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

全国免费热线

4000-880-515

首页> 会员特权 >

返回首页【区域研究】上海市及下辖各区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8-12-26  润石基金


经济实力:作为我国经济中心、长三角城市群中心城市,上海市区位条件及战略地位突出,具有显著的集聚辐射功能,在2018年GaWC城市等级体系保持Alpha+等级,属世界一线城市范畴。2017年,上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01万亿元,居全国各省市第11位、全国主要城市第1位,与上年持平。按可比价格计算,当年上海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处于全国平均水平,当年全市工业经济在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生物医药制造业等重点行业带动下有所回升,工业增加值增速较上年提升5.4个百分点至6.4%,但仍对地区生产总值增长起负拉动作用;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较上年下降2个百分点至7.5%,随着“四个中心”建设的继续推进,上海市现代服务业总体仍保持强有力的竞争优势,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增速均在10%以上,房地产业在调控作用下呈负增长态势。2017年,上海市房地产市场呈“量缩价稳”的总体态势,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较上年继续回落2.9个百分点至4%;受限购限贷从严及年初市政府整顿“类住宅”项目影响,楼市交易大幅萎缩,其中新建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7.5%、存量房网签面积同比下降57.6%,但各区域市场化新建住宅平均销售价格仍继续上涨。从经济增长的动力结构看,2017年上海市投资增速为7.3%,较上年提升1个百分点,其中第三产业投资占比为85.7%,非国有经济投资占比为69.7%,投资结构保持较优;消费增速为8.1%,仍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7万亿元,同比增速为6.6%,低于全国水平0.1个百分点。其中,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为61.34亿元、7112.48亿元和1.6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3.0%和8.2%,第三产业增速有所提升,但第二产业增速回落,工业增长仍承压。

上海市下辖各区功能规划和产业发展侧重点各有不同,中心城区重点发展以金融服务、现代商贸、文化创意为代表的高端服务业;其余各区重点打造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为代表的高端产业集群。2017年,从人均及地均经济指标看,中心城区和浦东新区整体经济发达程度仍显著高于其余郊区,其中浦东新区以其“四个中心”及科创中心核心功能区的战略定位,近年来保持快速增长态势,2017年经济增速位列各区首位,当年各区中增速高于上海市平均增速(6.9%)的区仅6个,降序排列分别为浦东新区(8.7%)、嘉定区(8.6%)、长宁区(7.8%)、青浦区(7.4%)、静安区(7.0%)和松江区(7.0%);其余各区增速均在市平均水平以下,其中杨浦、普陀和奉贤三区增速相对较低,在6%以下。2017年各区经济规模极差仍很大,浦东新区继续保持绝对领先地位,当年地区生产总值为9651.39亿元,占各区生产总值合计的比重近1/3;其次为闵行、嘉定、黄浦三区,地区生产总值在2100-2300亿元之间,较为接近;金山、普陀、虹口、奉贤和崇明五区地区生产总值在1000亿元以下,其中崇明区地区生产总值为332.8亿元,仍排名末位,是唯一一个经济总量在700亿以下的区。

财政实力:2017年,主要受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及债务收入减少影响,当年上海市全市财政收入合计降至1.15万亿元。从全市财力构成看,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仍为上海市财政收入合计的最重要来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计占财政收入合计的比重为75.44%,财力结构稳健。2017年,全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642.3亿元,同比增长9.1%,较上年下降7.0个百分点,增速放缓;税收比率为88.31%,居全国各省市首位;财政自给率保持在90%左右,自给水平高。同年全市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960.6亿元,较上年继续下降14.3%,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占比在90%以上。2017年,上海市土地出让政策继续收紧,同时出让价远低于周边商品住宅用地的租赁住房用地首次入市,导致全市土地出让呈“量增价跌”的总体态势,当年全市土地成交面积虽同比增长22.72%,但土地成交总价同比下降10.16%至1471.97亿元,土地成交均价同比下降26.79%至1.50万元/平方米,成交用地溢价率跌至7.08%,高地价得到有效抑制。此外,上海市全市财力对上级补助收入和债务收入的依赖小,2017年上级补助收入和债务收入占财政收入合计的比重分别为6.95%和6.81%。2018年上半年度,上海市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4476.1亿元,同比增长6.8%,为预算的63%;全市政府性基金收入累计完成626.3亿元,同比下降15.3%,为预算的33.5%,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15.1%至560.1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继续降低。

从下辖各区一般公共预算财力看,2017年,浦东新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996.26亿元,收入规模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排名次之的闵行、嘉定、静安和黄浦四区收入规模在200-300亿元之间;崇明区以67.00亿元垫后;其余各区收入规模在100-200亿元之间。2017年,除崇明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略有下降外,其余各区均保持增长,且郊区增幅明显高于中心城区。2018年上半年度,除徐汇区和长宁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分别下降7.5%和4.9%外,其余各区均保持增长,但增幅普遍较小。

从下辖各区政府性基金预算财力看,主要受土地出让政策影响,各区近年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普遍存在较大变动,且各区间收入规模差异大。从绝对规模看,2017年浦东新区仍以238.28亿元的收入规模位列第一;其次为奉贤、宝山和闵行三区,出地规模相对较大,收入规模在100-200亿元之间;徐汇、长宁、静安、崇明和黄浦五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相对较小,均在50亿元以下,其中崇明区和黄浦区收入规模最小,分别为5.42亿元和2.98亿元。当年郊区基金收入实现情况总体优于中心城区。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市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合计为1307.34亿元,已接近上年全年水平。总体看,郊区土地出让受政策收紧的影响相对较大,中心城区出让均价仍维持高位,如黄浦、虹口、徐汇三区,仅第三季度出让1宗商业用地就可实现高额的总价收入,但可出让土地资源相对少,收入实现稳定性和持续性存在不确定性。

债务状况:截至2017年末,上海市政府债务余额为4694.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7%。根据公开资料,当年末上海市债务率为41.2%,较上年末上升2.4个百分点,处于较低水平。其中,政府债券余额为4477.60亿元,占债务余额的比重为95.39%。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7年末上海市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0.71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财力对地方政府债务的覆盖程度高,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低。

上海市下辖各区中金山、虹口、奉贤、杨浦和崇明五区债务水平相对较高,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在2倍以上;嘉定、浦东、宝山、长宁、徐汇、松江、青浦七区债务水平相对较低,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在1倍以下。上海市下辖各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及存量债券整体规模相对较小,且集中于市本级和浦东新区。

一、上海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上海市经济实力分析

上海市是我国重要的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也是长三角城市群中占绝对中心地位的城市,区位优势和战略地位突出。2017年以来,上海市经济平稳增长,工业经济在新动能和传统行业共同支撑下有所回升,但仍对地区生产总值增长起负拉动作用;现代服务业增速有所下降,但仍保持强有力的竞争优势。

上海市地处长江三角洲前缘,我国南北弧形海岸线中部,交通便利,腹地广阔,是一个良好的江海港口,土地面积为6340.5平方公里。截至2017年末,常住人口总数为2418.33万人,较上年末减少约1.4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1445.65万人,外来常住人口972.68万人,外来常住人口占常住人口总数的40.22%。作为我国经济中心、长三角城市群中心城市,上海市区位条件及战略地位突出,具有显著的集聚辐射功能,在全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2017年,上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01万亿元,位居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第11位,与上年持平。按可比价格计算,上海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增速与上年持平,处于全国平均水平。从三次产业构成看,2017年上海市分别实现三次产业增加值98.99亿元、9251.40亿元和20783.47亿元,同比增长-9.5%、5.8%和7.5%。上海市三产占比高,2017年三产占比为69.0%,较上年下降1.5个百分点。

与国内其他超大城市[1](北京市、广州市、深圳市)相比,2017年上海市经济规模仍位居首位,但地区生产总值增速排名第三,仅高于北京市;第三产业增加值规模排名第二,仅次于北京市;三产占比排名第三,低于北京市和广州市;金融业增加值规模仍居于首位。

上海市已初步形成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体、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引领、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从上海市地区生产总值的行业构成看,上海市主要行业大类按增加值规模降序排列分别为工业,金融业,批发和零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房地产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其中,工业、金融业、批发和零售业贡献最大,2017年分别实现增加值8303.54亿元、5330.54亿元和4393.36亿元;增速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金融业增长最快,2017年增速分别为18.9%、12.0%和11.8%,其他行业增速均在上海市生产总值增速(6.9%)以下。结合规模与增速,金融业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贡献最大。

上海市工业经济较为发达,全市园区数量多,具备产业集聚优势,近年来园区工业总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在80%左右,已形成“1+3+9”[2]的开发区发展格局。其中,“1”指浦东新区[3];“3”指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和上海化学工业区;“9”指9个市级工业区,包括莘庄、康桥、嘉定、奉贤、松江、青浦、崇明、金山和宝山等工业区。上海市内共有国家级开发区15个、市级开发区26个,其中38个为工业类开发区[4]。2017年,上海市实现工业增加值8303.54亿元,同比增长6.4%,增速较上年提升5.4个百分点,新动能和传统行业共同支撑工业回升[5]。当年上海市实现工业总产值3.61万亿元,增长6.5%,其中包括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成套设备制造业、石油化工及精细化工制造业、精品钢材制造业和生物医药制造业在内的六个重点行业工业总产值合计为2.34万亿元,同比增长9.0%,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68.9%。当年六个重点行业均较上年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其中,汽车制造业总产值同比增长19.1%,增速较上年提升6.5个百分点;生物医药制造业增速为5.9%,较上年提升4.9个百分点;其余行业总产值均扭转了上年的负增长态势。新兴产业发展方面,2017年全市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制造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0465.92亿元,同比增长5.7%,增速较上年提升4.2个百分点,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30.8%。

根据“十三五”规划,上海市战略定位明确为建设“四个中心”,即国际经济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与之相应的现代服务业是上海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金融方面,上海市金融市场体系完善,市场交易活跃度高,金融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7%,我国金融中心地位进一步巩固。2017年,上海市金融市场交易总额为1428.44万亿元,同比增长5.3%。当年末全市各类金融单位1491家,全市中外资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1.25万亿元,较年初增加0.20万亿元;贷款余额6.72万亿元,较年初增加0.72万亿元。2017年新增本外币贷款中(不含票据融资)中,投向第三产业的贷款占新增企业贷款的96.4%,投向第二产业的贷款同比多增716亿元,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加强[6]。

贸易方面,2017年上海市实现商品销售总额11.31万亿元,同比增长12.0%,其中批发销售额1.08万亿元,同比增长8.1%。当年全市口岸货物进出口总额为7.92万亿元,增长15.1%,占全国的比重保持在四分之一以上,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占全国的比重约为30%。同时,自贸试验区建设进一步推进,重点领域改革逐步突破,2017年上海自贸区实现商品销售额3.70万亿元,同比增长10.2%;实现服务业营业收入0.52万亿元,同比增长14.3%;实现外贸进出口总额1.35万亿元,同比增长14.7%。

对外交通设施方面,2017年末,航运方面,上海共有虹桥、浦东两个机场,已投用4座航站楼,投入运营6条跑道;铁路方面,铁路里程465公里,形成了“三主三辅”铁路客运枢纽布局;公路方面,公路总里程超过1.3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约830公里;水路方面,以洋山深水港区、外高桥港区为主体的国际枢纽港基本建成,上海港海港拥有泊位超过1100个,内河港口泊位约900个,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超过2000公里。对外交通运营方面,客运上,近五年上海市对外旅客发送量呈持续上升态势,2017年完成近2亿人次,日均54.2万人次,较上年增长6.2%,上海成为全国第一个、全球第五个航空旅客年吞吐量突破1亿人次的城市;货运上,2017年完成货物运输量超过9.7亿吨,较上年增长9.7%,上海港国际集装箱吞吐量连续第8年保持世界第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货邮吞吐量连续第10年保持世界第三。整体看上海市作为区域中心城市,保持了很强的集聚辐射功能。

除“四个中心”外,科技创新中心(简称“科创中心”)建设也是上海市近年来的重要战略目标,“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支持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已被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2018年1月发布的《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中,首次并称科创中心和“四个中心”为“五个中心”,并提出“2020年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的目标愿景。2017年,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取得新进展,全市R&D支出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78%,高于全国水平1.63个百分点。根据2018年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重大布局和政策体系初步确立, C919大型客机、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墨子号量子卫星等重大科技成果相继问世。全市科技创新能力显著提升,科技体制机制创新取得明显进展,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41.5件,为五年前的2.4倍。

从上海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构成(支出法)看,投资和消费是拉动上海市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近十年来,上海市地区生产总值中资本形成总额占比整体呈下降态势,由2007年的45.78%下降至2016年的40.18%;最终消费支出占比整体呈上升态势,由2007年的49.39%提升至2016年的57.41%。投资方面,上海市2017年实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7246.60亿元,同比增长7.3%,增速较上年提升1个百分点,其中第三产业投资占比为85.7%;非国有经济投资占比为69.7%,投资结构保持较优。消费方面,2017年上海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8万亿元,同比增长8.1%,其中批发零售贸易业零售额1.08万亿元,同比增长8.1%;住宿餐饮业零售额1025.40亿元,同比增长7.9%。对外贸易方面,2017年上海市实现货物进出口总额3.22万亿元,同比增长12.5%。其中,进口1.91万亿元,同比增长15.4%,自2012年以来首次恢复两位数增长;出口1.31万亿元,同比增长8.4%,扭转上年负增长态势。整体看全市对外经济明显回暖。从市场看,欧盟仍为最大贸易伙伴,其次为美国、东盟和日本。从产品看,出口机电产品占上海海关关区出口总值的57.4%,仍居绝对领先地位,其次为7类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

房地产市场方面,根据上海统计局分析资料,2017年上海市全年房地产市场呈现“量缩价稳”的总体态势。2017年,上海市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3856.53亿元,同比增长4.0%,增速继续回落2.9个百分点,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53.2%,占比较上年下降1.7个百分点。当年商品房建设规模基本稳定,商品房施工面积15362.25万平方米,同比增长1.7%;受土地供应减少影响,商品房新开工面积2618.00万平方米,同比下降7.8%;商品房竣工面积3387.56万平方米,同比增长32.8%。受限购限贷从严及年初市政府整顿“类住宅”项目影响,当年楼市交易大幅萎缩,新建商品房销售面积下降,存量住宅成交低迷,其中,新建商品房销售面积1691.60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37.5%;存量房网签面积1509.82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57.6%。从价格看,2017年剔除共有产权住房和动迁安置住房等保障性住房后的市场化新建住宅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内环线以内10.34万元/平方米,内外环线之间7.23万元/平方米,外环线以外3.60万元/平方米,各区域市场化新建住宅平均销售价格仍继续上涨。

土地市场方面,2017年上海市供地政策继续收紧,当年商品住宅用地供应较上年继续下降至30宗,同期出让价远低于周边商品住宅用地的100%自持租赁住房用地首次推出,整体供给结构优化;同时,政策对土地竞买主体的限制继续增加,竞买主体评分机制及交易资金审查趋严。受此影响,当年上海市土地成交面积虽同比增长22.72%,但土地成交总价同比下降10.16%至1471.97亿元,土地成交均价同比下降26.79%至1.50万元/平方米。2013-2016年,上海市土地溢价率均在20%以上,且2016年供地减少而房企增储需求不减,竞买主体间的竞争使得当年成交土地溢价率提升至70%,其中住宅用地溢价率为92%。2017年,上海市成交用地溢价率跌至7.08%,主要系成交土地整体出让底价较上年大幅提升,对竞买主体限制趋严,以及当年首次入市的租赁住房用地均以底价出让由国有企业摘得等原因综合导致。

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7万亿元,同比增速为6.6%,低于全国水平0.1个百分点。其中,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为61.34亿元、7112.48亿元和1.6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3.0%和8.2%,第三产业增速有所提升,但第二产业增速明显回落,工业经济增长仍承压。投资和消费方面,2018年前三季度,全市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9%,增速高于全国水平1.5个百分点,其中工业投资增长18.5%,基础设施投资增长5.5%,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5.3%;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244.01亿元,同比增长7.9%,增速低于全国水平1.4个百分点。对外经济方面,2018年前三季度,全市货物进出口总额为2.52万亿元,同比增长5.8%,其中进口1.52亿元,增长7.7%;出口0.99万亿元,增长2.9%。

未来发展上,国务院批准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明确赋予了上海在长三角城市群中的绝对中心地位;“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实施为上海市充分发挥区位和开放优势、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带来新空间。根据2018年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今后五年,上海市要在更高水平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

(二)上海市财政实力分析

上海市财力稳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在全国位于前列,财政自给情况较好,对上级补助收入和债务收入的依赖程度低。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度,上海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相对平稳,但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受土地出让政策收紧等因素影响而持续下降。

2017年,主要受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及债务收入减少影响,当年上海市全市财政收入合计较上年下降至1.15万亿元。从全市财力构成看,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上海市财政收入合计的最重要来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计占财政收入合计的比重为75.44%,财力结构稳健。上海市全市财力对上级补助收入和债务收入的依赖小,2017年上级补助收入[7]和债务收入[8]占财政收入合计的比重分别为6.95%和6.81%,全部为市本级收入。上海市全市财力较集中于市本级,2017年市本级财政收入合计为0.59万亿元,占全市财政收入合计的比重为51.21%,财力构成和全市相近。

2017年,上海市全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642.3亿元,同比增长9.1%,较上年下降7.0个百分点,增速放缓,工业、商业财政收入贡献全市收入增量约九成。当年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位列全国各省市第3位。2017年上海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仍以税收收入为主,税收比率为88.31%,位列全国各省市首位,收入质量及稳定性好,但受全市结构性减税政策深入推行影响,税收比率仍呈逐年小幅下降态势。分税种看,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三大主体税种占税收收入的比重达到68.58%。

2017年,上海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7547.6亿元,同比增长9.1%。其中城乡社区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教育支出、资源勘探信息等支出、农林水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最大,占比分别为20.29%、14.06%、11.58%、7.51%和6.05%。当年上海市财政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88.01%,保持在90%左右,自给水平高。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决算情况看,2014年以来上海市全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呈逐年下降态势,2017年为1960.6亿元,主要受供地政策收紧等因素影响较上年继续下降14.3%,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1782.6亿元,占全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比重为90.92%。对比相同年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13年以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率由57%逐年下降至30%,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趋弱。2017年全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为2044.9亿元,考虑到地方政府专项债务还本支出、调出资金及结转下年支出等因素后,2017年上海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总计和收入总计实现平衡。

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支决算情况看,2017年上海市全市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为120.1亿元,为预算数的120.0%。据国务院国资委统计,上海市国资委系统企业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占全国各省市国资委系统的1/5、1/6和1/4,加之国企改革带动国企经济效益提升,国资经营收益收缴范围的扩大,国资经营收入对全市财力的贡献相对其他省市处于高水平,可增强全市财力弹性。2017年上海市全市国有资本经营支出为99.4亿元,主要用于国有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方面。

2018年上半年度[9],上海市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4476.1亿元,同比增长6.8%,为预算的63%,其中市本级收入为2139.2亿元。其中,税收收入为3992.5亿元,税收比率为89.2%,收入结构仍较为合理。同期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累计完成4200.3亿元,同比增长6.1%,为调整预算的51.3%,其中市本级支出为1449.1亿元。政府性基金收支方面,2018年上半年度,全市政府性基金收入累计完成626.3亿元,同比下降15.3%,为预算的33.5%,其中市本级收入为249.4亿元。政府性基金收入下降主要是受上海市增加租赁住房用地供应等因素影响,土地出让溢价率同比降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15.1%至560.1亿元所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继续降低。同期,全市政府性基金支出累计完成713.3亿元,同比下降28.4%,为调整预算的30.7%,其中市本级支出为219.1亿元。

二、下辖各区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因闸北区于2015年并入静安区,2016年崇明县撤县设区,目前上海市下辖16个区。按历来较为普遍的市郊划分标准,上海市各区中黄浦区、徐汇区、长宁区、静安区、普陀区、虹口区和杨浦区为中心城区,其余各区为郊区。

根据《上海市主体功能区规划》,上海市划分为都市发展新区、都市功能优化区、新型城市化地区和综合发展生态区。其中,都市发展新区指浦东新区,定位为全市“四个中心”及科创中心的核心功能区、战略性新兴产业主导区和国家改革示范区;都市功能优化区包括黄浦区、徐汇区、长宁区、静安区、普陀区、虹口区、杨浦区、宝山区和闵行区,主要目标是促进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融合;新型城市化地区包括嘉定区、金山区、松江区、青浦区和奉贤区,在重点工业区优化提升产业能级;综合发展生态区即崇明区,以休闲、生态居住为特色。

(一)下辖各区经济实力分析

上海市下辖各区功能规划和产业发展侧重点各有不同,其中中心城区重点发展以金融服务、现代商贸、文化创意为代表的高端服务业;其余各区重点打造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为代表的高端产业集群。2017年,从人均及地均经济指标看,中心城区和浦东新区整体经济发达程度仍显著高于其余郊区,其中浦东新区以其“四个中心”及科创中心核心功能区的战略定位,近年来保持快速增长态势,经济总量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崇明区为综合发展生态区,经济实力相对较弱,经济总量位于各区末位。

上海市下辖各区经济总量极差很大。2017年,浦东新区作为上海市都市发展新区以及“四个中心”及科创中心建设的核心功能区所在地,经济总量在上海各区中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当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651.39亿元,占各区经济总量合计的32.69%;其次为闵行区、嘉定区和黄浦区,分别为2237.29亿元、2151.70亿元和2104.44亿元,规模在2000亿以上,其中当年嘉定区经济总量近三年首次超过黄浦区;之后为静安区、杨浦区和徐汇区,规模在15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1000亿元以下的区降序排列分别为金山区、普陀区、虹口区、奉贤区和崇明区,其中崇明区地区生产总值为332.8亿元,排名末位,是唯一一个经济总量在700亿以下的区[10]。

从经济增速看,上海市下辖16个区中,经济增速高于上海市平均增速(6.9%)的区有6个,按增速降序排列分别为浦东新区(8.7%)、嘉定区(8.6%)、长宁区(7.8%)、青浦区(7.4%)、静安区(7.0%)和松江区(7.0%);其余各区经济增速均在全市平均水平以下,其中杨浦区、普陀区和奉贤区增速相对较低,在6%以下。与上年的经济增速相比,较上年增速提升的区有6个,其中杨浦区经济增速较上年提升6.5个百分点,提升幅度最大;宝山区、松江区、嘉定区、浦东新区和青浦区增速分别较上年提升3.0个、2.0个、1.7个、0.5个和0.4个百分点;其他区经济增速均较上年下滑,降幅在0.2(含)-2.0(含)个百分点之间。

从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指标[11]看,上海市下辖各区中除宝山区和崇明区外,其余各区人均生产总值均高于全国水平(5.97万元)。16个区中近半数在上海市人均生产总值(12.46万元)以上,降序排列分别为黄浦区、长宁区、浦东新区、静安区、徐汇区、杨浦区和嘉定区;其余各区在全市平均水平以下,其中普陀区、奉贤区、松江区、宝山区和崇明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不到上海市平均水平的60%。整体看,中心城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高于郊区,但郊区中浦东新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位列全市第3位,中心城区中普陀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位列第12位。

从地均地区生产总值指标[12]看,上海市下辖各区地均生产总值差距很大,16个区中有9个区地均地区生产总值高于上海市地均生产总值(4.75亿元/平方公里),其中排名前7的为7个中心城区,黄浦区位列第一,为102.86亿元/平方公里;浦东新区位列第8,闵行区位列第9;其余各区在全市平均水平以下,崇明区位列最末,为0.28亿元/平方公里。

从各区产业定位看,2018年上海市政府发布了《上海市产业地图》,提出构建“一心一环两带多区”的产业总体布局,行业布局上重点聚焦融合性数字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农业。其中,“一心”即都市高端服务核心区,包括黄浦、静安、徐汇、长宁、普陀、虹口、杨浦等区,重点发展以金融服务、现代商贸、文化创意为代表的高端服务业;“一环”即中外环融合性数字产业发展环,中外环附近地区重点发展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融合性数字产业;“两带”即嘉青松闵、沿江临海高端产业集群发展带,其中嘉青松闵包括嘉定、青浦、松江、闵行四区、沿江临海包括崇明、宝山、浦东、奉贤、金山五区,重点打造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为代表的高端产业集群;“多区”即产业重点区域,旨在打造一批特色产业集聚区。

从各区产业发展现状看,浦东新区作为上海市都市发展新区以及“四个中心”及科创中心建设的核心功能区所在地,区内金融业发达,在自贸试验区、科创中心以及上海港、浦东机场等各方面助力下,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态势,金融、航运、贸易核心功能优势不断增强。2017年,浦东新区第二产业增加值预计增长10.5%左右,占生产总值25%左右;第三产业增加值预计增长8.3%左右,占生产总值75%左右。

都市功能优化区范围内的各区经济仍处于传统优势地位,大部分区以航空及物流业、现代商贸业、专业服务业、信息服务业和金融服务业等第三产业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按2017年各区第三产业占比排序,排名前三的区分别为黄浦区、静安区和和长宁区,三产占比保持在90%以上;其次为徐汇区、普陀区和宝山区,三产占比在60%-90%之间。杨浦区和闵行区二三产业发展相对均衡,近年来工业增长乏力,但2017年有所回暖。具体来看,2017年,杨浦区完成第二产业增加值946.42亿元,同比下降0.1%,降幅较上年收窄7.4个百分点,但仍呈负增长态势,第二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5.55%,主导产业为烟草业[13];闵行区第二产业增加值1098.95亿元,同比增长6.5%,较上年提升4.6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60%,主导产业包括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电子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新型城市化地区范围内的五区(嘉定区、金山区、松江区、青浦区和奉贤区)是工业制造业较发达的地区,二三产业发展相对均衡,除青浦区三产占比(52.88%)相对较高外,其他区主要以第二产业为主,第二产业占比在55%左右,且产业集聚程度普遍较高。其中,金山区工业以石化产业及高端智能装备、生命健康、新材料和新一代信息技术四大产业集群为主导,2017年在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产值1794.7亿元,其中上海石化完成产值680.0亿元,工业园区完成产值1007.9亿元,2017年1-11月四大产业集群完成产值714.0亿元;松江区优势产业为电子信息业、现代装备业、精细化工、新材料和生物医药等,2017年上述产业总产值占全区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仍在70%以上;嘉定区以汽车制造业为主导产业,2017年实现汽车制造业产值4358.3亿元,同比增长12.1%,占全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73.6%。青浦区和奉贤区行业相对较为分散,其中青浦区以通用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等十大行业为支柱,2017年十大行业完成规模产值1205.0亿元,占全区规模工业总产值的76.0%;奉贤区新能源、汽车配件和电子信息等八大重点行业实现规模以上工业产值797.0亿元,同比增长4.6%,占全区规模以上工业产值的比重为50.9%。

上海市经济内生动力较强,从各区经济发展的动力结构看,消费仍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2017年,各区消费增速分布在1.9%(黄浦区)到15.6%(静安区)之间,存在较大差异。16个区中,消费增速高于上海市GDP增速的区占半数,按消费增速降序排列分别为静安、金山、松江、奉贤、崇明、浦东、杨浦和长宁八区;其余各区消费增速均在6%以下。相较于上年消费增速,2017年各区中仅6个区消费增速较上年提升,其中静安区消费增速较上年提升8.5个百分点,提升幅度最大,杨浦、虹口、黄浦、松江和普陀五区增速提升在1个百分点及以下;其余各区消费增速均较上年下降,除嘉定、青浦、宝山和闵行四区增速分别较上年下降7.9、5.3、4.3和2.7个百分点外,降幅均在1.5个百分点以下。

从投资增长看,2017年上海市各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4]差异仍很大,其中青浦区(32.6%)、松江区(29.7%)、奉贤区(21.6%)和闵行区(20.8%)增速在20%以上;浦东、徐汇、静安、金山和嘉定五区投资增速低于上海市GDP增速,其中金山区和嘉定区固定资产投资延续上年负增长态势,分别较上年下降1.8%和5.7%。相较于上年投资增速,2017年各区中仅4个区投资增速较上年下降,其中静安区和徐汇区投资增速分别较上年下降11.4和7.9个百分点,降幅较大,宝山区和嘉定区投资增速分别较上年下降0.4和0.9个百分点;其余各区投资增速均较上年提升,其中虹口、普陀和青浦三区投资增速较上年提升40个百分点以上,扭转了上年的负增长态势。

进出口方面,除黄浦区和长宁区外,2017年上海市其余各区进出口总额增速[15]均较上年提升,各区中仅长宁区转为负增长态势,增速较上年降低30.9个百分点,主要系进口较上年下降25.2%引起,从完成企业性质看,国有企业完成进出口总额较上年下降47.7%。从规模看[16],浦东新区进出口总额仍最大,2017年为2897.75亿美元;其次为松江区(448.46亿美元)、闵行区(293.33亿美元)、嘉定区(204.72亿美元);其余各区进出口总额均在130亿美元以下,其中静安、虹口和普陀三区进出口总额相对较小,在60亿美元以下。

(二)下辖各区财政实力分析

1
 
下辖各区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与经济规模相匹配,2017年以来上海市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差异仍较大,浦东新区大幅领先,崇明区垫后;税收比率普遍较高,收入质量较好;自给率总体仍不高,需依靠上级转移支付平衡资金缺口。2017年除崇明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略有下降外,其余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增长,且郊区增幅明显高于中心城区。2018年上半年度,徐汇区和长宁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出现下降,其余各区保持增长,但增幅普遍较小。

上海市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较高,2017年,上海市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3156.8亿元,占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为47.53%;下辖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合计为3485.5亿元,占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为52.47%。从下辖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看,上海市下辖各区财力差距较显著。2017年,浦东新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996.26亿元,收入规模在全市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排名次之的闵行区、嘉定区、静安区和黄浦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278.70亿元、252.26亿元、232.80亿元和212.21亿元,收入规模在200亿元以上;崇明区以67.00亿元垫后;其余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在100亿元至200亿元之间。

从一般公共预算绝对增速看,2017年除崇明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略有下降外,其余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增长。其中新型城市化地区增速最快,金山、奉贤、松江、青浦和嘉定五区位列前五位,较上年增幅均在10%以上;闵行区和宝山区增幅为8.36%和6.70%;其余各区增速均在4%以下。郊区增幅明显高于中心城区。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看,2017年上海市下辖各区税收比率均在80%以上,收入质量普遍较高。其中,青浦区税收比率仍在85%以下;宝山、虹口、普陀、杨浦和金山五区税收比率当年降至90%以下,但仍在85%以上;其余各区税收比率保持在90%以上,浦东新区、徐汇区和闵行区税收比率最高,分别为96.81%、95.16%和95.08%。

从一般公共预算自给情况看,2017年除黄浦区和静安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绝对增速为负外,其余各区均较上年增长,且增幅普遍在10%以上,结合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情况,当年各区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普遍较上年出现下降。2017年,长宁区和黄浦区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最高,分别为83.89%和80.55%,在80%以上;排名次之的为浦东新区、静安区和徐汇区,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在70%-80%之间;杨浦区、宝山区、青浦区、奉贤区和崇明区排名靠后,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57.97%、55.59%、48.97%、40.96%和30.26%;其余各区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在60%-70%之间。近年来,上海市不断加大市对各区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旨在增加各区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2017年,上海市对各区财政转移支付为1000.1亿元,较上年增长48%,其中一般性转移支付为578.9亿元,专项转移支付为421.2亿元。

2018年上半年度[17],除徐汇区和长宁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较上年下降7.5%和4.9%外,其余各区均较上年增长,但增幅普遍较小。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增长的各区中,崇明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50.3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5.09亿元,同比增长42.81%,增幅最大;其次为宝山区,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9.38亿元,增长8.0%;其余各区增幅均低于全市水平(6.8%),其中嘉定、闵行、浦东、静安、黄浦、杨浦和虹口等区增幅均小于4%。

2
 
下辖各区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

主要受土地出让政策影响,各区近年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普遍存在较大变动,且各区间收入规模差异大。2017年,浦东、奉贤、宝山和闵行四区在收入绝对规模排序上靠前,徐汇、长宁、静安、崇明和黄浦五区靠后。因郊区出地规模总体高于中心城区,当年郊区基金收入实现情况总体优于中心城区。2018年前三季度,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已接近上年全年水平,其中黄浦、静安、虹口、徐汇四区土地出让总价与上年之比在2倍以上;嘉定、杨浦、长宁和奉贤四区土地出让总价不足上年的60%。

主要受供地政策影响,上海市下辖各区近年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普遍存在较大变动,且各区间收入规模差异大。从绝对规模看,2017年浦东新区仍以238.28亿元的收入规模位列第一;其次为奉贤区、宝山区和闵行区,出地规模相对较大,2017年分别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69.96亿元、145.70亿元和136.46亿元;徐汇区、长宁区、静安区、崇明区和黄浦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相对较小,均在50亿元以下,其中崇明区和黄浦区收入规模最小,分别为5.42亿元和2.98亿元。整体看,当年郊区基金收入实现情况总体优于中心城区。

因上海市下辖各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年度间波动大,对地方财力的贡献程度也存在较大波动,但整体看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各区财力的贡献程度相对较低。2017年,奉贤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最高,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率为132.68%;其次为宝山区、金山区和普陀区,该比率为90.31%、84.69%和71.25%;其余各区该比率均在60%以下,其中嘉定、浦东、长宁、徐汇、崇明、静安和黄浦七区该比率在30%以下。

上海市各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由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构成,受区域土地出让情况影响较大。从各区土地出让总价看,2017年浦东新区出地规模最大,共出地53宗,其中住宅用地37宗,共实现土地出让总价305.02亿元,占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合计的21.07%;闵行、奉贤、宝山、松江和金山五区土地出让总价在100亿元到200亿元之间,上述五区共计出地140宗,其中住宅用地66宗,合计土地出让总价占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合计的52.91%;虹口、普陀、静安、崇明和黄浦五区土地出让总价相对小,均在20亿元以下,上述五区共计出地9宗,其中住宅用地4宗,合计土地出让总价占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合计的4.04%;其余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在30亿元到100亿元之间。

从上海市各区土地出让均价看,2017年,杨浦、静安和徐汇三区土地出让均价最高,分别为9.02万元/平方米、7.25万元/平方米和5.17万元/平方米;长宁、虹口和普陀三区土地出让均价在3万元/平方米到4万元/平方米之间;宝山区和黄浦区土地出让均价分别为2.55万元/平方米和2.44万元/平方米;松江区当年出让土地中工业用地占比较高,土地出让均价最低,为0.81万元/平方米;其余各区土地出让均价在1万元/平方米到2万元/平方米之间。从均价变动看,2017年各区中仅长宁、杨浦、浦东和闵行四区土地出让均价较上年增长,其余各区均较上年下降,且普遍呈较大幅度下降态势。除各区出地性质构成及质量因素影响外,调控政策收紧、租赁住房用地入市等因素对地价的抑制作用较为明显。

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市各区政府性基金收入未完全披露,根据中指指数,当期各区土地出让总价合计为1307.34亿元,其中浦东、宝山、黄浦、闵行、徐汇和青浦六区土地出让总价占比分别为14.16%、13.66%、10.41%、10.27%、9.28%和9.27%,合计占比为67.05%;普陀、奉贤、杨浦、崇明和长宁五区出地规模小,土地出让总价合计占比仅为7.41%。相较上年,2018年前三季度各区土地出让总价与2017年土地出让总价的比率为90.29%,已接近上年全年水平。其中,黄浦、静安、虹口、徐汇四区土地出让总价与上年土地出让总价之比在2倍以上;嘉定、杨浦、长宁和奉贤四区土地出让总价不足上年的60%,长宁区和奉贤区土地出让总价不足上年的20%。总体看,郊区土地出让受政策收紧的影响相对较大,中心城区出让均价仍维持高位,如黄浦、虹口、徐汇三区,仅第三季度出让1宗商业用地就可实现高额的总价收入,但可出让土地资源相对少,收入实现稳定性和持续性存在不确定性。

三、上海市及下辖各区债务状况分析

(一)上海市政府债务状况分析

上海市不断规范和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严控债务总量规模。截至2017年末,上海市政府债务率处于较低水平,当地财力对地方政府债务的覆盖程度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低。

截至2017年末,上海市政府债务余额为4694.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7%,远低于财政部核定的上海市2017年末的政府债务限额7111.5亿元。根据公开资料,按审计口径计算,当年末上海市债务率为41.2%,较上年末上升2.4个百分点,仍处于较低水平。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7年末上海市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0.71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债务压力相对较小。上海市债务资金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公益性项目,不仅较好地保障了上海市经济社会发展的资金需要,推动了民生改善和社会事业发展,而且形成了大量优质资产,可为偿债提供一定保障。

2017年上海市发行地方政府债券783.1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583.00亿元、置换债券200.10亿元。截至2017年末,上海市地方政府债务中政府债券余额为4477.60亿元,其中一般债券余额为2390.4亿元,专项债券余额为2087.2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市发行地方政府债券705.9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592.00亿元、置换债券16.30亿元、再融资债券97.60亿元。根据2018年上海市预算调整方案,财政部核定上海市 2018 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 7703.5 亿元,比上年增加 592 亿元,新增债务限额 592 亿元中,一般债务限额 298 亿元,专项债务限额 294 亿元。据此,2018 年上海市拟发行新增政府债券 592 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已全部发行完毕,期末上海市地方政府债券余额为5079.90亿元。

从已发债城投企业[20]带息债务看,2017年末上海市内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为5602.73亿元,是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的1.19倍。同年末,上海市存量城投债券余额为1271.07亿元,占已发债城投企业2017年末带息债务余额的23%。

(二)下辖各区债务状况分析

上海市下辖各区中金山、虹口、奉贤、杨浦和崇明五区债务水平相对较高,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在2倍以上;嘉定、浦东、宝山、长宁、徐汇、松江、青浦七区债务水平相对较低,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在1倍以下。上海市下辖各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及存量债券整体规模相对较小,且集中于市本级和浦东新区,其次为静安区。

从上海市下辖各区债务规模看,2017年末浦东新区政府债务余额绝对规模最大,为827.75亿元;其次为闵行、金山、奉贤和虹口四区,分别为334.2亿元、313.00亿元、312.10亿元和301.2亿元;徐汇、长宁、松江和青浦四区政府债务规模在百亿元以下;其余各区债务规模在100-300亿元之间。从政府债务限额管理情况来看,2017年上海市各区债务余额均未超过当年财政部下达的债务限额,且普遍较限额有较大的新增债务融资空间,其中金山区和崇明区当年末债务余额与限额之比最高,分别为94.19%和91.65%,新增债务额度有限;其次为虹口、杨浦、奉贤、嘉定、普陀和闵行六区,当年末债务余额与限额之比在80%-90%之间;其余各区该比率均在80%以下,其中徐汇区和松江区该比率最低,分别为45.84%和43.75%。

以2017年末上海市下辖各区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对比,各区中金山、虹口、奉贤、杨浦和崇明五区债务水平相对较高,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在200%以上,其中金山区该比率最高,为288.85%;嘉定、浦东、宝山、长宁、徐汇、松江、青浦七区债务水平相对较低,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在100%以下,其中青浦区该比率最低,为43.83%。

从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情况看,根据Wind资讯,上海市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市本级和浦东新区,2017年末市本级和浦东新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分别为3188.85亿元和1626.48亿元,分别占全市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的56.92%和29.03%,合计占比为85.95%。同年末静安区、黄浦区和普陀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为169.85亿元、151.10亿元和123.24亿元,其余各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规模均在100亿元以下。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2017年末上海市下辖各区中浦东新区和普陀区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规模相对较大,当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是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63倍和1.14倍,其余各区当年末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均在1倍以下。

2017年以来,上海市城投债发行规模在全国各省市中处于中下游,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全市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133.00亿元和358.00元,在全国各省市发行规模降序排列中分别位列第24位和第18位。从城投企业存量债券看,2018年9月末上海市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为1193.52亿元,集中于市本级、浦东新区和静安区,三者存量城投债券余额分别为466.47亿元、452.90亿元和123.00亿元,分别占全市存量城投债券余额的39.08%、37.95%和10.31%,合计占比为87.34%。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上海市下辖各区存量城投债券规模均相对较小,2018年9月末存量城投债券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均在60%以下。

[1]按国务院最新城市划分标准,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为超大城市。

[2]资料来源于上海市政府网站。

[3]浦东新区内有金桥出口加工区、外高桥保税区、张江高科技园区和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四大国家级开发区。

[4]非工业类开发区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佘山国家旅游度假区和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

[5]引自上海市金融运行运行报告(2018)。

[6]引自上海市金融运行运行报告(2018)。

[7]为一般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预算的上级补助收入合计数。

[8]为一般债务收入和专项债务收入合计数。

[9]上海市2018年前三季度财政收支数据披露不全,目前仅披露了一般公共预算收支数据,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5950.7亿元,同比增长7%;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累计完成5894.5亿元,同比增长7%。

[10]各区地区生产总值数据除浦东新区数据来自12月月报数据、闵行区数据来自区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经济运营情况简析外,均来自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11]各区人均生产总值为地区生产总值除以常住人口所得,仅做参考。

[12]各区地均生产总值为地区生产总值除以各区行政区划面积所得,仅做参考。

[13]若不含烟草业,杨浦区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全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84.0%,较上年提升1.1个百分点。

[14]黄浦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数据未获得,以下增速统计中未包括黄浦区。

[15]杨浦、松江、崇明三区2017年进出口总额增速数据未获得,以下统计中不包括上述三区。

[16]杨浦区和崇明区2017年进出口总额数据未获得,以下分析中不包括上述两区。

[17]金山、奉贤和普陀三区2018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数据未获得,以下分析不包括上述三区。

[18]图中计划单列市单独列示,相关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已作相应扣除。

[19]图中计划单列市单独列示,相关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已作相应扣除。

[20]此处已发债城投企业指截至2018年9月末已发债且在公开渠道可查询到2017年末有息债务数据的企业,下同。



返回首页

相关

财富热线  4000-880-515
姓名
电话
提交咨询

X

请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姓名
电话

或直接拨打
4000-8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