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

全国免费热线

4000-880-515

首页> 会员特权 >

返回首页【区域研究】河北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9-04-11  润石基金


经济实力:河北省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工业基础较好,经济总量居全国上游,但近年受制于钢铁、煤炭、石化等传统支柱产业化解过剩产能及节能减排等因素影响,经济维持较低增速。2017年,河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60万亿元,仍居全国各省第8位;同比增长6.7%,增速较2016年下降0.1个百分点,低于全国水平0.2个百分点。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2万亿元,同比增长6.6%。近年河北省持续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装备制造业增加值自2016年超过钢铁工业后2017年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全省第一大支柱产业地位进一步稳固,2017年河北省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1%,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较2016年上升1.0个百分点至27.0%,超过钢铁工业2.2个百分点。2017年以来,河北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维持低位,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有所增强。2017年,河北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34万亿元,增长5.2%,增速较上年降低2.6个百分点;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59万亿元,增长10.7%,增速较上年上升0.1个百分点,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于投资14.6个百分点。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分别增长5.9%和9.5%。

从下辖各地级市情况看,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经济整体保持稳步增长。唐山市和石家庄市经济总量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2017年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106.10亿元和6460.9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5%和7.3%。承德市凭借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总量超越张家口市居全省第8位,但与后三位地市的经济总量差距不大,且2018年上半年受经济增速相对较低影响,承德市地区生产总值跌落至全省末位。2017年,承德市和张家口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18.60亿元和1555.6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1%和6.8%;2018年上半年,承德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至600.20亿元。廊坊市2017年受工业经济增长承压等因素影响经济增速较大幅放缓,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8%,增速较上年下降1.2 个百分点,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仍居全省第二位,高于省会石家庄市0.19万元,作为环京津核心区域之一,廊坊市区域发展前景仍可期。保定市(不含雄安新区)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有所下降,是河北省唯一固定资产投资出现负增长的地市,受此影响,经济增速居全省末位。此外,唐山市、邯郸市及沧州市等以钢铁、煤炭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城市受制于去产能及节能减排等因素,仍将面临较大的产业转型升级压力。

财政实力:受益于地区经济增长及中央财政支持,河北省近年财政收入持续增长,综合财力处于全国中上游。2017年以来,河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稳步较快增长,但税收比率持续下滑,且税收中契税、土地增值税等与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表现相关的税种占比有所提高,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趋弱。2017年河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233.83亿元,收入规模仍居全国各省第10位;同比增长13.5%,增速较上年提高5.9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2199.35亿元,同比增长10.2%,税收比率为68.01%,较上年下降2.03个百分点,税收中土地增值税和契税合计占比15.90%。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812.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4%,其中税收收入完成2074.2亿元,增长19.3%。2017年以来,河北省土地出让情况良好,政府性基金收入实现较快增长,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程度有所提高。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分别为2418.58亿元和1818.6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3.0%和15.6%。

从下辖各地级市情况看,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除张家口市和廊坊市外,均保持增长。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分列全省第一、二位,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均逐年加快,而廊坊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负增长,且税收比率和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出现较大幅下降,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平衡能力在全省排位由2016年的首位降至第三位,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仍在河北省内最强。2017年,石家庄市、唐山市和廊坊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460.89亿元、380.35亿元和331.4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2%、7.1%和-2.1%。秦皇岛市近两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维持低速增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被邢台市超越居全省第9位。河北省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仍整体偏低,收支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的依赖度较高。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方面,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实现增长,除邯郸市增速低于10%外,其余地市增速均高于40%,其中,沧州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大幅增长124.2%,增速居全省首位,受益于此,政府性基金收支平衡能力大幅提升。石家庄市、廊坊市和保定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实现稳步较快增长,收入规模仍分列全省前三位。2017年受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大幅增长影响,河北省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均有所提高。

债务状况:2017年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小幅增加,年末债务余额仍较大,债务负担相对较重,但近年河北省债务增速得到有效控制,或有债务逐年较大幅减少,且河北省经济和财政实力较强,对债务偿付的保障程度相对较高,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截至2017年末,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6150.97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8.08%,债务规模在全国各省降序排名第10位;或有债务余额为2876.39亿元,较2016年末减少11.25%。

从下辖各地级市情况看,唐山市政府债务负担仍偏重,秦皇岛市2017年政府债务余额有所增加,债务规模虽较唐山市相对较小,但受制于相对较小的经济总量和综合财力,债务负担亦较重。而廊坊市和沧州市则在河北省内债务负担相对较轻。2017年以来,河北省城投企业债券发行量居全国下游,加之部分城投债券到期兑付,2018年9月末河北省城投债余额较2017年9月末较大幅减少,下辖各市整体城投债偿付压力可控。

一、河北省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河北省经济实力分析

2017年以来河北省受制于钢铁、煤炭、石化等传统支柱产业化解过剩产能及节能减排等因素影响,经济仍维持较低增速,经济总量居全国各省级行政单位第8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仍在全国排名相对靠后。近年河北省持续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装备制造业增加值自2016年超过钢铁工业后2017年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全省第一大支柱产业地位进一步稳固。河北省2017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维持低位,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有所增强。

河北省是我国华北地区重要经济体,内环京、津,是首都北京连接全国各地的必经之地,亦是连接北方内陆与海上门户--天津、京唐、黄骅、秦皇岛等港口的桥梁,地理位置较优越。近年来在京津冀一体化、环首都经济圈、河北沿海经济带三大国家战略的推动下,河北省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经济总量在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以下简称“各省”)处于上游,但受钢铁、煤炭、石化等传统支柱产业化解过剩产能及环保力度加大等因素影响,经济增速自2011年起持续趋缓,2015年以来经济增速虽小幅回升,但在各省中仍处于相对低速。2017年河北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60万亿元,在各省中排名保持第8位;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增速较2016年下降0.1个百分点,低于全国水平0.2个百分点。河北省第三产业2017年保持较快发展,是区域经济增长的最主要支撑,第一产业占比首次降至10%以下,产业结构有所优化,但目前仍以第二产业为主。2017年,河北省第一产业增加值为3507.9亿元,增长3.9%;第二产业增加值为17416.5亿元,增长3.4%;第三产业增加值为15039.6亿元,增长11.3%;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11.0:47.6:41.5调整为9.8:48.4:41.8。按常住人口计算,河北省近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各省中排名相对靠后,2017年,河北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4.80万元,同比增长6.0%,与全国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比率为0.80,排名各省第18位。

河北省凭借较丰富的矿产资源,以钢铁、煤炭、石化、装备制造等产业为主的工业经济较发达,区域内拥有河钢集团有限公司、冀中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竞争力强的大型资源型企业。但近年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化解过剩产能及治理大气污染等因素影响,河北省工业增加值增速持续放缓,2017年,河北省实现全部工业增加值1.53万亿元,增长3.0%,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3.4%。河北省近年持续推进产业结构调整,2016年起装备制造业增加值超过钢铁业,成为河北省第一大支柱产业,2017年河北省装备制造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同比增长12.1%,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较2016年增加1.0个百分点至27.0%,超过钢铁工业2.2个百分点;钢铁工业增加值继续下降0.1%;石化工业增加值下降3.6%;医药工业增加值增长7.9%。但河北省目前的装备制造业总体规模仍偏小,且存在高端产品不足、低端产品产能过剩的问题,河北省仍将面临较大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压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面,在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下,河北省近年高新技术产业快速发展,2017年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1.3%,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7.9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仍为18.4%,其中,新能源、生物、电子信息、高端装备技术制造领域增加值分别增长17.2%、15.3%、14.9%和13.9%。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河北省固定资产投资保持增长,但增速持续放缓。2017年,全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34万亿元,增长5.2%,增速较上年降低2.6个百分点。为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河北省在工业技术改造、基础设施和高新技术产业等领域的投资力度较大,2017年上述三个领域固定资产投资额分别为9964.8亿元、8232.7亿元和435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3%、15.3%和5.3%。此外,河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受商业营业用房和办公楼投资下降等因素影响,投资增速大幅下降,2017年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4823.9亿元,增长2.7%,增速较上年下降6.9个百分点,其中,商品住宅投资为3657.0亿元,增长5.2%。

消费方面,2017年河北省消费品市场保持较快增长,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59万亿元,增长10.7%,增速较上年上升0.1个百分点,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60%以上,高于投资需求14.6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4.1个百分点,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在各种政策措施的推动下,河北省城乡消费品市场共同发展,城镇消费占绝对份额,但消费结构逐步优化。分经营地看,2017年城镇消费品零售额完成1.23万亿元,增长10.6%;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完成0.36万亿元,增长11.4%。随着全省消费结构的不断升级,新兴消费带动作用明显增强,消费质量日益提升。对外贸易方面,河北省2017年进出口总额实现较大幅增长,但由于河北省对外贸易依存度较低,对外贸易对其经济增长拉动有限。2017年河北省进出口总值完成3375.8亿元,较上年增长9.7%,其中,出口总值2126.2亿元,增长5.5%;进口总值1249.6亿元,增长17.5%。

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经济保持平稳发展,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2万亿元,同比增长6.6%,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1941.5亿元,增长3.5%;第二产业增加值11308.2亿元,增长3.5%;第三产业增加值11976.6亿元,增长10.3%,第三产业对区域经济发展带动作用明显,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70.9%,超过第二产业46.2个百分点。工业经济方面,河北省工业经济仍维持低速增长,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7%,其中,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5.4%,石化工业增长3.2%,医药工业增长14.1%,钢铁工业增长1.6%。从经济增长驱动力来看,河北省销售需求仍保持较快增长,消费对全省经济增长拉动高于投资,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5%,消费需求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1.6%,高于投资需求14个百分点。

整体来看,河北省作为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疏解区和支撑区,区位优势显著,经济具备较大发展潜力,但河北省目前经济发展仍对钢铁、煤炭、石化等资源型及高耗能产业依赖度较高,在去产能和加大环保力度等背景下,仍将面临较大的产业转型升级压力。

(二)河北省财政实力分析

受益于地区经济增长及中央财政支持,河北省近年财政收入持续增长,综合财力处于全国中上游。2017年以来,河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稳步增长,但税收比率持续下滑,且税收中契税、土地增值税等与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表现相关的税种占比有所提高,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趋弱。此外,2017年以来,河北省土地出让情况良好,政府性基金收入实现较快增长,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程度有所提高。

受益于地区经济增长、中央财政支持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情况较好,河北省2017年综合财力[1]同比增长19.6%至8571.98亿元,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上级补助收入合计占比为71.79%,综合财力稳定性相对较强。

河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仍以税收收入为主,但税收比率[2]近年持续下滑,且税收中契税、土地增值税等与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表现相关的税种占比有所提高,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趋弱。2017年,河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233.83亿元,同比增长13.5%,增速较上年提高5.9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2199.35亿元,同比增长10.2%,税收比率为68.01%,较上年下降2.03个百分点,税收中土地增值税和契税合计占比15.90%。2017年,河北省非税收入受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增加实现较大幅增长,全年全省非税收入为1034.48亿元,同比增长21.2%,其中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为343.78亿元,同比增长53.2%。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812.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4%,其中税收收入完成2074.2亿元,增长19.3%;非税收入完成737.8亿元,下降16.1%。

河北省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3]相对较低,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度较高,近年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以及“京津冀一体化”的持续推进,中央财政对河北省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对河北省综合财力提供了较强支撑。2017年,河北省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为48.71%,较2016年提高1.60个百分点;获得上级补助收入2734.44亿元,同比增长6.8%,上级补助收入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率为34.06%。

河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主,2017年区域房地产和土地市场景气度继续回升,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大幅增长,但整体稳定性仍易受房地产调控政策及景气度影响。2017年,河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2418.58亿元,同比增长53.0%,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率为28.21%,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1929.90亿元,同比增长59.6%。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完成181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6%。

河北省单位地区生产总值形成财政收入的能力仍相对较低,2017年河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8.99%,较2016年上升0.04个百分点,但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10个百分点,排名各省第23位。

二、下辖各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河北省下辖石家庄、唐山、保定、邯郸、张家口、承德、廊坊、秦皇岛、沧州、邢台和衡水等11个地级市,近年河北省按照“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京津冀空间发展格局,着力打造以保定平原地区和廊坊为环京津核心功能区,以唐山、沧州、秦皇岛为沿海率先发展区,以石家庄、邯郸、邢台平原地区、衡水为冀中南功能拓展区,以张家口、承德为冀西北生态涵养区的四个战略功能区,推进全省区域协调发展。

(一)下辖各市经济实力分析

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经济整体保持稳步增长。唐山市和石家庄市经济总量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承德市凭借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总量超越张家口市居全省第8位,但与后三位地市的经济总量差距不大,且2018年上半年受经济增速相对较低影响,承德市地区生产总值跌落至全省末位。廊坊市2017年受工业经济增长承压等因素影响经济增速较大幅放缓,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仍居全省第2位,高于省会石家庄市0.19万元,作为环京津核心区域之一,廊坊市区域发展前景仍可期。保定市(不含雄安新区)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有所下降,是河北省唯一固定资产投资出现负增长的地市,受此影响,经济增速居全省末位。此外,唐山市、邯郸市及沧州市等以钢铁、煤炭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城市受制于去产能及节能减排等因素,仍将面临较大的产业转型升级压力。

2017年,河北省下辖11个地级市经济均呈稳步增长。从经济总量来看,凭借较强的工业基础,唐山市仍处于经济总量首位,经济增速较2016年略有放缓。2017年,唐山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106.1亿元,同比增长6.5%,增速较上年下降0.3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增速0.4个百分点。唐山市经济仍较依赖钢铁等传统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占比仍偏低,2017年钢铁业、装备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分别为35.9%、19.3%和7.5%。受去产能和节能减排等因素影响,唐山市未来仍将面临较大的产业转型升级及经济增长压力。继唐山市之后,省会石家庄市作为河北省全省的政治、经济、科技、金融、文化和商贸物流中心,经济总量仍稳居全省第二位,经济增速受益于第三产业发展拉动有所恢复,2017年,石家庄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460.90亿元,同比增长7.3%,增速较2016年上升0.5个百分点,其中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6.2%。

从发展均衡度来看,河北省各地级市间发展格局存在较大分化,唐山市和石家庄市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合计约占全省的38%,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排名第三的沧州市2017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816.90亿元。沧州市以石油化工为支柱产业,区域内海洋石油资源较丰富,拥有华北、大港两大油田主产区,2017年沧州市石油化工业完成增加值427.5亿元,增长2.5%,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30.3%。此外,以渤海新区为主的沿海经济区的开发建设仍继续推动沧州市经济较快速发展,2017年沧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0%。继沧州市之后,邯郸市、保定市、廊坊市地区生产总值分列河北省第4-6位,经济总量与沧州市差距均在1000亿元以内。保定市2017年受固定资产投资减少等因素影响,经济增速较2016年较大幅下降1.1个百分点至6.0%,增速居全省末位。此外,廊坊市2017年经济增速受工业经济增长乏力等因素影响近十年首次降至8%以下,为6.8%,较2016年下降1.2个百分点,经济增速降幅最大。2017年,承德市经济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18.60亿元,同比增长7.1%,经济总量超越张家口市居全省第8位,但与之后的地级市差距均较小,与排名末位的秦皇岛市地区生产总值差额仅为112.59亿元。

从三次产业结构来看,近年河北省下辖各市第三产业均保持较快发展,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日益显著。2017年,除秦皇岛市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低于10%外,为9.7%,其余各市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均超过10%,其中石家庄市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6%,增速居河北省首位。秦皇岛市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虽在省内排名垫底,但其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在河北省内处于首位,是河北省唯一以第三产业为主的城市,2017年秦皇岛市三次产业增加值占比为13.3:34.6:52.1。除秦皇岛市外,其他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高于第二产业的地级市还包括廊坊市、石家庄市和张家口市,但占比相对均衡。唐山市则是河北省仍以第二产业为绝对领先的城市,2017年唐山市三次产业结构为8.5:57.4:34.1,第二产业增加值占比在河北省内最高。

从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来看,唐山市和石家庄市凭借经济总量规模优势,2017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9.03万元和5.96万元,位列全省第1位和第3位。廊坊市经济总量虽位居全省中游,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高于石家庄市位居第2位,2017年为6.16万元。此外,秦皇岛市虽经济总量在河北省居末位,但其常住人口亦为河北省内最少的地级市,其人均地区生产总值2017年为4.85万元,居全省第5位。而保定市为河北省人口第二大城市,其经济总量虽居全省第5位,但2017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居全省第10位,为3.09万元。邢台市为河北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最低的城市,2017年为3.05万元。

从经济发展的动力结构看,河北省下辖各市经济增长的动力仍主要来源于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且近年由于固定资产投资逐步放缓,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日趋提高。河北省对外贸易依存度较低,进出口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小。具体来看,固定资产投资方面,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仍为河北省内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最大的两个地级市,2017年投资规模分别为6353.20亿元和5365.3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和6.5%。而秦皇岛市仍是河北省唯一年投资规模不超过1000亿元的地级市,且近两年秦皇岛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均为零,2017年秦皇岛市完成固定资产投资873.39亿元。此外,保定市(不含雄安新区)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出现下滑,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626.30亿元,同比下降1.7%;张家口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较大幅下滑4.5个百分点至0.5%。除上述各市外,河北省其他地市固定资产保持平稳增长。消费方面,2017年河北省各市消费品零售总额仍保持稳步较快增长,增速集中于10.2%-11.3%,其中,石家庄市和唐山市消费能力仍绝对领先于全省,2017年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为3296.00亿元和2617.2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8%和10.4%。而承德市仍为全省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最小的城市,2017年为603.40亿元,同比增长11.1%。

2018年上半年,河北省各地市经济保持平稳增长,唐山市和石家庄市经济总量仍稳居全省前两位,秦皇岛市地区生产总值较上年同期增长7.7%,增速居全省首位,经济总量由全省末位跃居至全省第8位,而承德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仅增长6.2%,经济总量排位由2017年的第8位跌落至末位。工业经济方面,秦皇岛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3%,增速居全省首位,而沧州市和邯郸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下降1.5%和1.8%,其余地市增速分布于1.0%-6.1%。固定资产投资方面,秦皇岛市2018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同比较大幅下降9.8%,除秦皇岛市外,其余地市固定资产投资维持平稳增长。

(二)下辖各市财政实力分析

1
 
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除张家口市和廊坊市外,均保持增长。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分列全省第一、二位,且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均逐年加快,而廊坊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负增长,且税收比率和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出现较大幅下降,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平衡能力在全省排位由2016年的首位降至第三位,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仍在河北省内最强。秦皇岛市近两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维持低速增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被邢台市超越居全省第9位。河北省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仍整体偏低,收支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的依赖度较高。

与经济发展水平略有不同,河北省下辖各市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对均衡,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处于全省前两位,但与排名第三的廊坊市差距不显著。2017年,石家庄市、唐山市和廊坊市分别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60.89亿元、380.35亿元和331.47亿元,其中石家庄市和唐山市近三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持续加快,而廊坊市增速则呈持续下滑,2017年廊坊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呈负增长,同比下降2.1%。除廊坊市外,2017年,张家口市是河北省另一个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呈负增长的地市,全年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5.79亿元,同比下降4.2%。此外,秦皇岛市近三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维持低速增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被邢台市超越在全省排位降至第9位。承德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较快增长,但由于前两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持续下滑,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居全省末位,为河北省唯一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足百亿元的地市。

税收收入方面,2017年河北省下辖市中除廊坊市外,其他地市税收收入均实现不同程度增长,其中唐山市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5.3%,增速居全省首位。从税收比率来看,2017年受税收收入下滑影响,廊坊市税收比率较2016年较大幅下降5.24个百分点至76.72%,但税收比率仍居全省首位,为河北省内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最为稳定的地级市。石家庄市2017年税收比率受非税收入增幅相对较大影响较2016年下降3.12个百分点至67.33%,为继廊坊市之后税收比率降幅较大的地市。而唐山市则受益于税收收入增加影响,2017年税收比率上升4.81个百分点至67.43%,税收比率排位由2016年的第10位跃居至第4位,但唐山市2017年税收收入增加较大程度上来源于契税等土地相关税收增加,稳定性相对较弱。张家口市2017年税收比率较上年提高4.13个百分点至57.68%,但仍为河北省唯一税收比率低于60%的地市。

一般公共预算平衡能力方面,河北省各地级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仍较低,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的依赖度高。具体来看,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中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高于50%的仅唐山市、石家庄市和廊坊市,分别为57.40%、57.13%和56.78%,其中唐山市和石家庄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较2016年上升2.14个和2.08个百分点,而廊坊市则较大幅下降9.78个百分点。此外,张家口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降至30%以下,为28.73%,与承德市同为河北省自给率不到30%的地市。

2018年上半年,河北省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同比增长,但增长幅度差异相对较大。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居全省第一、二位,2018年上半年,石家庄市和唐山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1.8%和12.2%。此外,衡水市2018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15.1%至63.7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居全省首位。而廊坊市、沧州市和承德市增速相对偏低,分别为0.1%、1.7%和3.2%。

2
 
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

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实现增长,除邯郸市增速低于10%外,其余地市增速均高于40%,沧州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大幅增长124.2%,增速居全省首位,受益于此,政府性基金收支平衡能力大幅提升。石家庄市、廊坊市和保定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实现稳步较快增长,收入规模仍分列全省前三位。2017年受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大幅增长影响,河北省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均有所提高,综合财力的稳定性略有降低。

近年受土地和房地产市场景气度波动影响,河北省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整体波动大。近三年仅石家庄市和邢台市收入保持持续增长,且增速逐年提高,石家庄市作为河北省省会城市,房地产市场景气度相对较高,2017年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517.99亿元,同比增长43.6%,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仍稳居全省首位。邢台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增长42.3%至127.64亿元,基金收入规模近年首次突破百亿元。除石家庄市和邢台市外,2017年,河北省其余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也均实现增长,其中,沧州市、衡水市和唐山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24.2%、111.1%和105.0%,增速居全省前三位;邯郸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仅增长7.1%,为增速最低的地市;其余地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增幅均在40%-95%。

政府性基金预算平衡能力方面,2017年受益于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实现较大幅增长,河北省下辖多数地市平衡能力有所增强,仅邯郸市、承德市和张家口市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4]有所下降,2017年分别为68.24%、67.05%和90.00%,较2016年分别下降8.58个、4.71个和2.76个百分点,其中承德市和邯郸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平衡能力在河北省下辖各市中排名末两位。沧州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大幅增长,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支出的覆盖程度大幅提升,2017年沧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为130.72%,较2016年上升38.57个百分点,上升幅度及自给率均跃居全省首位。

2017年河北省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均有所增加,以邯郸市、衡水市和唐山市增幅最大,分别较2016年增加13.78个、12.67个和11.71个百分点。石家庄市近年受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较高影响,政府性基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上升至39.21%,综合财力稳定性略有降低。除石家庄市外,廊坊市、沧州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超过30%,分别为37.07%和32.63%,其余各市均低于30%,以承德市和邯郸市最低,分别为17.19%和19.54%。

2018年上半年,从有披露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5]的地市来看,石家庄市和廊坊市2018年上半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出现下滑,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15.0%和16.9%至201.40亿元和85.76亿元;承德市、保定市、邢台市和邯郸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大幅增长,增速分别为276.0%、230.7%、162.2%和127.1%;衡水市、沧州市和唐山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4.7%、39.2%和25.2%。

三、河北省及下辖各市债务状况分析
 

(一)河北省政府债务状况分析

2017年,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小幅增加,但仍远低于国务院核定的政府债务限额,且受益于综合财力的增强,债务率小幅下降。2017年末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仍较大,债务负担相对较重,但较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为债务偿付提供了较高保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2017年,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小幅增加,但仍远低于国务院核定的政府债务限额,且受益于综合财力的增强,债务率[6]小幅下降。截至2017年末,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6150.97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8.08%,其中一般债务4153.79亿元,专项债务1997.18亿元,债务规模在全国各省降序排名第10位,政府债务负担仍相对较重;债务率为71.76%,较2016年末下降7.67个百分点。或有债务方面,河北省或有债务近年持续减少,截至2017年末,河北省政府或有债务余额为2876.39亿元,较2016年末减少11.25%,其中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余额和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余额分别为787.10亿元和2089.29亿元,较2016年末分别减少14.82%和9.83%。政府债务限额方面,2017年末,财政部核定下达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7202亿元,河北省政府债务余额低于限额1051.03亿元,2018年河北省新增债务限额1319亿元,截至2018年末河北省政府债务限额为8521亿元。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7年末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90倍,位列全国各省降序第18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42倍。

2017年,河北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527.69亿元,占全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总额的3.51%,发行规模位列36个已发债省市降序第12位,其中置换债券和新增债券分别为792.79亿元和734.90亿元。截至2017年末,河北省地方政府债券余额为5422.45亿元,占全省政府债务余额的88.16%。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合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总额为1823.36亿元,发行规模位列35个已发债省市降序第7位,其中新增债券996.80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河北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6877.87亿元,占全国地方政府债券余额的3.82%。

(二)下辖各市债务状况分析

河北省下辖各市中,唐山市政府债务负担仍偏重,秦皇岛市2017年政府债务余额有所增加,债务规模虽较唐山市相对较小,但受制于相对较小的经济总量和综合财力,债务负担亦较重。而廊坊市和沧州市则在河北省内债务负担相对较轻。2017年以来,河北省城投企业债券发行量居全国下游,加之部分城投债券到期兑付,2018年9月末河北省城投债余额较2017年9月末较大幅减少,下辖各市整体城投债偿付压力可控。

从全口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7]来看,唐山市债务规模显著大于其他各市,政府债务负担重,2016年末,唐山市政府债务余额为1525.55亿元,占全省债务余额的26.8%。秦皇岛市债务负担亦较重,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及债务率均仅次于唐山市,债务率已超过100%,2017年末秦皇岛市政府债务余额和债务率分别为448.35亿元和143.74%。廊坊市和沧州市则仍在河北省内债务负担相对较轻,2017年末债务余额分别为224.00亿元和318.40亿元,债务率分别为28.14%和43.79%。

从市本级地方政府债务余额[8]来看,石家庄市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最大,2017年末为797.27亿元,但受益于其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处于绝对优势,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33倍,处于全省中游。而唐山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低于石家庄市,但其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处于全省下游,市本级政府债务负担重,2017年末唐山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为433.65亿元,是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9.92倍。此外,秦皇岛市2017年由于执行新的市区财政体制,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全部为非税收入,导致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由2016年的49.79亿元大幅降至2017年的15.73亿元,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政府债务余额的覆盖程度大幅减弱,2017年末秦皇岛市本级债务余额是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4.68倍,较2016年上升10.29倍。廊坊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债务余额的覆盖程度在全省最高,2017年末,廊坊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为139.87亿元,是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16倍。

河北省城投企业发债活跃度相对较低,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河北省城投债发行规模分别为230.00亿元和126.90亿元,在全国各省发行规模降序排列中分别列第21位和第23位。从城投平台存续债券规模来看,截至2018年9月末,河北省存续城投债余额为853.47亿元,占全国存续城投债总额的1.16%,在全国已发行城投债券的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中降序排名第24位,债券余额规模较小。此外,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存续城投债券余额的覆盖程度来看,河北省覆盖程度也较高,2018年9月末其境内城投企业债券余额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0.26倍,居全国降序排列第27位。

从河北省存续城投债券区域分布来看,2018年以来石家庄市城投企业债券偿付规模较大,2018年9月末,石家庄市城投债余额为136.90亿元,较2017年9月末减少40.92%,但仍为河北省存续城投债的主要集中区域。除石家庄市外,河北省城投债仍主要集中于省本级、邯郸市和唐山市,且呈单一主体发债量大的格局,整体城投债集中度高。截至2018年9月末,省本级、石家庄市、邯郸市和唐山市城投债余额分别为289.00亿元、136.90亿元、136.17亿元和106.00亿元,合计占全省城投债余额的78.28%。其中,省本级发行债券集中于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河北交通投资集团公司,同期末债券余额分别为128亿元和90亿元,合计占省本级债券余额的75.43%;石家庄市债券发行集中于石家庄国控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同期末债券余额为79.90亿元,占石家庄市债券余额的58.37%;邯郸市发行债券集中于邯郸市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和邯郸城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同期末债券余额分别为64.97亿元和48.80亿元,合计占邯郸市债券余额的83.55%。而衡水市仍为河北省唯一尚未有城投企业发债的地级市,此外,廊坊市和保定市仍为全省城投债余额最小的两个地级市,截至2018年9月末,廊坊市和保定市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分别为10.00亿元和3.20亿元。

以城投债存续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河北省各市偿债压力均可控。其中,邯郸市城投债偿付压力相对较大,2018年9月末邯郸市城投债存续余额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0.62倍,除此之外,河北省其余各市2018年9月末城投债存续余额均低于区域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0.40倍。

从城投平台带息债务来看,河北省下辖各市城投平台带息债务区域分布与城投债余额区域分布基本一致,城投平台带息债务仍主要集中于省本级、石家庄市、唐山市和邯郸市。截至2017年末,河北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总额为3771.03亿元,其中,省本级、石家庄市、唐山市和邯郸市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为1654.69亿元、759.59亿元、500.41亿元和324.46亿元,合计占全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总额的85.90%,廊坊市和保定市仍为带息债务余额相对较小的地级市。


 

[1] 综合财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级补助收入(包括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和政府性基金补助收入)

[2] 税收比率=税收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0%

[3] 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0%

[4] 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00%

[5] 张家口市和秦皇岛市未披露2018年上半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情况。

[6] 债务率=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全年地方综合财力*100%

[7] 石家庄市、保定市、邯郸市、承德市和衡水市全口径政府债务余额数据均未获得,唐山市2017年末全口径政府债务余额以2016年末数据近似替代。

[8] 承德市市本级债务余额数据未获得。


返回首页

相关

财富热线  4000-880-515
姓名
电话
提交咨询

X

请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姓名
电话

或直接拨打
4000-8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