6:47.4。

从经济发展情况看,云南省仍呈现“重工靠资源、轻工靠烟草”的产业格局,烟草制品业对全省经济的贡献突出,以水电为主的电力产业和以磷化工、有色金属为主的矿产业也是全省重要的工业支柱产业。2017年全省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876.34亿元,同比增长10.6%。其中,烟草制品业增加值1220.48亿元,同比增长0.5%;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661.39亿元,同比增长19.6%,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以资源利用为主的工业发展模式使全省工业增长承压,近年来全省加快推进生物医药和大健康、旅游文化、信息、物流、高原特色现代农业、新材料、先进装备制造、食品与消费品制造等八大重点产业发展,以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推动经济健康持续发展。2017年,全省医药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3.5%、30.6%和127.4%;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771.99亿元,增长145.9%。服务业方面,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旅游业继续保持传统优势地位。2017年全省累计接待海外入境旅客(包括口岸入境一日游)1364.66万人次,同比增长13.8%;接待国内游客5.67亿人次,同比增长33.3%;实现旅游业总收入6922.23亿元,同比增长46.5%。旅游业的快速增长较好地促进了餐饮、住宿、交通运输等产业的发展,同时全省也面临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服务业单一依靠旅游拉动的结构性不足等发展制约因素。2017年云南省《服务经济倍增计划(2017—2021年)》将观光休闲、健康服务、金融服务、物流配送等14个重点行业作为倍增发展的主攻方向,并提出加快发展电子商务、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业态新模式,促进旅游和其他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服务业与工业互促共进。

2018年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力打造绿色发展“三张牌”,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经济高质量发展。其中,“绿色能源牌”围绕水电清洁能源开发,推进水电铝材、水电硅材一体化,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把能源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绿色食品牌”基于云南高原特色现代农业的良好基础,加快发展大产业,形成一批具有云南特色、高品质、有口碑的“云南名品”;“健康生活目的地牌”打造全产业链的“大健康产业”,加快旅游产业转型升级,推进特色小镇建设。2018年以来,云南省紧盯八大产业培育不放松,聚焦打造绿色发展“三张牌”,深入实施服务经济倍增计划,扩大对外开放,全省经济运行保持平稳向好态势。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6万亿元,同比增长9.1%,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0.14万亿元,同比增长6.2%;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0.44万亿元,同比增长11.4%;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0.58万亿元,同比增长8.0%。同期,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5%,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3.2个百分点,高于全国水平6.1个百分点。其中,烟草制品业增加值增长2.3%,非烟工业增加值增长17.4%。

从经济发展驱动力看,投资增长是拉动云南省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次之,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处于负拉动状态。在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为进一步发挥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功能,云南省不断营造投资发展环境,加强交通、水利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加。2017年全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85万亿元,同比增长18.0%。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完成7364.87亿元,同比增长32.3%,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39.9%;工业投资完成2846.40亿元,同比下降0.1%;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2786.25亿元,同比增长3.6%。消费方面,随着经济的稳步发展、城镇化的持续推进、旅游、会展经济的带动,以及居民收入水平逐步提高,全省消费总量逐年上升,2017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423.06亿元,同比增长12.2%。对外贸易方面,在进口拉动下全省外贸实现增长,2017年全省进出口总额完成233.94亿美元,同比增长17.6%。其中出口完成114.30亿美元,同比下降0.5%;进口完成119.64亿美元,同比增长42.3%。主要出口产品集中于传统产品,2017年农产品和机电产品出口额占比分别为36.6%和28.3%,出口增速分别为-4.6%和17.1%%;主要进口产品包括原油、金属矿产品、天然气等;东盟仍为最主要贸易伙伴。

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下滑,外贸在进口拉动下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当期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10.4%,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增长9.7%,工业投资增长12.8%,房地产投资增长13.3%;全省完成社会消费品零售额4958.54亿元,同比增长11.4%;全省外贸进出口总额完成1419.11亿元,同比增长36.2%,其中出口完成572.03亿元,增长8.9%,进口完成847.08亿元,增长64.0%。

(二)云南省财政实力分析

云南省在我国发展战略和对外开放大局中占有重要地位,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上级补助规模居全国各省市前列,持续稳定的中央转移支付大幅增强了全省的财政保障能力,较好地满足了民生、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支出需求。同时,2017年主要受建筑业、房地产业增值税较快增长拉动、企业经营效益提升等因素影响,全省税收收入带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增长;在土地市场行情推动下,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大幅增长。得益于此,2017年全省可支配财力保持增长态势。2018年前三季度,房地产市场仍保持活跃,土地市场行情继续上行,全省税收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实现快速增长。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是云南省可支配财力的主要来源,政府性基金收入总量是可支配财力的重要补充。2017年,主要得益于上级补助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增加,云南省可支配财力合计8445.95亿元,较上年增加741.99亿元。

2017年云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对全省可支配财力的贡献率为84.30%,上级补助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其主要来源。上级补助方面,云南省下辖多个少数民族自治地区、陆地边境地区,且作为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在我国发展战略和对外开放大局中占有重要地位,近年来全省所获得的上级补助收入规模持续稳定增长。2017年全省获得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3012.93亿元,补助规模居全国各省市前列;构成以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为主,2017年分别为1524.27亿元和1145.93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方面,2017年全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86.17亿元,位列全国各省市第19位;主要受建筑业、房地产业增值税较快增长拉动、企业经营效益提升等因素影响,全省税收收入带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口径增长6.2%。2017年全省实现税收收入1233.85亿元,较上年增加60.33亿元;增值税和所得税合计占比61.45%,为主要税种;税收占比为65.42%,较上年增加0.67个百分点。非税收入为652.32亿元,较上年增加13.55亿元,其中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231.19亿元,同比增长54.15%,主要系全省各州市加大非经营性国有资产处置转让力度,以及昆明空港经济区特许经营权转让所致。

2017年,云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5712.97亿元,较上年增加694.11亿元;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 为33.02%,较上年下降3.09个百分点。从支出构成看,用于一般公共服务、公共安全、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的刚性支出占比为56.87%,较上年增加1.05个百分点。此外,全省在农林水、交通运输、住房保障和城乡社区等领域的支出规模也较大,2017年合计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32.64%,较上年减少0.42个百分点。

2017年云南省政府性基金收入总量对全省可支配财力的贡献率为15.09%,主要来源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收入。其中,2017年全省政府性基金收入为731.90亿元,较上年增加300.00亿元,主要受当年土地成交量、价同比上升等因素影响。同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为614.41亿元,支出主要集中于城乡社区支出。

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82.2亿元,增长7.9%;其中税收收入1051.1亿元,同比增长18.2%,主要系烟草行业、化工制造、电力供应、房地产及建筑业等行业增值税较快增长,以及房地产市场活跃带动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和契税等税种快速增长拉动;非税收入431.1亿元,同比下降10.9%,主要是受专项收入、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和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减收影响;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支出4662.2亿元,增长6.1%。同期,受益于房地产及土地市场上行拉动,全省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822.3亿元,增长96.4%;完成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875.4亿元,增长171.6%。

二、下辖各州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云南省下辖昆明、曲靖、玉溪、保山、昭通、丽江、普洱和临沧8个地级市,以及楚雄、红河、文山、西双版纳、大理、德宏、怒江和迪庆8个民族自治州。根据《云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十三五”期间,云南省要更高层次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培育带动区域协调发展的增长极,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着力构建“一核一圈两廊三带六群”区域发展新空间,形成“做强滇中、搞活沿边、联动廊带、多点支撑、双向开放”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一核”指努力把昆明建设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全力推进昆明中心城区与滇中新区融合发展,加快形成全省最具活力的增长核心。“一圈”指把滇中城市经济圈建设成为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核心区、我国高原生态宜居城市群。“两廊”指积极参与国家“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三带”指着力增强沿边开放经济带发展活力,加快培育澜沧江开发开放经济带,加快培育金沙江对内开放合作经济带。“六群”指滇中城市群、滇西城镇群、滇东南城镇群、滇东北城镇群、滇西南城镇群、滇西北城镇群,重点发展滇中城市群,加快发展滇西和滇东南城镇群,培育发展滇东北、滇西南、滇西北城镇群,有序推进六个城镇群协调发展。

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来看,云南省各市州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明显的分化,全省区域经济基本呈现出以昆明为中心,向周围进行梯度递减的圈层经济格局,大体可分为三个梯度。其中,第一梯度是由昆明、曲靖、玉溪组成的首位经济区域,该区域产业基础相对良好,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2017年首位经济区域地区生产总值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各州市合计的比重分别为49.26%和53.99%。第二梯度是由红河、楚雄、大理、昭通、文山、保山、普洱组成的第二圈层经济区域;第三梯度是由临沧、西双版纳、丽江、德宏、迪庆、怒江组成的外围经济区域,区域经济发展程度依次递减。

(一) 下辖各州市经济实力分析

云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发展较不均衡,首位经济圈实力强劲,其余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之差距悬殊。从经济总量看,2017年全省各州市排位继续维持上年格局,昆明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近三成,大理首次突破千亿元,位列昆明、曲靖、红河和玉溪之后;其余各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均在千亿元以下。从经济增速看,全省大部分州市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为地区生产总值的1倍以上,投资对各州市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著;2017年在高速增长的固定资产投资拉动下,全省大部分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实现两位数增长,且经济增速较上年基本保持增长;昆明经济增长创近年新高。2018年前三季度,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仍保持增长态势,但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明显;当期各州市经济总体保持较快增长,但大部分州市经济高增速可能面临一定回调压力。

从经济规模看,2017年云南省各州市排位继续维持上年格局,省会城市昆明经济规模继续领跑云南省各州市,当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857.64亿元;曲靖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41.12亿元,位列全省第二;红河和玉溪分别以1478.57亿元和1415.10亿元排名次之;大理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千亿元,以1066.50亿元位列全省第五;其余各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均在千亿元以下,其中西双版纳、德宏、丽江、迪庆和怒江五个州的地区生产总值未突破500亿元。

从经济增速看,2017年云南省共有10个州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保山和迪庆以11.1%的增速并列全省第一;西双版纳以8.7%的增速排名最末。从增速变化看,在高速增长的固定资产投资拉动下,2017年全省各州市经济增速基本均保持增长。其中,丽江和玉溪在一定程度上受低基数影响,2017年经济增速分别较上年增长2.4个百分点和1.7个百分点,在各州市中增幅较大。昆明经济增长创近年新高,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为9.7%,高于全省平均水平0.2个百分点。

从人均经济指标看,云南省区域经济发展较不均衡,2017年仅昆明人均生产总值高于全国水平,为7.19万元;玉溪以5.95万元位居全省各州市第二位;迪庆以旅游业为主导,经济总量虽小,但常住人口少,2017年人均生产总值为4.83万元,高于全省水平;昭通以1.51万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排名各州市末位,是全省贫困程度最深的地区。

从经济发展的动力结构看,投资和消费是拉动云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相对较小,甚至处于负拉动状态。2017,全省各州市投资继续保持高增速,投资仍是经济发展的第一拉动力;消费增长相对均衡;受规模因素影响,进出口总额增速出现分化,大部分州市受进口拉动外贸回暖。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7年云南省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均保持增长,在拉动经济方面占有主导地位。从投资规模看,2017年昆明固定资产投资额为4217.94亿元,占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合计的23.0%;红河、曲靖和楚雄则分别以2533.75亿元、2244.80亿元和1290.33亿元位列其后。此外,临沧、迪庆和红河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分别为当年地区生产总值1.94倍、1.83倍和1.71倍,分列各州市前三,投资对当地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著。从增速看,2017年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均保持两位数增长,保山、楚雄和临沧分别以32.10%、27.80%和27.60%的投资增速分列各州市前三。从增速变动看,2017年半数州市投资增速呈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玉溪投资增速虽呈现大幅回落,但仍保持两位数增长;昆明主要受工业投资下滑影响,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上年下滑4.5个百分点至7.6%。

房地产开发投资方面,2017年云南省各州市房地产投资增速分化明显。2017年昆明房地产开发投资额为1683.33亿元,约占全省房地产开发投资总额的一半;当年红河、玉溪、楚雄、大理和曲靖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分别为436.70亿元、205.70亿元、120.47亿元、120.30亿元和109.04亿元;保山相关数据缺失,其余各州市房地产开发投资规模较小,当年均未突破百亿。从增速看,2017年临沧和大理房地产市场整体仍显低迷,已连续三年房地产开发投资负增长,其中临沧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62.50%,系全省各州市降幅最大的区域。此外,玉溪、怒江、西双版纳和普洱也出现明显下滑,该增速分别为-32.60%、-30.09%、-20.90%和-20.02%。昭通、迪庆、丽江、曲靖在历经两年负增长后,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出现不同幅度反弹;昆明房地产开发投资约占其固定资产投资的四成,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10.00%,增速较上年增长4.5个百分点。

消费方面,2017年云南省各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保持增长,且增速之间差异不大。其中,昆明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590.95亿元,占各州市合计的40.34%;曲靖以635.33亿元排名各州市第二位;其余各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未超过500亿元。从增速看,曲靖、玉溪、楚雄和临沧均以12.50%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并列各州市首位,德宏以11.10%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排名各州市末位,全省各州市间增速差异不大。

对外贸易方面,2017年昆明以78.18亿美元的进出口总额继续位列云南省各州市第一;德宏和红河分别以46.80亿美元和36.66亿美元次之。从增速看,由于大部分州市进出口总额规模较小,增速易出现较大波动,2017年进出口总额规模排名前五的昆明、德宏、红河、西双版纳和玉溪的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速(统计公报数据)分别为18.2%、12.3%、84.8%、23.5%和4.0%。其中,红河进出口激增主要得益于蒙自综保区和经开区企业达产实现机电产品进出口、边民互市日趋活跃、以及高原特色农产品出口量增加等。

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省各州市经济总体保持较快增长,怒江、保山和迪庆经济增速在10%及以上,西双版纳以7.8%的经济增速位列各州市末位。云南省各州市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程度较大,大部分州市的固定资产投资与经济总量比超过1倍,2018年前三季度,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仍保持增长态势,但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明显,大部分州市经济高增速可能面临一定回调压力。昆明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06.78亿元,同比增长9.1%。

(二) 下辖各州市财政实力分析

1
 
下辖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昆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云南省各州市具有绝对优势;2017年昆明、红河、玉溪、曲靖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突破百亿,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偏小。税收方面,2017年全省各州市税收比率总体处于相对较低水平,临沧和红河非税收入占比较高;2017年迪庆税收收入规模降幅相对较大,主要系涉房涉土相关税收收入下滑所致;西双版纳和普洱税收收入也出现一定幅度下降;其余州市税收收入保持增长。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公共财政平衡仍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较大。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基本实现增长;曲靖为全省唯一负增长的区域,主要受非税收入大幅下降影响;其余大部分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6%以上的增幅。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方面,2017年昆明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60.86亿元,为云南省各州市之首;此外,红河、玉溪、曲靖三个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突破百亿;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较小,其中怒江以9.93亿元垫底。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看,2017年云南省大部分州市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处于60%至70%之间,高于70%的州市为昆明、昭通和大理;税收收入占比相对较低的州市为临沧、红河和丽江,分别为47.80%、49.67%和50.26%。从变动情况看,丽江和迪庆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较上年明显增长,普洱和保山该比率出现一定幅度下滑,主要系非税收入的大幅变动所致;其余各州市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较上年变动幅度相对较小,其中昆明2017年税收占比较上年增长2.07个百分点至73.27%。

从税收收入增长情况看,2017年云南省大部分州市保持增长。迪庆税收收入规模降幅相对较大,2017年税收收入是上年的70.17%,主要系涉房涉土相关税收收入下滑所致;西双版纳和普洱税收收入也出现一定幅度下降,2017年税收收入分别是上年的96.69%和98.62%;大理、玉溪和昭通税收收入增幅较大,2017年税收收入分别是上年的113.16%、111.70%和111.30%;昆明、曲靖和楚雄亦呈现一定幅度的增长,其中昆明2017年税收收入是上年的108.90%,主要得益于所得税、契税和土地增值税等税种的增长;其余各市税收收入与上年相比,变动相对较小。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覆盖程度看,云南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自给能力总体处于较低水平,一般公共预算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大。2017年昆明和玉溪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为72.29%和52.35%,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低于50%,其中迪庆以7.27%排名末位。从上级补助收入规模看,2017年全省共有6个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上级补助收入超过200亿元,大规模的补助收入为各州市的建设发展提供支撑。其中,昭通、昆明和曲靖分别以308.65亿元、256.27亿元和254.64亿元位列全省各州市前三,西双版纳以73.98亿元排名末位。

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基本实现增长。曲靖主要受非税收入大幅下降影响,2018年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速为-0.3%,为全省唯一负增长的区域;红河和临沧分别以2.6%和3.8%的增速次之;其余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6%以上的增幅,其中昆明在规模上继续领跑各州市,当期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5.13亿元,增速为8.4%;德宏、昭通和西双版纳分别以23.0%、21.4%和20.6%的增速分列全省各州市前三;怒江和文山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亦实现较大增幅。

2
 
下辖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

2017年云南省除迪庆和红河外的14个州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实现较快增长,其中临沧、保山、昭通、昆明和德宏增幅显著;昆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到全省六成;红河已连续两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下滑;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仍延续较火热的土地市场行情,近半数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实现快速增长。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除昆明外,其余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较小,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普遍较低。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看,2017年昆明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85.00亿元,居全省各州市首位,是其余各州市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总和的150.6%。大理、玉溪和保山分别以36.37亿元、30.78亿元和30.66亿元位列全省各州市第二至四位;其余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未超过30亿元。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增长情况看,2017年除迪庆和红河外的14个州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实现较快增长,其中临沧、保山和昭通分别以334.25%、201.73%和163.86%的增幅排名前三,昆明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增长97.49%。迪庆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下滑25.90%;红河已连续两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下滑,2017年该降幅为4.40%。

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云南省各市州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普遍较低。2017年昆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为68.64%,其余各州市该比率连续两年均在50%以下。

2018年前三季度,从已获取的云南省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看,近半数的州市延续较火热的土地市场行情,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快速增长。其中,昆明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88.1亿元,仍占全省的近六成,增速为96.3%;曲靖、大理、昭通、西双版纳2018年前三季度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成倍增长。

三、云南省及下辖各州市债务状况分析

(一)云南省债务状况分析

云南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但目前全省政府债务余额距国务院批准的政府债务限额尚有一定空间,且债务期限结构偏长期。此外,置换债券的发行有利于缓解市县级债务偿付压力,同时有助于减轻举债主体利息负担;2018年以来全省发行了土地储备、棚户区改造、政府收费公路、高等学校、公立医院、生态保护、职业教育等多种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偿债资金来源多样化,而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看,云南省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2017年云南省政府债务限额为7522.1亿元,当年全省累计公开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929.9亿元,发行规模在全国36个已发债省(区)市中排名第7位,其中新增债券507.3亿元,置换债券1422.6亿元。

云南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2017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余额为6736.8亿元,排名各省市第8位,较上年末增加383.6亿元。与财政收入相比,2017年末云南省政府债务余额是2017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3.57倍,高于各省市平均水平;考虑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当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余额是上述三项收入合计的2.54倍。从偿债年度看,2017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以中长期债务为主。其中,2018年到期604.2亿元、2019年到期576亿元、2020年到期875.7亿元、2021年到期684.3亿元、2022年及以后到期3768.5亿元。

根据《关于云南省2018年省本级财政专项预算调整方案(草案)的报告》,2018年云南省政府债务限额为8204.1亿元,较上年全省政府债务限额增长9.07%;财政部下达云南省2018年新增政府债务限额682亿元。其中,一般债务364亿元(含外债18.21亿元),较上年减少122亿元;专项债务318亿元(包括土地储备157亿元、棚户区改造44亿元、政府收费公路47亿元、其他70亿元),较上年增加282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356.0亿元,发行规模在全国35个已发债省(区)市中排名第11位,其中新增债券663.8亿元(含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318.0亿元)、置换债券514.51亿元、再融资债券177.69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云南省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含代发债券)为6868.0亿元,占2018年全省政府债务限额的83.71%,在限额内仍有一定举债空间。

云南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但目前全省政府债务余额距国务院批准的政府债务限额尚有一定空间,且债务期限结构偏长期。此外,置换债券的发行有利于缓解市县级债务偿付压力,同时有助于减轻举债主体利息负担;2018年以来全省发行了土地储备、棚户区改造、政府收费公路、高等学校、公立医院、生态保护、职业教育等多种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偿债资金来源多样化,而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看,云南省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二)下辖各州市债务状况分析

2017年末云南省各州市政府债务余额均未突破限额,其中昆明、德宏、保山和玉溪举债空间较小。从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看,2017年末迪庆、德宏、省本级和保山政府债务整体偿付压力相对偏大;临沧、玉溪、昆明、昭通、西双版纳、文山和普洱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次之。其中,迪庆、省本级、临沧、昭通和文山一般债务偿付存在一定压力;玉溪、昆明、西双版纳和保山专项债务偿付存在一定压力,德宏面临的专项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大。

从政府债务规模看,2017年末昆明、省本级、玉溪和红河政府债务规模较大,分别为2082亿元、1638亿元、510亿元和307亿元,排名省内前四位;怒江、迪庆、丽江和西双版纳政府债务余额分别为26亿元、72亿元、98亿元和99亿元,降序排名省内后四位;除上述地区外,其余各州市政府债务规模均处于150亿元至250亿元之间。从变动情况看,省本级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较上年末增长25.18%,怒江和迪庆该增幅在15%以上,昆明该增幅为0.13%;文山、普洱、曲靖和楚雄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较上年末有所减少。从举债空间看,2017年末全省各州市政府债务余额均未突破限额,其中昆明、德宏、保山和玉溪举债空间相对较小,其余州市未使用限额比例均大于10%。

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2017年末迪庆、德宏、省本级和保山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偏大,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分别为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05.2%、530.2%、480.4%和400.4%;临沧、玉溪、昆明、昭通、西双版纳、文山和普洱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次之,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大于300%;曲靖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小,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小于200%;昆明该比率为371.2%。

除昆明外,2017年末云南省其余各州市的政府债务以一般债务为主。以一般预算收入对一般债务的覆盖情况来看,迪庆、省本级、临沧、昭通和文山近三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一般债务余额形成覆盖,一般债务偿付存在一定压力。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专项债务的覆盖情况来看,德宏、玉溪、昆明、西双版纳和保山近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专项债务余额形成覆盖。其中,德宏2017年末政府专项债务余额为其近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数的4.2倍,面临的专项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大。

云南省城投债发行规模及存续余额均位于全国各省市中游水平,全省城投债发行、存量城投债及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在省本级和昆明。与自身财力状况相比,省本级和保山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重;省本级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相对偏大。考虑到云南省级平台多为基建投资、公用事业、工程施工等控股集团类企业,具有较显著的行业地位,债务偿付来源较多样化,融资渠道较畅通,城投债及带息债务偿付压力相对可控。

从城投债发行情况看,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云南省城投债累计发行额分别为640.05亿元和631.40亿元,分别位列全国各省市第14位和第11位。从各州市看,城投债发行主要集中于省本级和昆明,2017年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454.05亿元和150.00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542.40亿元和89.00亿元。红河、曲靖和保山2017年城投债发行规模分别为16.00亿元、10.00亿元和10.00亿元。除此之外,其余各州市在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无城投债发行。

从城投债存续情况看,截至2018年9月末,云南省城投债存续余额为2161.85亿元,位于全国各省市中游水平。从各州市看,省本级和昆明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较大,分别为1579.65亿元和396.40亿元,分别占全省的73.1%和18.3%;曲靖、文山、保山、红河、大理等10个州市的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均低于100亿元;玉溪、昭通、丽江、迪庆和怒江无公开存续城投债券。从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看,除省本级外,各州市2018年9月末城投企业存量债务余额均小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存量城投债负担相对较轻。省本级2018年9月末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63.33%。

从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看,2017年末云南省内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为0.88万亿元;与地方财力相比,是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68倍,在全国各省市中处于中下水平。从各州市看,全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省本级和昆明,2017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为6470.24亿元和1341.51亿元;保山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为301.28亿元;曲靖、楚雄和普洱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在100亿元至200亿元之间;其余各州市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相对较小。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2017年末省本级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较重,当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是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9倍。各州市中,保山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当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接近500%;昆明、普洱、楚雄、临沧、文山和曲靖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偿付压力次之,当年末带息债务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在100%至250%之间,余下各州市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轻。

云南省本级存续城投债和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均主要集中于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云南省交通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四大省级平台。考虑到省级平台多为基建投资、公用事业、工程施工等控股集团类企业,具有较显著的行业地位,债务偿付来源较多样化,融资渠道较畅通,城投债及带息债务偿付压力相对可控。


返回首页

相关

财富热线  4000-880-515
姓名
电话
提交咨询

X

请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姓名
电话

或直接拨打
4000-8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