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

全国免费热线

4000-880-515

首页> 会员特权 >

返回首页【区域研究】四川省及下辖各州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8-12-21  润石基金


经济实力:四川省是我国资源大省、人口大省和经济大省。依托自然资源、人才优势以及西部大开发和承接产业转移战略,全省已形成了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饮料食品、油气化工、能源电力、钒钛稀土和汽车制造七大优势产业,同时以现代金融、科学研究、软件信息等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近年来快速发展,服务业对全省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愈发突出。2017年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70万亿元,经济规模位居全国各省市第六位、西部省份第一位;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速为8.1%,较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增速1.2个百分点,位居全国各省市第七位。2018年6月四川省在七大优势产业基础上提炼出五大万亿级支柱产业,并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以推动全省经济高质量发展。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同比增速,为10.6%,外部需求回暖叠加优势产业集聚和自贸区设立,全省外贸进出口额同比增长28.8%,共同推动全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同期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09万亿元,同比增长8.1%,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4个百分点。

四川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发展较不均衡,首位城市经济实力强劲,成都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其余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之差距悬殊,2017年尚有广元、雅安、巴中、阿坝和甘孜五个州市的地区生产总值未突破千亿元。从经济增速看,全省大部分各州市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程度较大,超半数州市的固定资产投资与经济总量比超过0.8倍,2017年巴中、泸州、广安继续保持高速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著;而阿坝、凉山和眉山固定资产投资微增甚至负增长,分别以4.0%、5.3%和5.3%的经济增速位列全省末三位;成都自身经济体量大,经济增长较平稳,2017年经济增速为8.1%,与全省平均水平持平。2018年上半年,全省各州市经济总体保持平稳较快增长,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870.68亿元,同比增长8.2%;内江和凉山固定资产投资呈两位数负增长,攀枝花和阿坝固定资产投资分别为0.2%和3.8%,上述区域投资稳增长压力较大。
财政实力:受企业盈利状况改善、土地及房地产市场景气度较高等因素影响,2017年四川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578.0亿元,较上年同口径增长9.4%;土地市场行情走高推动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显著提升,2017年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2663.0亿元,较上年同口径增长58.9%;加之全省一般公共预算上级补助规模继续位居全国各省市首位,2017年四川省可支配财力稳步增长。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009.4亿元,增长13.3%;较火热的土地市场行情在2018年延续,2018年上半年全省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380.3亿元,为预算的125.4%。
从下辖各州市情况看,成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四川省各州市具有绝对优势,2017年为1275.53亿元;当年泸州、宜宾、凉山、绵阳、德阳和南充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均过百亿,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偏小。四川省每年获得大规模的上级补助收入,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自给能力总体处于较低水平,2017年成都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为72.61%,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低于50%。税收方面,全省各州市税收比率总体处于相对较低水平,2017年税收比率高于65%的州市仅雅安、成都、甘孜和阿坝;2017年甘孜和眉山税收收入降幅相对较大,2017年税收收入分别是上年的86.4%和93.7%,分别受营改增影响以及耕地占用税、契税下滑影响较大,其余大部分州市税收收入保持增长,成都2017年税收收入是上年的107.0%。2018年上半年,阿坝和巴中主要受非税收入大幅下降影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下滑显著;其余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6%以上的增幅,其中宜宾以31.81%的增速位列全省各州市首位,遂宁、泸州和雅安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亦实现较大增幅;成都当期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04.8亿元,增速为14.3%。
2017年成都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360.40亿元,占四川省半数以上;全省包括成都在内的16个州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实现成倍增长,其中雅安以207.7%的增幅排名首位,成都该增幅为170.9%;资阳、遂宁、阿坝、广元和甘孜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呈现不同程度下滑。2018年上半年,全省大部分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亦成倍增长,眉山、攀枝花和南充当期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453.4%、425.2%和315.3%;除上述三个州市外,资阳、内江和德阳当期政府性基金收入已超过或接近2017年全年规模。成都2018年上半年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525.5亿元,增速为106.3%,当期收入规模占2017年全年的38.6%;雅安实现预算的46.3%,为已获取数据的州市中唯一预算完成未过半的区域。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眉山、巴中、广安三个地区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相对较高,连续三年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在90%以上,地方财力相对易受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及当地土地出让情况影响。
债务状况:四川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2017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余额为8497亿元,较上年增加685亿元;与财政收入相比,是2017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38倍。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893.32亿元,其中新增债券961.80亿元(含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503.79亿元)、置换债券662.52亿元、再融资债券269.00亿元。四川省政府债务规模实行限额管理,截至2018年9月末,全省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含代发债券)为9217.88亿元,占2018年全省政府债务限额的89.67%,新增及置换债券等在计划额度内仍有发行空间;2018年以来,四川省发行城乡供水专项债券、地下综合管廊专项债券等多种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偿债资金来源多样化,且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看,四川省政府债务风险相对可控。
2017年末四川省各州市政府债务余额均未突破限额,其中巴中和攀枝花举债空间较小。从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看,2017年末巴中、南充、内江、资阳、广元和达州政府债务整体偿付压力相对偏大,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分别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918.1%、634.3%、611.5%、608.8%、591.0%和464.0%。其中巴中、内江、广元、达州和南充的一般债务偿付面临一定压力,近三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一般债务余额形成覆盖;资阳偿付压力主要集中在专项债务,资阳、南充、德阳和攀枝花近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专项债务余额形成覆盖。此外,考虑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受土地市场景气度影响存在较大波动,除上述四个州市外,自贡、泸州等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稳定性相对偏弱的州市亦面临一定专项债务偿付压力。成都政府债务规模较大,2017年末为2330亿元,但得益于较雄厚的财政实力,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82.7%,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小。
城投债方面,四川省城投债发行规模及存续余额均位于全国各省市前列,且均集中在省本级和成都。截至2018年9月末,全省城投债存续余额为3678.3亿元,位列全国各省市第七位。其中,成都和省本级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分别为1092.9亿元和1041.5亿元,分别占全省的29.7%和28.3%;绵阳和泸州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分别为310.5亿元和256.2亿元;其余州市的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相对较小。与自身财力状况相比,省本级、绵阳、遂宁、成都、内江、广元和泸州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当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为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33.7%、618.8%、550.5%、387.8%、379.5%、355.7%和354.8%;绵阳、内江和遂宁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相对偏大,2018年9月末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为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80.7%、241.2%和198.4%。

一、四川省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四川省经济实力分析

四川省是我国资源大省、人口大省和经济大省,近年来经济规模保持在全国各省市第六位、西部省份第一位。依托自然资源、人才优势以及西部大开发和承接产业转移战略,四川省已形成了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饮料食品、油气化工、能源电力、钒钛稀土和汽车制造七大优势产业,同时以现代金融、科学研究、软件信息等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服务业对全省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愈发突出。2018年6月四川省在七大优势产业基础上提炼出五大万亿级支柱产业,并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以推动全省经济高质量发展。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四川省固定资产投资仍保持两位数增长,外部需求回暖叠加优势产业集聚和自贸区设立,全省外贸进出口额显著增长,共同推动全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

四川省地处我国西部,拥有丰富的水、生物、矿产、天然气、旅游、科教等资源,是我国的资源大省和人口大省。全省下辖18个地级市和3个自治州。近年来由于东部产业向中西部转移,四川省人口回流明显,2017年末全省常住人口8302万人,较上年末增加40万人;城镇化率为50.79%,较上年末提高1.58个百分点。
近年来四川省经济规模实现平稳较快增长,但受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地震灾后重建拉高基数影响,经济增速自2012年开始趋于平缓。2017年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70万亿元,同比增速为8.1%,较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横向比较,四川省为我国经济大省,2017年经济规模位居全国各省市第六位、西部省份第一位;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增速1.2个百分点,位居全国各省市第七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4.47万元,未达全国水平。
四川省现正处于工业化中期,受益于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全省经济增长已由工业主导转变为由工业和现代服务业双主导的产业结构。2016年以来全省第三产业增加值超越第二产业,成为经济发展新引擎,但第三产业占比相较于全国水平仍偏低,产业结构仍有一定提升空间。2017年全省实现第一产业增加值0.43万亿元,同比增长3.8%;第二产业增加值1.43万亿元,同比增长7.5%;第三产业增加值1.84万亿元,同比增长9.8%;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5%、40.8%和53.7%;三次产业结构由2016年的11.9∶40.8∶47.3调整为11.6∶38.7∶49.7。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09万亿元,同比增长8.1%,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4个百分点。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1.15万亿元,同比增长7.7%;第三产业增加值1.59万亿元,同比增长9.5%。

得益于水、天然气、矿产等资源禀赋优势以及大量军工企业积累的技术和人才优势,四川省拥有较好的产业基础;又得益于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以及东部制造业向中西部转移等,全省培育和引进了长虹、五粮液、攀钢、英特尔、仁宝电脑、二重等一批竞争力较强的大型企业,产业竞争实力得到进一步巩固发展。近年来,全省已形成了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饮料食品、油气化工、能源电力、钒钛稀土和汽车制造七大优势产业,2017年全省白酒产量占全国的比重超过30%,电子计算机整机产量接近全国的20%,汽车产量占全国的比重超过5%,优势产业在全国的地位日益突出。同时,传统资源型和原材料工业、重化工产业占全省工业比重近七成,全省产业层次仍面临较大提升空间。2017年,全省实现工业增加值11517.3亿元,同比增长8.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7.5%。其中,高技术产业增加值为1341亿元,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为1719亿元,分别占全省工业增加值的11.6%和14.9%。分行业看,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医药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等均呈快速增长态势,行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增长19.2%、16.0%、13.7%、13.0%和12.1%;七大优势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规模均超2000亿元,电子信息、饮料食品等产业正向万亿级迈进;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4.2%,盈亏相抵后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9.0%,企业盈利状况改善。

2018年6月的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积极布局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培育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食品饮料、先进材料、能源化工五大万亿级支柱产业,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构建具有四川特色优势的现代产业体系。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将成为推动全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2.0个百分点;规模以上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7%。其中,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4.2%。
近年来四川省服务业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愈发突出,服务业内部结构不断优化,以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住宿和餐饮业为代表的传统服务业占比进一步下降,以现代金融、科学研究、软件信息等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2017年,全省金融业实现增加值3303.3亿元,各类先进金融平台、证券机构和保险机构不断发展壮大;全省拥有国家级、省部级重点实验室210个,国家级、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01个,投入R&D内部支出经费355.6亿元,增长22.0%;全省规模以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551.6亿元,行业增速近年来保持在30%以上。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服务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8个百分点。
经济发展驱动力方面,四川省作为对接国家向西向南开放、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动发展的战略纽带和核心腹地,加之新型城镇化建设不断推进,全省投资空间巨大;且受益人口回流、居民收入水平提升等,全省消费需求不断扩大,投资和消费仍是拉动全省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此外,得益于外部需求回暖,全省电子信息、汽车等产业进出口额的快速增长,以及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设立等,2017年全省进出口总额刷新以人民币计价年度新高。
2017年,四川省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5万亿元,同比增长12.0%;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3.21万亿元,同比增长10.2%,三次产业投资结构调整为4.2∶28.9∶66.9,第三产业投资占比提高38.9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建设完成投资1.05万亿元;房地产开发投资5149.9亿元,同比下降2.5%。进出口方面,2017年全省进出口总额4605.9亿元,同比增长41.2%。其中,出口额2538.5亿元,同比增长37.4%;进口额2067.4亿元,同比增长46.2%。当年全省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2588亿元,同比增长43.5%,拉动外贸增长24个百分点;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1328.2亿元,同比增长79.8%;以便携式电脑及其部件为主要构成的机电产品出口1996.9亿元,同比增长51.1%,占全省出口总值的78.7%。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31万亿元,同比增长11.4%;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6%;进出口总额0.42万亿元,同比增长28.8%。

(二)四川省财政实力分析

受企业盈利状况改善、土地及房地产市场景气度较高等因素影响,2017年四川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增长;土地市场行情走高推动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显著提升,并在2018年上半年延续;加之全省持续获得的大额上级补助收入,2017年四川省可支配财力稳步增长。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是四川省可支配财力的主要来源,政府性基金收入总量是可支配财力的重要补充。2017年,主要得益于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主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和上级补助收入的增加,四川省可支配财力合计1.49万亿元,较上年增加1460.4亿元。

2017年四川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对全省可支配财力的贡献率为71.59%,上级补助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其主要来源。上级补助方面,四川省下辖市县众多、人口基数大,加之处于国家西部大开发重点支持区域,近年来全省所获得的上级补助收入规模持续稳定增长。2017年全省获得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4343.8亿元,补助规模居全国各省市首位 ;构成以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为主,2017年分别为2539.9亿元和1332.6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方面,2017年全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578.0亿元,较上年同口径增长9.4%。其中,税收收入为2430.3亿元,增值税、营业税和所得税合计占比62.64%,为主要税种;税收收入较上年同口径增长10.7%,主要系受企业盈利状况改善、土地及房地产市场景气度波动等因素影响,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契税等税种同口径增长所致;税收占比为67.92%,较上年下降0.81个百分点,位列全国各省市第22位。非税收入为1147.7亿元,主要由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专项收入和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构成;非税收入较上年同口径增长6.8%,主要系专项收入增加所致。

2017年,四川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8694.8亿元,较上年同口径增长10.9%;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 为41.15%,较上年下降1.16个百分点。从支出构成看,用于一般公共服务、公共安全、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的刚性支出占比为57.35%,较上年增加1.09个百分点。此外,全省在农林水、城乡社区、交通运输和住房保障等领域的支出规模也较大,2017年合计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29.90%。

2017年四川省政府性基金收入总量对全省可支配财力的贡献率为27.87%,主要来源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其中,2017年全省政府性基金收入为2663.0亿元,较上年同口径增长58.9%,主要系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口径增长64.1%至2317.2亿元所致。同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为2631.7亿元,较上年同口径增长39.1%。
2018年前三季度,四川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009.4亿元,增长13.3%;其中税收收入2176.0亿元,增长21%;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支出7335.7亿元,增长11%。2018年上半年,全省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380.3亿元,为预算的125.4%;完成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418.4亿元,完成预算的68.3%。

二、下辖各州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四川省可以分为成都经济区、川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川东北经济区和川西北五大经济区域。其中,成都经济区(包含成都、德阳、绵阳、遂宁、乐山、眉山、雅安和资阳)为全省核心经济区域,2017年成都经济区地区生产总值为2.34万亿元,对全省GDP的贡献率为60.6%,较上年提升0.8个百分点。当年,川南经济区(包括自贡、内江、泸州、宜宾)和川东北经济区(包括南充、广元、广安、巴中、达州)对全省GDP的贡献分别为15.8%和15.4%,位列其次;川西北经济区(包括阿坝州、甘孜州)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差。从产业结构看,成都经济区显著优于其他区域,2017年三次产业结构为7.5:44.3:48.2,第三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远高于其他地区。而川南经济区和攀西经济区(包括攀枝花、凉山州)经济发展较依赖于工业,当年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50.4%和52.1%。财政收入方面,2017年成都经济区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29.1亿元,其他四大经济区域总和仅相当于成都经济区的54.6%。总体看,四川省五大经济区域发展分化较大,其中成都经济区在经济规模、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等主要经济财政指标方面领先其他各经济区域,首位作用较为强劲。而川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仍面临未来经济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压力。

根据四川省“十三五”规划纲要,在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方面,成都经济区将在全省经济发展中的发挥重要引擎作用,全省将推进成都自主创新示范区、绵阳科技城军民创新驱动集中发展区建设,加快培育高端成长型产业和新兴先导型产业,建成为西部内部开放门户。川南经济区将依托黄金水道,完善沿江立体交通运输体系,优化沿江产业布局,大力发展临港经济和通道经济,建设“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区和川滇黔渝结合部物流商贸中心。川东北经济区则依托天然气、农产品等优势资源发展特色农业,加快北向和东向进出川综合运输大通道建设。攀西经济区积极发展以战略资源开发为特色的区域经济,推动攀枝花钒钛铬钴、凉山钒钛稀土、石棉汉源碲铋等产业基地建设,建立勘采产学研用一体化的石墨烯产业体系等。川西北经济区则依托生态优势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特色之路,积极发展生态经济,建设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2018年6月的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实施“一干多支”发展战略,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即支持“主干”成都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推动环成都经济圈、川南经济区、川东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竞相发展,形成区域发展多个支点支撑的局面,促进“五区协同”发展。
(一) 下辖各州市经济实力分析

四川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发展较不均衡,首位城市经济实力强劲,成都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其余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之差距悬殊,2017年尚有广元、雅安、巴中、阿坝和甘孜五个州市的地区生产总值未突破千亿元。从经济增速看,全省大部分各州市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程度较大,2017年巴中、泸州、广安继续保持高速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著,而阿坝、凉山和眉山固定资产投资微增甚至负增长,当年经济增速位列全省末三位。2018年上半年,内江、凉山、攀枝花和阿坝等区域投资稳增长压力仍较大。

从经济规模看,2017年四川省各州市排位继续维持上年格局,作为省会城市以及副省级城市的成都经济规模继续领跑全省各州市,当年成都地区生产总值为1.39万亿元,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绵阳市经济规模突破2000亿元,位列全省各州市第二位;而其他大部分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在1000亿元至2000亿元之间。此外,全省尚有广元、雅安、巴中、阿坝和甘孜五个州市的地区生产总值未突破千亿元。
从经济增速看,2017年绵阳、泸州和甘孜以9.1%的GDP增速并列四川省各州市首位,德阳以9.0%的经济增速次之;除阿坝、凉山和眉山外,其余各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速均保持在7%及以上,而阿坝、凉山和眉山分别以4.0%、5.3%和5.3%的经济增速位列全省末三位。成都自身经济体量大,经济增长较平稳,2017年经济增速为8.1%,与全省平均水平持平。从增速变化看,2017年全省大部分州市经济增速呈现小幅增长态势,其中甘孜经济增速增幅为2.1个百分点,为全省各州市增幅首位;眉山和阿坝经济增速降幅较大,分别较上年下降3.1个百分点和2.2个百分点。

人均GDP方面,2017年四川省人均GDP为4.47万元,同比增长12.5%,各州市中攀枝花、成都、德阳、自贡和乐山超过全省平均水平,分别为9.26万元、8.69万元、5.56万元、4.62万元和4.61万元。巴中和甘孜人均GDP分别为1.81万元和2.21万元,居于全省各州市末两位。此外,眉山和雅安已连续两年常住人口呈现净流出状态。

从经济发展的动力结构看,投资和消费是拉动四川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小,甚至处于负拉动状态。2017年,全省各州市投资增速分化显著,消费增长相对均衡,进出口总额波动较大,成都拉动全省外贸增长。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7年四川省大部分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保持两位数增长,在拉动经济方面占有主导地位。从投资规模看,2017年成都固定资产投资额为9404.20亿元,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9.3%。泸州、南充、达州和宜宾则分别以2042.11亿元、1820.08亿元、1727.65亿元和1685.10亿元位列其后。从增速看,全省各州市投资增速分化明显,泸州以18.0%增速继续位列全省各州市首位,包括成都在内的13个州市投资增速保持两位数增长,而资阳、雅安、阿坝、内江和眉山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较上年出现下滑,投资增速分别为-22.4%、-16.3%、-13.6%、-5.0%和-4.5%。从增速变动看,除投资负增长的5个州市外,2017年成都、攀枝花、泸州、巴中、凉山的投资增速亦呈现小幅下滑,广元和自贡投资增速增幅较明显。此外,阿坝已连续两年出现投资负增长,而甘孜、凉山、雅安和资阳近两年固定资产投资呈现低位运行乃至负增长。

房地产开发投资方面,2017年四川省各州市的房地产投资增速亦分化明显。2017年成都房地产开发投资额为2487.90亿元,占全省房地产开发投资总额的48.89%;当年泸州、宜宾和南充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分别为258.62亿元、228.15亿元和212.39亿元;其余各州市房地产开发投资规模较小,当年均未突破200亿元。从增速看,2017年全省大部分州市房地产开发投资呈负增长。其中,阿坝、德阳、资阳、绵阳和广元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呈两位数下滑,资阳、内江、自贡和眉山已连续两年负增长。而达州、宜宾、遂宁和巴中近两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均保持两位数增长,2017年该增速分别为21.8%、20.4%、20.0%和15.1%。

消费方面,2017年四川省各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保持增长,除阿坝外,其余各州市消费增速差异不大。其中,成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403.50亿元,占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36.6%;绵阳以1112.48亿元排名各州市第二位;其余各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未超过千亿元。从增速看,泸州和阿坝分别以13.3%和2.3%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居各州市首位和末位,其中阿坝2017年消费增速较上年大幅回落8.0个百分点,主要系旅游人数减少导致消费市场疲软。

对外贸易方面,成都以583.00亿美元的进出口总额位列全省第一,规模绝对领先排名第二的泸州(20.57亿美元)和排名第三的绵阳(16.98亿美元),德阳和乐山分别以15.40亿美元和10.30亿美元次之,其余15个州市2017年进出口总额均不超过10亿美元,凉山数据缺失。从增速看,由于大部分州市进出口总额规模较小,增速易出现较大波动,2017年进出口总额规模排名前五的成都、泸州、绵阳、德阳和乐山的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速(统计公报数据)分别为42.3%、556.1%、-4.0%、-10.5%和16.1%。其中,成都高新综合保税区是2017年推动成都乃至全省进出口增长的主要力量,泸州进出口激增主要得益于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的建设。

2018年上半年,四川省各州市经济总体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甘孜、泸州、德阳、宜宾和遂宁经济增速在9%以上,凉山和阿坝分别以2.6%和4.5%的经济增速位列各州市末两位。四川省各州市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程度较大,超半数州市的固定资产投资与经济总量比超过0.8倍,2018年上半年,内江和凉山固定资产投资呈两位数负增长,攀枝花和阿坝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为0.2%和3.8%,上述区域投资稳增长压力较大。成都2018年上半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870.68亿元,同比增长8.2%。
(二) 下辖各州市财政实力分析

1
 
下辖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成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四川省各州市具有绝对优势,2017年泸州、宜宾、凉山、绵阳、德阳和南充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均过百亿,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偏小;四川省每年获得大规模的上级补助收入,除成都外,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大。税收方面,全省各州市税收比率总体处于相对较低水平;2017年甘孜和眉山税收收入降幅相对较大,分别受营改增影响以及耕地占用税、契税下滑影响较大,其余大部分州市税收收入保持增长。2018年上半年,全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基本实现同口径增长,阿坝和巴中主要受非税收入大幅下降影响,当期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下滑显著。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方面,2017年成都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275.53亿元,为四川省各州市之首;泸州、宜宾、凉山、绵阳、德阳和南充五个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突破百亿;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较小,其中阿坝和甘孜出现负增长,分别以26.81亿元和27.37亿元位列全省各州市末两位。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看,2017年四川省大部分州市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处于55%至65%之间,高于65%的州市仅雅安、成都、甘孜和阿坝;巴中以53.9%的税收收入占比垫底。从变动情况看,阿坝和泸州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较上年明显增长,眉山、资阳和南充该比率出现较大下滑,其中阿坝和南充主要系非税收入的大幅变动所致;其余各州市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较上年变动幅度相对较小,其中成都2017年税收占比较上年下降1.02个百分点至70.6%。
从税收收入增长情况看,2017年四川省大部分州市保持增长。甘孜和眉山税收收入降幅相对较大,2017年税收收入分别是上年的86.4%和93.7%,其中甘孜主要受营改增影响,眉山主要受耕地占用税和契税下滑影响较大;泸州、宜宾、凉山、乐山和自贡税收收入增幅较大,2017年税收收入分别是上年的117.9%、115.9%、114.6%、111.7%和110.3%;达州、攀枝花、广元和遂宁亦呈现一定幅度的增长;其余各市税收收入与上年相比,变动相对不大,其中成都2017年税收收入是上年的107.0%。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覆盖程度看,四川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自给能力总体处于较低水平,一般公共预算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大。2017年成都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为72.61%,其余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低于50%,其中攀枝花和德阳分别为44.22%和44.20%,位列全省各州市第二、三位,甘孜以7.97%排名末位。从上级补助收入规模看,2017年全省共有8个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上级补助收入超过200亿元,大规模的补助收入为各州市的建设发展提供支撑。其中,成都、凉山和南充分别以323.78亿元、321.92亿元和314.98亿元位列全省各州市前三,攀枝花以75.09亿元排名末位。达州2017年数据缺失。

2018年上半年,四川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基本实现同口径增长。主要受非税收入大幅下降影响,阿坝和巴中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下滑显著,其中阿坝以-19.5%的增速垫底,为全省唯一负增长的区域,巴中以1.2%的增速次之。其余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6%以上的增幅,其中成都在规模上继续领跑各州市,当期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04.8亿元,增速为14.3%;宜宾实现税收收入58.75亿元,增长33.69%,带动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大幅增长31.81%,增速位列全省各州市首位;遂宁、泸州和雅安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亦实现较大增幅。乐山规模及增速数据、德阳增速数据未获取。

2
 
下辖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

2017年四川省包括成都在内的16个州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实现成倍增长,当年成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全省半数以上;资阳、遂宁、阿坝、广元和甘孜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呈现不同程度下滑。2018年上半年,全省大部分州市延续较火热的土地市场行情,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亦成倍增长,雅安预算执行未过半。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眉山、巴中、广安三个地区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相对较高,地方财力相对易受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及当地土地出让情况影响。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看,2017年成都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360.40亿元,居全省各州市首位,是其余各州市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总和的110.1%。泸州、眉山和南充分别以176.80亿元、114.71亿元和102.65亿元分列全省各州市第二至四位;其余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在百亿元以下。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增长情况看,2017年四川省包括成都在内的16个州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实现成倍增长,其中雅安以207.7%的增幅排名首位,成都该增幅为170.9%。资阳、遂宁、阿坝、广元和甘孜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较上年呈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资阳该增速为-32.4%,遂宁和阿坝分别为-17.3%和-11.9%,其余两个州市降幅小于10%。

从地方财力的稳定性看,眉山、巴中、广安三个地区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相对较高,连续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在90%以上,地方财力相对易受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及当地土地出让情况影响;阿坝、甘孜、攀枝花、凉山和德阳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地方财力的贡献度相对较小,连续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在50%以下。

2018年上半年,从已获取的四川省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看,大部分地区延续较火热的土地市场行情,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呈三位数增长。从公布的数据看,眉山、攀枝花和南充2018年上半年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453.4%、425.2%和315.3%;除上述三个州市外,资阳、内江和德阳当期政府性基金收入已超过或接近2017年全年规模。成都2018年上半年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525.5亿元,增速为106.3%,当期收入规模占2017年全年的38.6%。雅安实现预算的46.3%,为已获取数据的州市中唯一预算完成未过半的区域。绵阳、乐山、广安和达州相关数据未获取。

三、四川省及下辖各州市债务状况分析

(一)四川省债务状况分析

四川省政府债务规模实行限额管理,目前全省政府债务余额距国务院批准的政府债务限额尚有一定空间;2018年以来四川省发行城乡供水专项债券、地下综合管廊专项债券等多种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偿债资金来源多样化,且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看,四川省政府债务风险相对可控。

2017年四川省政府债务限额为9209亿元,当年全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2808.94亿元,发行规模在全国36个已发债省(区)市中排名第二位,其中新增债券807.50亿元,置换债券2001.44亿元。
四川省政府债务规模较大,2017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余额为8497亿元,排名各省市第五位,较上年增加685亿元。与财政收入相比,2017年末四川省政府债务余额是2017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38倍,略高于各省市平均水平;考虑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当年末四川省政府债务余额是上述三项收入合计的1.35倍。

根据《关于四川省2018年财政预算调整方案的报告》,2018年四川省政府债务限额为10280亿元,较2017年四川省政府债务限额增长11.63%;全省2018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为1065.3亿元;财政部初步核定四川省2018年置换债券发行规模上限为1200亿元、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偿还到期地方政府债券的规模上限为500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四川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893.32亿元,发行规模在全国35个已发债省(区)市中排名第六位,其中新增债券961.80亿元(含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503.79亿元)、置换债券662.52亿元、再融资债券269.00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四川省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含代发债券)为9217.88亿元,占2018年四川省政府债务限额的89.67%;新增及置换债券等在计划额度内仍有发行空间。
四川省政府债务规模实行限额管理,目前全省政府债务余额距国务院批准的政府债务限额尚有一定空间,且2018年以来四川省发行城乡供水专项债券、地下综合管廊专项债券等多种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专项债券,偿债资金来源多样化,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整体看,四川省政府债务风险相对可控。

(二)下辖各州市债务状况分析

2017年末四川省各州市政府债务余额均未突破限额,其中巴中和攀枝花举债空间较小。从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看,2017年末巴中、南充、内江、资阳、广元和达州政府债务整体偿付压力相对偏大,其中巴中、内江、广元的一般债务偿付面临一定压力,资阳偿付压力主要集中在专项债务;成都政府债务规模较大,但得益于较雄厚的财政实力,其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小。

从政府债务规模看,2017年末成都、南充、省本级、达州和巴中政府债务规模较大,分别为2330亿元、655亿元、449亿元、421亿元和418亿元,排名省内前五位;攀枝花、凉山、雅安、甘孜和阿坝政府债务规模较小,分别为182亿元、181亿元、99亿元、60亿元和45亿元,降序排名省内后五位;除上述地区外,其余各州市政府债务规模均处于200亿元至400亿元之间。从变动情况看,成都2017年政府债务余额较上年增长2.9%,甘孜和雅安该增幅在20%以上,泸州、绵阳、自贡、广安、宜宾和达州增幅在10%以上。从举债空间看,2017年末全省各州市政府债务余额均未突破限额,其中巴中和攀枝花举债空间较小,阿坝、省本级、凉山、成都和广元未使用限额比例均大于10%。
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2017年末巴中、南充、内江、资阳和广元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偏大,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分别为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918.1%、634.3%、611.5%、608.8%和591.0%;达州、自贡、遂宁、眉山、广安、绵阳和攀枝花政府债务偿付压力次之,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大于300%;成都、阿坝、凉山和省本级政府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小,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小于200%,其中成都该比率为182.7%。

除成都、德阳和资阳外,2017年末四川省其余各州市的政府债务以一般债务为主。以一般预算收入对一般债务的覆盖情况来看,巴中、内江、广元、达州和南充五个州市近三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一般债务余额形成覆盖,一般债务偿付存在一定压力。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专项债务的覆盖情况来看,资阳、南充、德阳和攀枝花近三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合计无法对其2017年末政府专项债务余额形成覆盖;考虑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受土地市场景气度影响存在较大波动,除上述四个州市外,自贡、泸州等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稳定性相对偏弱的州市亦面临一定专项债务偿付压力。

四川省城投债发行规模及存续余额均位于全国各省市前列,且均集中在省本级和成都,此外绵阳和泸州2017年以来城投债发行规模相对大;阿坝和甘孜尚无已发债的城投企业。与自身财力状况相比,省本级、绵阳、遂宁、成都、内江、广元和泸州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重;绵阳、内江和遂宁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相对偏大。

从城投债发行情况看,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四川省城投债累计发行额分别为1135.3亿元和853.0亿元,分别位列全国各省市第四位和第六位。从各州市看,省本级和成都的城投债发行规模较大,2017年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307.0亿元和413.1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452.5亿元和211.8亿元;泸州和绵阳的城投债发行规模次之,2017年分别发行95.4亿元和67.0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分别发行43.2亿元和66.4亿元;其余各州市城投债发行规模相对较小。
从城投债存续情况看,截至2018年9月末,四川省城投债存续余额为3678.3亿元,位列全国各省市第七位。从各州市看,成都和省本级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较大,分别为1092.9亿元和1041.5亿元,分别占全省的29.7%和28.3%;绵阳和泸州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分别为310.5亿元和256.2亿元;内江、眉山和遂宁该余额逾百亿,其余13个各州市的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均低于100亿元,阿坝和甘孜尚无已发债的城投企业。

从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看,四川省各州市城投债负担存在显著差异。其中,绵阳、内江、遂宁、巴中和泸州2018年9月末城投企业存量债券余额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80.7%、241.2%、198.4%、175.9%和175.4%,城投债偿付压力相对偏大;省本级、广元和眉山该比率在130%-140%之间,城投债偿付压力次之;其余各州市2018年9月末城投企业存量债务余额基本小于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城投企业存量债券偿付压力相对可控。
从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看,2017年末四川省内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为1.46万亿元;与地方财力相比,是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07倍,在全国各省市中处于中游水平。从各州市看,四川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省本级和成都,2017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为5504.7亿元和4946.4亿元;绵阳、泸州、宜宾和遂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规模较大,当年末余额分别为684.3亿元、518.2亿元、448.4亿元和331.3亿元;南充、眉山、乐山和内江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在200亿元-300亿元之间;其余各州市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相对较小。
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比,2017年末四川省本级、绵阳、遂宁、成都、内江、广元和泸州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较重,当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分别是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33.7%、618.8%、550.5%、387.8%、379.5%、355.7%和354.8%;宜宾、巴中、眉山和南充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负担次之,当年末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均大于250%;余下各州市城投企业中,除德阳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轻外,其他州市的城投企业当年末带息债务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比在100%至250%之间。


返回首页

相关

财富热线  4000-880-515
姓名
电话
提交咨询

X

请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姓名
电话

或直接拨打
4000-8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