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

全国免费热线

4000-880-515

首页> 会员特权 >

返回首页【区域研究】重庆市及下辖各区县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8-12-21  润石基金


(一)重庆市经济实力分析

重庆市是我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区位优势突出,同时享有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等多重政策支持。2017年以来重庆市经济保持增长,但2018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速明显下滑,汽车制造业的持续下行拖累工业增长乏力,全市工业经济发展承压;重庆市消费市场仍维持较快增长,对外贸易有所回暖,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逐年放缓。

重庆市位于我国内陆西南部,是长江上游地区的经济、金融、科创、航运和商贸物流中心,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及“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重庆市土地面积为8.24万平方公里,下辖38个区县(26区8县4自治县),截至2017年末,全市常住人口为3075.16万人,较上年末增加26.73万人,是我国人口最多的城市,城镇化率为64.08%。

作为西南地区最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重庆市是我国长江上游地区唯一集水、陆、空交通优势的超大型城市,综合交通网平均密度及公路网、铁路网、内河航运密度均居西部第一,已形成以长江黄金水道、渝新欧国际铁路等为支撑的对外开放通道。重庆市域内长江、嘉陵江及其支流构成了以市区为中心的长江上游水运网,通航河流达136条,沿江建有万州、涪陵等港口和货运码头数十个,2017年全市内河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1.97亿吨,同比增长13.5%,完成国际标准集装箱吞吐量141.76万标准箱,同比增长11.7%,其中重庆港为长江上游地区最大的内河主枢纽港和西南地区的水路交通枢纽,是中西部内河港中吞吐量过亿的唯一港口。截至2017年末,重庆市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3023公里,公路路网密度为179公里/百平方公里,处于中西部领先地位;2017年重庆市铁路运营里程达2371公里,已形成“一枢纽八干线”的铁路网格局,“渝新欧”国际集装箱班列已成为中欧陆上贸易主通道。重庆市拥有江北国际机场、万州五桥机场和黔江武陵山机场三座民用机场,其中江北国际机场年旅客吞吐量位居全国八大机场之一,2017年重庆市完成空港旅客和货物吞吐量分别为3966.01万人次和36.89万吨,同比分别增长8.4%和1.5%。同期,全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实现增加值939.46亿元,同比增长8.7%。

重庆市是我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依托于较好的工业经济基础及近年来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和“一带一路”等政策支持优势,重庆市经济持续增长。2017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500.27亿元,同比增长9.3%,增速较上年下降1.4个百分点,近十年来增速首次下降至10%以内,居贵州、西藏、云南之后,位列全国[6]第四位,高于全国GDP增速2.4个百分点。人均GDP为6.37万元,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97万元)。分产业看,2017年重庆市实现第一产业增加值1339.62亿元,同比增长4.0%;第二产业增加值8596.61亿元,同比增长9.5%;第三产业增加值9564.04亿元,同比增长9.9%,自2014年第三产业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以来,重庆市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经济发展质量持续提升,2017年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7.4:44.2:48.4调整为6.9:44.1:49.0。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773.30亿元,同比增长6.3%,增速进一步下降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为自批准成为直辖市以来的最低水平,增速的下滑主要系受全市电子制造业增速放缓和汽车制造业下滑明显拖累全市工业增长乏力所致;同期,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分别为5842.75亿元和7970.8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7%和8.9%。

重庆市是我国重要的现代制造业基地,现已形成汽车制造业、电子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化医行业、材料行业、消费品行业和能源工业等“6+1”的支柱产业格局。2017年重庆市实现工业增加值6587.08亿元,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33.8%,同比增长9.4%,增速较上年下降0.8个百分点。上述七大支柱产业中,能源工业受宏观经济环境及供给侧改革等因素影响,近两年持续下滑,2017年能源工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5.9%;其他六大支柱产业仍保持增长趋势,同比增速分别为6.2%、27.7%、9.3%、12.6%、7.6%和9.3%。具体来看,作为重庆市制造业的双龙头,汽车制造业和电子制造业对全市工业经济发展支撑作用明显,2017年1-10月,重庆市汽车制造业和电子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分别为21.2%和22.8%,同比分别增长8.1%和28.6%,增速较上年同期分别变动-4.5个百分点和12.8个百分点。重庆市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形成了以惠普、宏基、华硕、思科、东芝等五大品牌商,广达、英业达、仁宝、纬创、和硕等六大整机商,以及800多家零部件厂商集聚的产业集群;同时重庆也是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和第二大的手机生产基地,2017年重庆市笔记本电脑产量达6095.06万台,占全球总产量的比重将近40%,同比增长9.9%;得益于笔记本电脑市场的回暖及手机增量不断释放等有利因素的影响,2017年及2018年1-8月,重庆市电子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27.7%和17.5%,对全市工业增长贡献率分别为41.3%和129.6%,已替代汽车制造业成为重庆市第一大产业。汽车制造业方面,重庆市是我国目前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已形成以长安体系为龙头,上汽、依维柯、红岩等数十家整车生产企业为骨干,上千家配套企业为支撑的“1+10+1000”优势汽车产业集群,2017年重庆市汽车产量为299.82万辆,仅次于广东省,位居全国第二位,同比增速为4.4%。重庆市汽车制造业对长安体系等重点企业依赖大,产品多属于中低档次,且目前汽车行业已趋于饱和,全市汽车制造业竞争能力不强,受长安汽车等企业经营业绩大幅下滑的影响,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1.6%;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降至1.6%,远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6.4%)。整体来看,重庆市电子制造业近年来持续快速增长,产业竞争能力较强,可为全市工业经济发展提供一定的支撑;但汽车制造业、能源产业等传统行业转型升级任务较重,目前已处于下行趋势,且新兴行业尚未形成规模,全市工业经济增长承压。

第三产业方面,近年来重庆市现代服务业保持较快发展,金融业发展水平较高,房地产市场实现平稳增长。2017年重庆市金融业实现增加值1813.73亿元,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9.3%,同比增长8.1%,增速较上年下降2.2个百分点;其中,新型金融业企业实现增加值391.11亿元,同比增长19.1%。近年来重庆市金融组织体系逐步健全,金融机构加速聚集。截至2017年末,重庆市金融机构资产规模达到5.27万亿元,同比增长10.2%,金融类机构总数达1500余家。重庆市社会融资规模平稳增长,2017年全市社会融资规模增加3719.46亿元,同比多增308.95亿元,其中本外币银行贷款新增2916.67亿元;医药制造、电子设备制造等高技术制造业贷款增速高位运行,金融业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持续增大。近年来重庆市房地产销售持续增长,但房地产开发投资存在一定的波动。2017年重庆市商品房销售面积为6711.00万平方米,同比增长7.3%,增速较上年下降9.0个百分点;全年实现商品房销售额4557.85亿元,同比增长32.8%,增速较上年提升16.5个百分点;同期,房地产开发投资为3980.08亿元,增速由上年的-0.7%增长至6.8%。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商品房销售面积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得益于住宅销售价格的持续攀升,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长21.2%;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进一步提升至8.8%。

重庆市经济内生动力较强,投资和消费仍然是拉动全市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投资方面,近年来重庆市投资增速逐年下滑。2017年,全市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7440.57亿元,同比增长9.5%,增速较上年下降2.6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制造业和房地产三个领域的投资占比分别为32.4%、30.1%和22.8%,同比增速分别为15.8%、11.4%和6.8%,增速较上年分别变动-14.2个、-6.6个和7.5个百分点。消费方面,2017年重庆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8067.67亿元,同比增长11.0%,增速较上年下降2.2个百分点。从消费类型看,全市商品零售总额和餐饮收入额分别为6914.54亿元和1153.13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8%和12.1%,增速较上年分别下降1.2个百分点和2.4个百分点。从主要限额以上消费品类别看,当年粮油和食品类、石油及制品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等生活必需用品消费增速基本平稳,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消费增速有所提升,而汽车类和中西药品类消费增速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从居民消费支出看,2017年全市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长9.2%,其中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比增速分别为8.2%和9.9%。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固定资产投资和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分别为7.2%和9.5%,较上年同期分别下滑2.9个百分点和2.5个百分点。

对外贸易方面,2017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成立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重庆自贸区”),明确了重庆自贸区作为“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的战略地位。2017年,重庆市进出口总额为4508.25亿元,得益于笔记本电脑出口需求的回暖,同比增速由上年的-10.8%提升至8.9%,扭转了2015-2016年持续大幅下滑的局面。同期,全市出口2883.71亿元,同比增长7.8%,增速较上年提升30.2个百分点,其中笔记本电脑出口总额为1285.11亿元,占全市出口总额的比重达44.56%,同比增速为22.3%;进口1624.54亿元,同比增长11.0%。从贸易对手看,重庆市对美国、欧盟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额占全市进出口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9.15%、18.72%和26.45%,同比分别增长19.0%、18.6%和6.9%。整体来看,重庆市对外贸易受欧美货物需求影响较大,随着贸易保护主义明显抬头,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中短期内重庆市所处外贸环境仍存在一定变动因素。2018年前三季度,受对美出口增幅的进一步扩大,重庆市出口总额较上年同期增长16.2%;拉动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速提升至13.9%。

(二)重庆市财政实力分析

重庆市综合财力居全国中游,近年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趋缓,目前已处于低水平;重庆市税收比率较低,公共预算收入结构有待改善,且公共财政自给能力较弱,财政收支平衡对上级补助依赖度高。得益于中央补助收入的增加及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大幅扩张,2017年以来重庆市综合财力显著提升。

重庆市财政收入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主,上级补助收入和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形成重要补充。2017年受益于中央财政的持续大力支持和土地市场的升温,重庆市财政收入保持增长,当年实现财政收入合计6330.49亿元,同比增长18.19%。

近年来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增长趋势,但增速有所放缓。2017年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252.38亿元,较上年略增1.10%。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结构来看,2017年全市实现税收收入1476.33亿元,同比增长2.64%;当年税收比率为65.55%,较上年变动不大,在全国31个省市中仅略高于湖南、新疆、宁夏、云南和广西,居倒数第六位,税收比率相对较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结构有待改善。从税收来源看,除土地增值税、耕地占用税和烟叶税有所下滑外,2017年重庆市其他税种均实现不同幅度的增长。其中,增值税为全市最主要的税种,2017年为537.05亿元,同口径同比增长3.19%[8],占全市税收收入的36.88%;此外,企业所得税、契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规模也相对较大,2017年分别为203.34亿元、178.57亿元和147.0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34%、37.53%和5.65%。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746.7亿元,同比增长0.8%;其中税收收入为1213.5亿元,同比增长11.1%,税收比率为69.47%。

与收入趋势相一致,近年来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保持增势。2017年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4336.71亿元,同比增长8.37%,增速较上年提升2.83个百分点。从支出构成看,2017年重庆市刚性支出[9]、城乡社区支出、农林水支出和交通运输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分别为51.50%、18.91%、7.97%和6.44%。同年,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10]为51.94%,较上年下降3.73个百分点,全市财政自给能力较弱且呈逐年减弱趋势,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平衡对上级补助依赖较大。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3325.4亿元,同比增长0.8%,增速与收入一致;同期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为52.56%。

上级补助方面,重庆市作为西部省市,受益于三峡移民、城乡统筹改革和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等优惠政策,近年来得到中央财政持续支持,对重庆市财政收入形成了有力支撑,2017年全市获得的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为1720.00亿元,较上年增加184.50亿元,增量与上年持平;当年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占全市财政收入合计的比重较上年提升5.35个百分点至23.32%。重庆市上级补助收入以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为主,2017年上述两项占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1.56%和34.76%。得益于“营改增”基数返还税收的增加,近两年重庆市税收返还持续大幅增长,2017年为234.96亿元,同比增长40.55%。

重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由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构成,得益于楼市的升温带动土地出让的增加,2017年重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实现大幅增长,为2251.11亿元,同比增长50.34%;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2165.08亿元,同比增长53.29%,占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比重为96.18%。同年,重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为2182.17亿元,可被当年收入完全覆盖,全市政府性基金预算平衡能力较好。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1665.8亿元,同比增长7.2%,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增长4.7%。整体来看,重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较大,可对全市财力形成重要补充,但受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影响大,稳定性欠佳。

二、下辖各区县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目前重庆市行政区划包括26个市辖区、8个县和4个自治县。根据《重庆市城乡总体规划(2007-2020)》(2011年修订),重庆市划分为五大功能区域,即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其中,都市功能核心区着力加快现代服务业升级,集聚高端要素,聚焦发展金融服务、国际商务和高端商贸;都市功能拓展区定位于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区,协同都市功能核心区发展;城市发展新区定位于全市新型工业化和新型城镇化的主战场及统筹城乡发展的先行区,培育壮大综合化工、装备制造、新型材料、生物医药、新能源等支柱产业;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大力发展特色工业和现代特色效益农业,打造沿江特色经济带和长江三峡国际黄金旅游带;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突出生态保护和生态修复功能,推进特色工业园区、特色旅游开发区和特色农业示范基地的建设。

(一)下辖各区县经济实力分析

重庆市下辖各区县区域经济发展分化仍较明显,中西部的主城区和城市发展新区综合实力较强,东部的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从经济总量看,重庆市下辖各区经济体量极差较大,但由于其下辖区县较多,体量梯度差较小,2017年渝北区、九龙坡区和渝中区地区生产总值超千亿元,全部下辖县及梁平区、南川区、黔江区和大渡口区地区生产总值均低于300亿元。从经济增速看,2017年重庆市下辖各区县经济整体保持较快增长,大多数区县经济增速处于7%-10%区间,但除居首位的忠县增速较上年有所提升外,其余区县增速较上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从产业结构看,除渝中区、江北区、大渡口区、沙坪坝区和九龙坡区为“三二一”的产业格局外,其余区县经济均以工业为主,且东部两个功能区中的大部分区县农业占比较高。从经济增长驱动力看,固定资产投资仍是拉动重庆市大多数下辖区县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得益于近年来消费市场持续较快的增长,各区县消费对经济支撑做用有所加强;重庆市进出口主要集中在沙坪坝区和渝北区,两区2017年进出口总额占全市进出口总额的70.17%。2018年上半年度,除巫溪县经济增速与上年同期持平及梁平区、巫山县和彭水县增速较上年同期略有提升外,重庆市其余区县经济增速均呈不同幅度的下滑,且整体降幅较大。

从经济规模来看,重庆市下辖各区经济体量极差较大,但由于其下辖区县较多,体量梯度差较小。都市功能核心区和都市功能拓展区共同组成了重庆市的九大主城区,是重庆市经济的主要支撑区,区域产业基础较好,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其中,渝北区、九龙坡区和渝中区地区生产总值均超千亿元,2017年分别为1447.20亿元、1130.44亿元和1122.20亿元,分列各区县前三位。渝北区在两江新区规划控制面积中占70%,拥有空港工业园区、前沿科技城、空港新城3个市级特色开发区,已形成汽车摩托车、电子设备、通用装备和智能终端等优势产业,全区汽车产量占重庆市总产量的比重将近45%。九龙坡区拥有全国首批国家综合改革试点开发区-重庆高新产业开发区和三大市级工业园区,电子信息、新材料及生物医药等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迅速。渝中区是重庆市的金融中心、商贸中心和文化中心,2017年第三产业占比高达97.12%,金融业系渝中区第一支柱产业,2017年金融业增加值占全区地区生产总值的28%,同时渝中区也是重庆市总部经济基地和都市旅游目的地。九大主城区中的江北区、沙坪坝区、南岸区、巴南区和北碚区2017年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79.40亿元、860.20亿元、791.60亿元、716.60亿元和508.66亿元,分列各区县的第6至第8位、第10位和第14位,其中江北区以19.20亿元的优势首次超过沙坪坝区;巴南区2017年GDP总量高于永川区12.10亿元,排名较上年提升1位,而北碚区因1.24亿元的略微差距被长寿区超越,排名较上年下降1位。江北区第三产业发展水平较高,2017年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72.99%,居重庆市各区县第二位,2017年主导产业金融业对全区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3%;沙坪坝区为全市笔记本电脑生产的主阵地,2017年沙坪坝区笔记本电脑产量占全市产量的比重为68%;南岸区和北碚区均以工业为主,其中南岸区主导产业为电子制造业,北碚区作为两江新区布局的高新技术产业园,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快速;巴南区目前已形成工业和现代服务业协同发展的格局。作为主城区之一的大渡口区经济规模较小,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为196.50亿元,被丰都县超越,排名下降1位至第30位。

城市发展新区是重庆市新型工业化和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要着力区,是全市重要的制造业基地,第二产业占比整体在55%至60%左右,区域经济发展在重庆市处于中等水平。其中,涪陵区近年来在材料行业、装备制造业和食品制造等传统支柱产业快速发展推动下,全区经济持续稳定发展,2017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92.24亿元,超越万州区,排名较上年提升1位至全市第4位。此外,江津区、永川区、合川区和长寿区经济规模相对较大,2017年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57.10亿元、704.50亿元、595.17亿元和509.90亿元,分列各区县经济体量排名的第9位、第11位和第13位。其中,江津区以汽摩产业、装备制造业和材料产业为主导产业,2017年上述主导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70.0%以上;永川区已形成机器人及智能装备、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城市矿产和特色轻工业等五大百亿级产业集群,2017年五大产业集群总产值占全区工业总产值的比重约为73.1%,同比增速为30.6%;2017年合川区装备制造、医药健康、信息技术等三大主导产业的产值增速达31.5%,占全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55.6%;得益于长寿经开区、长寿工业园等园区的快速发展拉动全区工业的增长,2017年长寿区GDP总量首次超过500亿元。城市发展新区其余下辖区地区生产总值在200亿元至500亿元区间。

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属于三峡库区,强调生态修复与水源保护,环境保护任务重大,同时又是秦巴山连片特困地区,经济发展压力大。根据总体规划,该功能区将对万州区进行重点开发,带动万州区-开州区-云阳县特色产业板块,增强梁平区、丰都县、垫江区、忠县、开州区等国家农产品主产县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构建垫江-梁平-丰都-忠县农产品特色经济板块,同时打造奉节-巫山-巫溪-城口特色旅游经济带。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中除万州区外,其他区县经济体量均处于重庆市各区县下游水平,其中巫山县、巫溪县和城口县经济体量居重庆市各区县的末三位,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116.15亿元、87.15亿元和48.79亿元,主要以农业和传统能源行业为主。作为重点开发区域,万州区经济体量在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处于绝对领先地位。2017年万州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65.81亿元,居全市各区县的第五位,较上年下降1位。万州区是重庆市人口最多的区,地处三峡库区腹心,移民任务较重,万州经开区为三峡库区唯一的国家级经开区,是集西部大开发、三峡移民和国家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等优惠政策的叠加区,近年来,万州区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纺织业等传统支柱产业仍保持较快的增长。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中经济体量排名次之的开州区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为399.59亿元,居全市各区县第18位,该功能区内其余区县地区生产总值均处于100亿元至300亿元区间。

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是我国重点生态功能区和重要生物多样性保护区,是重庆市少数民族(土家族、苗族)集聚区,以生态型产业为主,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中经济水平相对较好的黔江区2017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1.87亿元,居重庆市各区县的第28位,被云阳县和南川区超越,排名较上年下降2位;其余区县地区生产总值处于142亿元至165亿元区间。

从经济增速来看,2017年重庆市下辖大多数区县经济增速均处于7%~10%区间内。具体来看,2017年GDP增速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忠县、奉节县和江北区,同比增速分别为12.0%、10.8%和10.5%,其中忠县2016年增速(9.2%)居全市末位,为重庆市2017年唯一增速实现提升的地区。排名次之的为巴南区和璧山区,2017年以10.1%的增速并列全市各区县第4位;此外綦江区和巫山县增速也达到10.0%,并列全市各区县第6位。2017年重庆市经济增速处于9%~10%以内(不含10%)的区县合计13个,除北碚区(9.70%)、丰都县(9.30%)和石柱县(9.0%)外,该增速区间内的其他区县均属于城市发展新区,得益于工业经济持续较快增长,近年来城市发展新区经济增速整体维持在较高水平。2017年经济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区县为巫溪县(2.4%)、城口县(5.0%)、渝中区(5.1%)、黔江区(5.8%)、彭水县(6.0%)和酉阳县(6.0%);其中,经济体量排名第三的渝中区,经济增速持续两年居全市各区县末三位。其余下辖区县经济增速均处于7%~9%区间。与上年的增速相比,在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2017年除忠县经济增速较上年提升2.8个百分点外,重庆市其他区县经济增速较上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降幅主要集中在0.5个至2.5个百分点。其中酉阳县、彭水县、黔江区、渝中区、城口县和巫溪县增速下滑较为明显,2017年分别较2016年下降4.1、4.3、4.3、4.4、5.4和7.3个百分点。

从人均经济指标看,渝中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显著高于其他区县,2017年为17.05万元,分别为全国和重庆市平均水平的2.86倍和2.68倍。江北区2017年超越九龙坡区(9.35万元),排名提升至第二位,为10.13万元。排名次之的南岸区和渝北区差距很小,分别为8.97万元和8.95万元。此外,涪陵区、沙坪坝区、巴南区和璧山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亦高于全市平均水平;其于区县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均低于全市平均水平,其中巫溪县、酉阳县、云阳县、巫山县、城口县和彭水县低于全市平均水平的1/2,处于2.25万元至2.85万元区间。

从经济发展的驱动力看,投资和消费仍是拉动重庆市多数区县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具体来看,都市功能核心区和都市功能拓展区包含的九大主城区受产业结构差异影响,投资和消费对区域经济发展的贡献存在一定分化;城市发展新区、渝东北生态涵养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区城镇化和工业化程度相对较低,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投资需求较大,投资对区域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要显著高于消费。重庆市对外贸易主要集中在渝北区、沙坪坝区等几个主城区,进出口对该区域内经济增长支撑作用明显。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从投资规模来看,主城区中的渝北区投资规模显著高于其他区县,2017年为1210.00亿元,是重庆市下辖投资额超过千亿的唯一地区。主城区中巴南区、九龙坡区、沙坪坝区和北碚区投资规模相对较大,处于600亿元至750亿元区间;而渝中区和大渡口区投资规模较小,2017年均在210亿元左右。城市发展新区投资规模整体较大,其中永川区、江津区和涪陵区分别以861.96亿元、834.40亿元和800.08亿元的投资规模排名全市第2至4位;该功能区内除南川区投资规模为185.96亿元外,其余区县投资规模均在400亿元至710亿元区间。经济体量在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排名前两位的万州区和开州区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额分别为635.05亿元和427.28亿元,排名末位的城口县当年投资额仅为71.12亿元,该功能区内其余区县投资额在130亿元至350亿元区间。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受开发限制等因素影响,投资规模较小,2017年黔江区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62.69亿元,其余区县投资额均在140亿元在180亿元区间。重庆市各区县固定资产增速差异较大,2017年巫溪县和渝中区投资出现明显下滑,当年同比增速分别为-12.4%和-25.1%,其余区县均呈现不同幅度的增长。其中,奉节县、云阳县、忠县和巫山县分别以20.3%、18.5%、18.3%和18.3%的增速位列全市各区县前三位;除上述4县外,2017年投资额以两位数增长的区县另有20个,处于10%至16.1%区间。长寿区、沙坪坝区、铜梁区、南岸区、黔江区和巴南区2017年投资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分别为6.6%、6.4%、5.3%、5.1%、4.0%和3.9%。

房地产投资方面,从重庆市各区县房地产投资规模来看,作为人口导入能力较强的区域,重庆市九大主城区房地产开发投资规模相对较大,2017年分列全市各区县的前8位和第12位(渝中区)。其中,渝北区房地产投资持续多年遥遥领先其他区县,2017年为762.30亿元,为排名第2位的九龙坡区(361.89亿元)当年投资额的2.11倍;排名次之的巴南区、南岸区、沙坪坝区和江北区2017年房地产投资均超过200亿元,分别为280.18亿元、275.89亿元、271.48亿元和216.24亿元。其余的三大主城区投资额在100亿元至200亿元区间;除主城区外,江津区、涪陵区和大足区2017年投资额也超过100亿元,均在110亿元左右。万州区、合川区、永川区、璧山区和长寿区2017年房地产投资规模处于80亿元至100亿元区间,其余区县当年房地产投资均在60亿元以内,其中城口县、酉阳县和巫溪县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在10亿元以内,居各区县末三位。从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看,受政策调控、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及投资额基数因素影响,重庆市各区县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分化明显。其中,彭水县2017年受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回暖及低基数的影响,当年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增速由上年的-12.7%显著提升至229.3%,居各区县首位;投资规模较大的江北区、大渡口区、渝北区和巴南区排名次之,2017年同比增速分别为25.9%、22.0%、17.1%和16.0%。北碚区(-0.2%)、开州区(-8.9%)、铜梁区(-11.7%)、潼南区(-12.4%)、武隆区(-12.4%)、忠县(-12.8%)、渝中区(-15.6%)和城口县(-39.0%)近两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持续为负。

消费方面,重庆市主城区整体消费能力较强,除北碚区(181.23亿元)和大渡口区(49.10亿元)外,其余主城区2017年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超过300亿元(全市共9个区县超过该金额)。其中,作为重庆市的商贸物流中心,渝中区2017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53.60亿元,持续多年居全市各区县首位。排名次之的渝北区、九龙坡区、江北区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为692.00亿元、618.05亿元和524.40亿元。城市发展新区下辖各区县消费处于全市中游水平,永川区(351.30亿元)和涪陵区、江津区、合川区(三区社零总额均在270亿元至300亿元区间)外,其余区县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处于90亿元至140亿元区间。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各区县消费规模较小,2017年黔江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03.17亿元,该功能区内其余区县消费总额处于50亿元至80亿元区间。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各区县消费总额差异分化明显,万州区和开州区分别以358.89亿元和189.97亿元居该功能区前两位,城口县(15.18亿元)、巫溪县(30.81亿元)和巫山县(42.59亿元)排名全市末三位,其余区县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处于60亿元至90亿元区间。从增速看,重庆市各区县2017年消费市场整体保持较快增长,除巴南区(11.2%)以外的其余八大主城区(7.1%至9.3%区间)、万州区(9.6%)、巫溪县(8.1%)和城口县(6.1%)外,其余区县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均在11%以上。其中,云阳县、梁平区、忠县、秀山县、巫山县和永川区同比增速在14.0%至14.5%区间,分列全市前五位(秀山县和巫溪县以14.1%的增速并列第4位),其余区县增速均在11%至14%区间。

对外贸易方面,重庆市对外贸易集中度较高,各区进出口总额及增速分化程度明显,沙坪坝区进出口总额持续处于绝对领先地位。2017年沙坪坝区实现进出口总额1949.4亿元,占全市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达43.24%,大幅领先于排名第二的渝北区(1213.85亿元),上述两区进出口总额合计占全市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70.17%。排名次之的江北区2017年进出口总额位365.3亿元,其余区县均在150亿元以内。增速方面,2017年得益于笔记本电脑需求回暖及智能手机增量释放,沙坪坝区和渝北区进出口总额均实现增长,同比增速分别为19.9%和8.6%,江北区则与上年基本持平。

根据重庆市统计局提供数据,2018年上半年度,重庆市各区县经济总量序列总体稳定,变化主要为渝中区和江北区以略微优势(20亿元以内)分别超越九龙坡区和涪陵区。2018年上半年度,渝北区以697.66亿元的规模继续领跑全市,排名次之的渝中区、九龙坡区、万州区和江北区同期地区生产总值处于500亿元至580亿元区间,其余区县规模均在500亿元以下。增速方面,除巫溪县增速与上年同期持平及梁平区、巫山县和彭水县增速较上年同期略有提升外(增幅分别为0.2个、0.4个和2.1个百分点),其余区县增速均呈不同幅度的下滑,且整体降幅较大。其中,南岸区和垫江县经济增速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9.9个和9.2个百分点,跌幅居全市前两位,另有8个区县跌幅在5到8.6个百分点区间。2018年上半年度,奉节县、忠县和璧山区分别以11.7%、11.2%和10.6%的增速居全市各区县前三位,而南岸区和渝北区增速仅为0.2%和0.3%,排名全市末两位。

(二)下辖各区县财政实力分析

1
 
下辖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受非税收入规模差异影响,重庆市下辖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排序与经济总量序列存在一定差异,且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总体相对较小,2017年仍均不超过80亿元,其中尚有巫溪县和城口县收入规模低于10亿元。从增长情况看,重庆市各区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有所放缓,且酉阳县和綦江区当年公共财政收入显著下降。从收入构成看,2017年除九大主城区及长寿区、酉阳县和黔江区税收比率超过70%外,其余各区县非税收入占比偏高,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持续性较差,收入质量有待改善。重庆市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自给能力总体处于较低水平,2017年仅江北区、璧山区和沙坪坝区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超过70%。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较多区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出现下滑;但除巫溪县、大足区、万州区、渝中区、合川区、綦江区和长寿区税收收入下降外,其余区县税收较上年同期均有所增长。

受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影响,重庆市下辖区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存在分化,但由于非税收入规模差异较大,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排序与经济总量序列存在一定差异,整体来看,全市下辖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较小。2017年江北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76.99亿元,连续两年居重庆市各区县首位,相对于其经济体量排名提升5位;排名次之的南岸区、江津区、万州区、沙坪坝区、涪陵区、渝北区和九龙坡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60亿元至70.5亿元区间。璧山区、渝中区、永川区和合川区分别以55.90亿元、49.74亿元、48.24亿元和41.53亿元的收入规模分列全市第9位至第12位。其余14个下辖区中除大渡口区(19.34亿元)和武隆区(14.97亿元)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低于20亿元外,剩余下辖区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均处于21亿元至38亿元区间。2017年,重庆市全部下辖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在20亿元以内,其中,巫溪县和城口县仅为7.81亿元和3.85亿元,居全市末两位,其余下辖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处于11亿元至19.5亿元区间。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14]来看,2017年重庆市大多数区县增速有所放缓。得益于增值税等主要税种税收的增加及低基数的影响,城口县2017年以22.3%的增速位列全市首位,增速高于排名第二位的垫江县9.1个百分点,排名次之的云阳县、丰都县、巴南区、忠县、梁平区和巫山县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处于10.0%至12.1%区间。江津区、铜梁区和黔江区分别以7.8%、7.4%和7.1%的增速分列全市第9位至第11位。全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有所下滑的区县合计10个,其中南岸区、璧山区、石柱县、沙坪坝区、长寿区、永川区、大足区和渝中区等8个区县降幅不大,处于-0.1%至-2.4%区间;而酉阳县和綦江区当年公共财政收入规模下降较为显著,同比增速分别位-11.4%和-12.1%。其余区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处于0%至4.8%区间。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看,重庆市主城区税收比率相对较高,2017年税收比率前10位中(73.4%~88.4%区间)除长寿区以75.4%排名第7位外,剩余均为主城区。其中,巴南区(88.4%)、渝北区(87.3%)、江北区(82.3%)和大渡口区(80.0%)税收比率超过80%,排名全市前四位,财政收入质量相对较高。黔江区(70.2%)和酉阳县(70.1%)当年税收比率均提升至70%以上,居北碚区和沙坪坝区(均为73.4%)之后,分列全市第11至12位。排名次之的合川区、铜梁区、江津区、秀山县、万州区、城口县、涪陵区、綦江区和彭水县2017年税收比率在60.1%至66.4%区间。税收比率居全市末三位的分别为巫溪县(49.9%)、巫山县(48.5%)和大足区(46.1%),其余区县2017年税收比率处于50.0%和57.7%区间。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覆盖程度看,重庆市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自给能力总体处于较低水平,各区县公共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度高。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排名前三位的江北区、璧山区和沙坪坝区分别为75.23%、71.88%和71.73%,次之为南岸区(67.44%)和九龙坡区(62.34%),其他各区县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低于60%。其中,渝中区、渝北区、江津区、大渡口区、长寿区、铜梁区和北碚区等7区自给率处于51.25%至59.04%区间;2017年除垫江县公共财政自给率为30.41%外,重庆市其他县及武隆区(29.31%)和开州区(26.84%)公共财政自给率均低于30%,酉阳县、巫溪县和城口县该比率仅分别为19.84%、16.22%和11.25%,居各区县末三位。其余12个下辖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在30.83%至49.56%区间。

根据重庆市财政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前三季度,各区县当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序列存在一定的变动。江北区仍60.34亿元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居全市各区县首位,但2017年收入规模排名第二位的南岸区因当期税收收入大幅下滑的影响,排名下降至第七位,而2017年排名第七位的渝北区提升至第二位;2018年前三季度,渝北区和南岸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59.99亿元和44.25亿元;此外,九龙坡区当期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1.61亿元,超越万州区(46.49亿元),排名较上年提升4位至第四,低于居第三位的江津区1.74亿元。排名次之的沙坪坝区(45.71亿元)、涪陵区(42.52亿元)和璧山区(42.11亿元)名次较2017年无变动。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全部下辖县及潼南区(13.84亿元)和武隆区(9.33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低于15亿元,其余区收入规模在15.5亿元至38.5亿元区间。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看,巴南区、忠县和渝北区收入增长最快,同比增速分别为30.45%、24.51%和18.59%,而武隆区(-10.36%)、南川区(-11.37%)、石柱县(-13.42%)、潼南区(-15.30%)、南岸区(-17.06%)、綦江区(-19.76%)和大足区(-21.57%)收入下滑较大,同期降幅均在10%以上,其余区县2018年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变动幅度在10%以内。从税收收入增速看,2018年前三季度,各区县税收收入表现整体好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具体来看,除巫溪县、大足区、万州区、渝中区、合川区、綦江区和长寿区税收收入下降外(降幅在0.34%至7.11%区间),重庆市其他区县税收较上年同期均有所增长,其中,忠县、巴南区和巫山县分别以57.49%、45.47%和31.33%的高增速居全市前三位,另有渝北区(27.13%)、丰都县(25.84%)、黔江区(23.05%)和(22.66%)当期增速高于20%;其余区县2018年前三季度税收增速处于2.29%至19.5%区间。

2

下辖各区县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

重庆市九大主城区土地出让收入均以市级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返还至区财政。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规模看,2017年各区县收入规模均低于100亿元,九龙坡区仍居各区县首位,但与排名次之的渝北区差距大幅缩小。受供地政策及前期基数影响,重庆市下辖各区县近两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普遍存在较大变动。

根据渝财建【2011】83号文规定,重庆市将主城区土地出让收入由区级全部调整为市级,并由市级财政以转移支付的方式返还区财政,主城区区级财政的土地出让收益计入政府性基金预算转移性收入中。根据重庆市财政局发布的《关于调整主城区区属土地出让成本拨付方式和流程的通知》,自2014年5月1日起,主城区区属土地出让成本计入政府性基金预算转移性收入中。重庆市九大主城区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为政府性基金预算上级补助收入。从政府性基金收入合计规模看,近三年九龙坡区均居各区县首位,2017年为95.23亿元,较第2位的渝北区多10亿元,差距较上年缩减约35亿元;排名次之的巴南区当年收入合计为83.70亿元,其他六个主城区政府性基金收入合计处于19亿元至48亿元区间。璧山区和长寿区2017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合计规模也相对较高,分别位69.83亿元和56.94亿元,分列全市第4位和第5位。合川区、江津区、永川区、铜梁区、万州区和涪陵区收入规模在全市处于中游水平,2017年在34亿元至48亿元区间。酉阳县、秀山县、石柱县、巫溪县、黔江区和城口县2017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合计分别为5.55亿元、5.52亿元、4.61亿元、3.64亿元、3.53亿元和2.13亿元,排名全市末六位,其余区县在10亿元至30亿元区间。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15]来看,主要受供地政策及前期基数影响,重庆市下辖各区县近两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普遍存在较大变动。2017年全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有所增长的区县共计26个;其中,受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增长及上年基数低双重因素影响,璧山区增速显著高于其他区县,为555.65%;排名次之的巫溪县、梁平区和渝中区同期增速分别为73.02%、69.21%和65.49%。荣昌区、奉节县、大足区、合川区、长寿区、彭水县和云阳县等7个区县增幅在8.5%以内,其余15个区县增幅处于11.4%至51.2%区间内。九龙坡区、大渡口区、江北区、酉阳县、城口县、忠县、巫山县和石柱县等8个区县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较上年有所下滑,同比降幅分别为14.37%、19.30%、26.03%、36.81%、37.60%、39.69%、44.55%和59.30%。

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为参考指标,巴南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贡献大,近两年该比率均在150%以上,2017年为221.84%,较上年提升约70个百分点。长寿区、九龙坡区、北碚区和大渡口区该比率也较高,处于150%至175%区间。此外,2017年该比率大于100%的区县还有巫山县、彭水县、丰都县、合川区、云阳县、璧山区、潼南区、铜梁区、奉节县和渝北区,处于104%至138%区间。黔江区(15.35%)、江北区(25.86%)、石柱县(34.48%)、南岸区(39.14%)、秀山县(43.81%)、酉阳县(46.02)和巫溪县(46.61%)等7区县财力稳定性相对较好,其余区县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处于51%至100%区间。

三、重庆市及下辖各区县债务状况分析

(一)重庆市政府债务状况分析

重庆市政府债务规模目前尚处于较合理水平,政府债务余额距财政部下达的债务限额尚有一定空间,且近年来政府债务率逐年下滑,债务负担居全国各省市中等水平,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政府债务方面,截至2017年末,重庆市政府性债务总额为5081.2亿元,较上年末减少253亿元,得益于或有债务较大力度的清理,自2014年以来全市政府性债务总额逐年下降。具体来看,2017年重庆市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为4018.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53%,低于全市债务限额364.9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仍有一定的扩容空间,其中一般债务2235.8亿元、专项债务1782.7亿元;或有债务1062.7亿元,较上年末减少33.46%。根据重庆市政府债券信息披露文件,2017年末,重庆市政府债务率为58%,较上年末下滑8个百分点,明显低于警戒线(100%),全市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7年末重庆市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78倍,位列全国36个省(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该指标升序排列第15位。同期末,重庆市一般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为0.99,专项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性基金收入的比率为0.79,相关财政收入规模可对预算内债务形成覆盖。

2017年重庆市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309.98亿元,其中新增债券529.00亿元、置换债券780.98亿元。截至2017年末,重庆市地方政府债务中政府债券(含财政部代发、自行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为3808.33亿元,占当年末全市政府债务余额的94.77%,存量债务置换工作已接近尾声。根据《重庆市2018年市级财政预算调整方案(草案)报告》,财政部核定重庆市2018年末政府债务限额为5093.4亿元,较2017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710亿元,其中新增一般债务限额149亿元,新增专项债务限额561亿元。

2018年前三季度,重庆市发行地方政府债券914.4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597亿元、置换债券142.7亿元、再融资债券174.7亿元,2018年9月末重庆市地方政府债券(含财政部代发、自行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余额为4547.82亿元。

(二)下辖各区县政府债务状况分析

重庆市各区县2017年政府债务余额均在限额以内,其中渝中区未使用债务限额比例相对较高。以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进行比较,重庆市下辖区县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偏大,各区县该比率均超过100%,其中城口县、大渡口区和开州区该比率超过300%。

从政府债务规模看,2017年末九龙坡区、渝北区、璧山区、合川区、江北区、万州区、南岸区、永川区、江津区和涪陵区等10个区县债务规模超过100亿元,分别为145.8亿元、130.6亿元、119.9亿元、118.4亿元、117.9亿元、108.7亿元、108.6亿元、105.2亿元、104.3亿元和101.3亿元,分列全市前10位;排名次之的巴南区、长寿区、开州区、沙坪坝区、大渡口区、大足区、北碚区和綦江区当年末债务规模在64亿元至91.5亿元区间。巫山县、酉阳县、秀山县、巫溪县和城口县政府债务规模相对较小,分别为30.0亿元、26.4亿元、23.0亿元、20.7亿元和20.0亿元,降序排名全市后五位;除上述地区外,其余各区县政府债务规模均处于34亿元至58亿元之间。

从政府债务变动看,2017年,渝北区、南川区和巫溪县债务余额与上年基本持平;大渡口区、九龙坡区、合川区和南岸区债务规模略有下降,降幅在1.8%至6.5%区间;城口县和渝中区政府债务缩减较大,分别较上年减少3.7亿元和29.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5.6%和36.6%;其余区县债务规模均有所扩张。其中,奉节县、忠县、垫江县和巫山县债务扩张较快,当年政府债务增速分别为28.8%、23.1%、22.8%和22.4%;另有沙坪坝区(17.7%)、铜梁区(16.9%)、武隆区(16.0%)、江津区(15.6%)等11个区县增速处于11.1%至17.7%区间,其余12个区县2017年政府债务增幅在9%以内。

从政府债务限额管理情况来看,各区县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均低于限额,其中渝中区债务余额低于限额39.5亿元,占当年末其政府债务限额的43.6%,是各区县中未使用债务限额比例最高的地区;排名次之的城口县和巫溪县该比例分别为22.2%和13.0%,此外南岸区(11.5%)、九龙坡区(11.3%)、巴南区(10.9%)和秀山县(10.5%)该比例也高于10%。铜梁区、石柱县、江津区、开州区、黔江区、长寿区、渝北区、彭水县、璧山区和綦江区未使用债务限额在1亿元以内,占当年末债务限额的比重均低于1.6%;其余区县未使用债务限额占比处于1.7%至9.3%区间。

以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进行比较,重庆市下辖区县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偏大,全市各区县该比率均超过100%,且2017年该比率大于200%的区县共计29个,其中城口县、大渡口区和开州区该比率分别为519.5%、399.7%和324.1%,排名全市前三位;铜梁区、秀山县、涪陵区、万州区、南岸区、江北区和江津区该比率处于149%至190%区间;该比率降序排列末两位的沙坪坝区和渝中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基本可覆盖其年末政府债务余额,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小,分别为118.0%和102.9%。其余各区县2017年末政府债务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比率均处于100%至200%区间内。

以2017年末一般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进行比较,除璧山区(66.0%)、江津区(69.0%)、万州区(71.2%)、渝中区(75.6%)、沙坪坝区(77.8%)、云阳县(86.1%)、巴南区(92.5%)和长寿区(99.7%)外,重庆市其他区县该比率均在100%以上,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能对一般债务形成完全覆盖。其中,城口县和大渡口区保障程度最低,2017年该比率分别为490.9%和355.2%,排名次之的巫山县、巫溪县、酉阳县、南川区和石柱县该比率处于204.2%至223.8%,其余区县2017年末一般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在100%至190%区间。

以专项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性基金收入的比率分析,2017年政府性基金收入规模排名全市倒数第4位和倒数第2位的石柱县和黔江区该比率排名全市前两位,分别位275.5%和238.0%,当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对年末专项债务余额的保障较差;江北区、万州区和开州区2017年该比率分列全市第3位至第五位,分别为185.8%、167.2%和166.5%,除上述区县外,另有云阳县、江津区、丰都县等11个区县该比例超过100%,处于104.4%至138.5%区间。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可完全覆盖当年末专项债务余额的区县合计22个,作为房地产景气度相对较高的主城区,除江北区外,其余主城区覆盖程度较好。其中,主城区渝中区和大渡口区2017年末专项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性基金收入的比率分别为31.2%和25.4%,降序分列全市倒数第二和第三位,排名末位的为酉阳县,2017年该比率为18.0%,其余区县该比率在35.7%和97.5区间。

重庆市城投债规模较大,2018年9月末全市城投债余额居全国各省市第五位。重庆市城投债主要集中在市级、两江新区和涪陵区,2018年9月末三者存量债券合计超过全市的50%;城口县、彭水县、巫溪县、巫山县、忠县和垫江县无存量城投债。以存续期内城投债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重庆市各地区城投债偿付压力存在显著差异,且整体偿付压力偏大。从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看,重庆市市级和两江新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占全市的比重分别为44.74%和8.95%。2017年,仅云阳县和江北区2017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小于100%,重庆市市级、两江新区及其余区县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整体均偏重。

重庆市城投债规模较大,截至2018年9月末,全市城投债余额为3802.09亿元,仅次于江苏、浙江、湖南和天津,居全国各省市第五位。其中,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全市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715.75亿元和525.90亿元,在全国各省市发行规模降序排列中分别列第11位和第13位。

从城投债分布看,截至2018年9月末,城口县、彭水县、巫溪县、巫山县、忠县和垫江县无存量城投债,全市城投债主要分布重庆市市级、两江新区和涪陵区。2018年9月末,三者存量城投债余额分别为1168.50亿元[18]、463.73亿元和308.08亿元,分别占全市存量城投债余额的30.73%、12.20%和8.10%,合计占比为51.03%。沙坪坝区存量城投债规模也相对较大,2018年9月末为226.60亿元;綦江区、江津区、永川区、长寿区、巴南区和合川区当期末存量城投债规模也超过100亿元,处于113亿元至146亿元区间。云阳县、梁平区、江北区和石柱县存量城投债规模小,2018年9月末仅分别为9.40亿元、9.00亿7.20亿元和7.00亿元;其余区县存量城投债规模处于11亿元至90亿元区间。

从城投债偿付压力看,以存续期内城投债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重庆市各地区城投债偿付压力存在显著差异,且整体偿付压力大。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高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地区共计23个(含市级和两江新区)。其中,綦江区和涪陵区城投债偿付压力大,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比率分别为575.78%和491.90%;次之分别为黔江区、长寿区、沙坪坝区、巴南区和两江新区,该比率在315%至390%区间内,偿偿付压力仍大;另有开州区、永川区、合川区、潼南区、酉阳县、大足区和南川区该比率超过200%。九龙坡区、大渡口区、璧山区、奉节县等11个区县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小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城投债偿付压力相对较轻,其中梁平区、渝中区、渝北区和江北区该比率分别为41.94%、23.72%、22.58%和9.35%;其余区县该比率在100%至200%区间,重庆市市级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为141.71%,市级城投债偿债压力尚可。

从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看,2017年末重庆市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为11970.84亿元,居全国各省市第9位(不含西藏自治区),其中存量城投债占比为31.76%;2017年末全市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为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5.32倍,居全国各省市(不含西藏自治区)该比例降序排列第6位,重庆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较重。

重庆市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市级和两江新区,2017年末分别为5355.71亿元[20]和1071.33亿元,占全市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的比重分别为44.74%和8.95%。从下辖各区县看,沙坪坝区和涪陵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规模较大,2017年末分别为744.15亿元和529.82亿元;排名次之的合川区、江津区和长寿区当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处于318亿元至351亿元区间,其余各区县已发债城投企业债务规模均低于300亿元。其中,铜梁区、璧山区、渝中区、梁平区、江北区和已发债的6个下辖县2017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均在100亿元以内,江北区和酉阳县当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规模最小,分别为7.20亿元和3.94亿元;其余各区县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均处于20亿元至300亿元之间。

以2017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重庆市市级、两江新区及下辖各区县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整体均偏重,仅云阳县和江北区2017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小于100%,分别为23.41%和9.35%;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轻的渝北区、石柱县、璧山区和渝中区该比率处于132%至166%区间,重庆市市级、两江新区和其他区县2017年该比率均大于200%。其中沙坪坝区2017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为1108.68%,居全市首位,城投企业有息债务负担重;排名次之的黔江区2017年该比率为902.36%,长寿区、綦江区、涪陵区、合川区和南川区该比率处于820%至865%区间,债务负担仍重。巴南区、两江新区和武隆区该比例居各地区降序排列第8至第10位,分别为786.98%、730.14%和711.70%;2017年末重庆市市级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为649.49%,其余区县该比率处于230%至600%区间。

[1]本报告中綦江区数据统计口径均不包括万盛经开区。

[2]本报告中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和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分别简写为彭水县、酉阳县、石柱县和秀山县。

[3]包括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上级补助收入。

[4]含重庆高新区、重庆经开区、万盛经开区和双桥经开区等四个国家级开发区。

[5]两江新区辖江北区、渝北区和北碚区部分区域,拥有独立的财政管理体制,各行政区经济数据统计口径包含两江新区涉及区域,财政及债务数据则不包含。

[6]全国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下同。

[7]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合计数为决算数,由于2015-2017年重庆市决算报告中未披露上级补助收入明细,故明细数据按照预算执行数填列,2015-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执行数分别为1340.32亿元、1516.00亿元和1717.23亿元。

[8]受“营改增”因素影响,增值税同比增速按照同口径计算;若无特殊说明,本报告中财政数据同比增速均按绝对值计算得出。

[9]刚性支出为包括一般公共服务、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及公共安全支出。

[10]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0%。

[11]璧山区为2016年数据。

[12]其中,沙坪坝区、潼南区、南岸区、江北区、永川区、大足区、梁平区、黔江区、璧山区、垫江县和秀山县数据未取得,系按照“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年初常住人口+年末常住人口)*2”计算所得。

[13]因重庆市进出口集中在少数几个区县,大部分区县进出口很少,故各区县进出口数据不在此图中绘制。北碚区和万州区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未取得,按照“上年金额*(1+当年增速)”计算得出。

[14]该部分内容中2017年及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以当年及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绝对数计算而得,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同。

[15]九大主城区增速以2016-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上级补助收入计算,其他区县增速以2016-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不包含上级补助收入)计算。

[16]图中计划单列市单独列示,相关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已作相应扣除。

[17]图中计划单列市单独列示,相关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已作相应扣除。

[18]其中,重庆高新区、重庆经开区、万盛经开区和双桥经开区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分别为63.80亿元、50.00亿元、85.20亿元和46.20亿元,合计245.20亿元。

[19]因重庆市市级债务规模较下辖区县差异较大,故不在此图中绘制市级相关数据;图表28同理。

[20]其中,重庆高新区、重庆高新区、万盛经开区和双桥经开区2017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为175.04亿元、66.09亿元、123.58亿元和68.67亿元,合计为433.37亿元。


返回首页

相关

财富热线  4000-880-515
姓名
电话
提交咨询

X

请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姓名
电话

或直接拨打
4000-8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