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

全国免费热线

4000-880-515

首页> 会员特权 >

返回首页【区域研究】湖南省及下辖各州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9-04-11  润石基金


经济实力:湖南省支柱产业分散度较高,已形成工程机械、电子信息及新材料、石油化工、汽车及零部件、铅锌硬质合金及深加工等多个优势产业集群,同时以金融、商业服务、文化和创意产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持续快速发展,已成为湖南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重要拉动因素。2017年,湖南省经济保持稳步增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8.0%,增速较上年持平,高于全国水平1.1个百分点,经济总量仍排名全国各省第9位;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3万亿元,同比增长7.8%,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0.3个百分点,高于全国水平1.1个百分点。2017年湖南省第三产业保持快速发展,产业结构持续优化,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3.6%、6.7%和10.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9%、37.0%和58.1%,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11.5:42.2:46.3调整为10.7:40.9:48.4。此外,湖南省园区经济发展较活跃,产业集聚发展效应较显著,园区工业增加值对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逐步提升。2017年,湖南省省级及以上产业园区规模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3%,增速较上年加快0.9个百分点,占全省规模工业增加值比重达69.7%,较上年提高4.0个百分点。

从下辖各州市情况看,湖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实力分化程度仍较高,长沙市经济总量及人均生产总值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同时经济增速也居全省首位,2017年长沙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5万亿元,同比增长9.0%,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30.46%;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13.54万元,同比增长5.6%。以长沙市为核心的长株潭地区对全省经济贡献度高,株洲市和湘潭市作为全省重要的工业基地,工业基础较好,经济总量虽居全省中游,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列全省第3、2位。2017年株洲市和湘潭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80.40亿元和2055.80亿元,分列全省经济总量第5位和第7位;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6.42万元和7.23万元,是全省除长沙市外人均地区生产总值高于全国水平的两个地级市。岳阳市2017年经济总量仍居全省第二位,但经济增速出现较大幅下滑,与排名第三的常德市地区生产总值差距进一步缩小至不到20亿元。2017年,岳阳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58.03亿元,同比增长7.0%,增速居全省末位,较上年下降0.8个百分点。大湘西地区整体经济实力仍偏弱,其中湘西州和张家界市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仍不足600亿元,经济总量居全省末两位。

财政实力:受益于地区经济增长及中央财政支持,湖南省近年财政收入持续增长,综合财力居全国中游。2017年以来,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增长,但增速受非税收入较大幅下降影响进一步放缓,同时税收比率有所上升,但仍处于各省末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偏弱。2017年,湖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757.80亿元,同口径同比增长4.9%,增速较上年下降5.4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增长18.7%,非税收入下降12.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排名各省第13位,较2016年下降1位,超越天津市,同时被安徽省和福建省超越;税收比率较2016年上升6.29个百分点至63.79%。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90.42亿元,同比增长2.0%,其中,税收收入增长17.2%,非税收入下降21.0%。2017年,湖南省土地出让情况较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自2015年以来首次实现正增长,对地区综合财力的贡献度有所提高。

从下辖各州市情况来看,2017年以来,受非税收入下降影响,湖南省下辖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除长沙市外增幅均不大,且衡阳市和郴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较大幅下滑,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分别下降42.26亿元和44.58亿元至162.41亿元和130.56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排序分别由上年的第3、4位降至第4、6位。而长沙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及质量均仍在省内处于绝对领先地位,2017年长沙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00.35亿元,较上年增加56.65亿元。此外,主要受非税收入下滑影响,湖南省各州市2017年税收比率均有不同程度提升,但整体仍偏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偏弱。除张家界市外,湖南省各州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出现下降,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平衡压力进一步加大。

债务状况:2017年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较大幅增加,新增债务规模仅次于江苏省,政府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地方可支配财力对债务的保障程度小幅下降,但湖南省政府或有债务继续较大幅减少,且考虑到较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截至2017年末,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7756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1003亿元,债务余额在各省降序排名第8位;或有债务余额为2452亿元,较2016年末减少1569亿元。

湖南省下辖各州市中,湘潭市和株洲市政府债务负担偏重,2017年末债务率居全省前两位,且地区内城投企业发债活跃,2018年9月末存续城投债余额和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均仅次于长沙市,但由于财力较长沙市存在较大差距,两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城投债余额及存续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的覆盖程度在湖南省下辖州市中均排名后三位,以湘潭市保障程度最低。2017年末,湘潭市和株洲市政府债务率分别为101.31%和90.66%;2018年9月末存续城投债余额分别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3.37倍和2.55倍。而长沙市受益于很强的财政实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城投债余额和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的覆盖程度均较高。经济和财力相对偏弱的大湘西地区城投债存续规模相对较小,但其中怀化市本级政府债务负担偏重,同时由于财力相对较弱,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存续城投债的覆盖程度略高于湘潭市和株洲市,城投债偿付压力仍较大。

一、湖南省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湖南省经济实力分析

湖南省支柱产业分散度较高,已形成工程机械、电子信息及新材料、石油化工、汽车及零部件、铅锌硬质合金及深加工等多个优势产业集群,同时以金融、商业服务、文化和创意产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持续快速发展,已成为湖南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重要拉动因素。2017年以来,湖南省经济保持稳步增长,经济总量仍排名全国各省第9位,同时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第三产业保持快速发展,增加值占比自2016年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后进一步提高。此外,湖南省园区经济发展较活跃,产业集聚发展效应较显著,园区工业增加值对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逐步提升。2017年以来,湖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放缓,消费仍为全省经济增长的最主要驱动力。

湖南省位于我国东南腹地,是长江经济带覆盖省份,也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过渡带、长江开放经济带和沿海开放经济带结合部(简称“一带一部”),区位优势较显著。2017年以来,湖南省经济保持稳步增长,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46万亿元,经济总量在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简称“各省”)仍排名第9位;经济增速为8.0%,与2016年持平,高于全国水平1.1个百分点;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5.06万元,在各省中排名仍为16位,是全国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0.85倍。2017年,湖南省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11.5:42.2:46.3调整为10.7:40.9:48.4。第三产业增加值保持快速增长,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继续上升,是拉动地区经济增长的最主要贡献力量,2017年,湖南省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3.6%、6.7%和10.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9%、37.0%和58.1%。

湖南省矿产资源丰富,有“有色金属之乡”的美誉,水系发达、水资源充沛,依托资源优势湖南省形成了工程机械、电子信息及新材料、石油化工、汽车及零部件、铅锌硬质合金及深加工等多个优势产业集群,支柱产业分散度相对较高。2017年湖南省工业经济趋稳回升,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3%,增速较上年加快0.4个百分点,工业经济增长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快。其中,装备制造业对工业经济的支撑作用明显,2017年,湖南省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2%,增速较上年上升3.1个百分点,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贡献率达54.8%。具体来看,汽车制造、电子信息和通用设备制造业等三大行业贡献突出,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44.8%、18.3%和16.9%,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增长3.7个百分点。此外,产业园区已成为湖南省产业发展,特别是推动工业转型发展、结构升级的重要平台,在聚集优势产业和增长动力、引导经济结构优化调整方面发挥重要作用。2017年,湖南省省级及以上产业园区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3%,增速较上年加快0.9个百分点,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69.7%,较上年提高4.0个百分点,聚集发展效应明显。第三产业方面,近年来湖南省第三产业保持较快发展,以金融、商业服务、文化和创意产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已成为湖南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重要拉动因素,其中广播影视、出版等产业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2017年,湖南省规模以上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3199.0亿元,同比增长20.7%。

2017年湖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均继续放缓,但消费仍为湖南省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2017年湖南省资本形成总额、最终消费支出、货物和服务净流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8.6%、53.4%和-2.0%,分别较2016年下降0.9个百分点、上升0.7个百分点和上升0.2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7年全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13万亿元,增长13.1%,增速较上年下降0.7个百分点。从投资方向来看,为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湖南省在基础设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工业技改投资等领域继续保持较大规模投资,2017年分别完成投资8517.4亿元、7258.4亿元和6130.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9%、13.5%和3.9%,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分别为27.19%、23.17%和19.57%。此外,湖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稳步增加,同时销售情况良好,2017年,湖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3426.1亿元,比上年增长15.9%,其中,住宅投资2194.4亿元,增长17.3%;商品房销售面积8532.3万平方米,增长5.5%;截至2017年末,湖南省商品房待售面积为2015.5万平方米,比上年末减少886.0万平方米。

消费方面,2017年以来湖南省消费品市场保持稳步发展,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49万亿元,同比增长10.6%,增速较上年下降1.1个百分点。分商品看,汽车类商品、石油及制品类、粮油和食品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以及中西药品类商品是湖南省商品零售额的重要构成,全年分别实现零售额1682.5亿元、869.6亿元、523.5亿元、365.4亿元、358.3亿元和322.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3%、12.3%、15.8%、12.4%、8.2%和12.3%。对外贸易方面,湖南省2017年进出口总额实现较大幅增长,但由于对外贸易依存度较低,进出口总额对湖南省经济发展影响较小,2017年全省进出口总额2434.3亿元,同比增长39.8%。

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经济总体保持平稳发展,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3万亿元,同比增长7.8%,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0.3个百分点,高于全国水平1.1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3.1%、6.7%和9.5%,分别拉动经济增长0.2个、3.0个和4.6个百分点。工业经济中,园区的集聚发展效应进一步显现,同期,湖南省省级及以上产业园区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8.6%,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1.7个百分点。从经济增长驱动力来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进一步提高,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分别增长10.2%和10.0%,最终消费和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54.5%和47.5%,分别较上年同期提高1.2个百分点和下降1.3个百分点。

(二)湖南省财政实力分析

受益于地区经济增长及中央财政支持,湖南省近年财政收入持续增长,综合财力居全国中游。2017年以来,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增长,但增速受非税收入较大幅下降影响进一步放缓,同时税收比率有所上升,但仍处于各省末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偏弱。2017年,湖南省土地出让情况较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自2015年以来首次实现正增长,对地区综合财力的贡献度有所提高。

受益于地区经济增长及中央财政支持,湖南省2017年综合财力[1]同比增长6.55%至7388.74亿元,综合财力仍处于全国各省中游。其中,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主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幅相对较大,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程度有所提高。2017年,湖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增长23.11%,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率为17.38%,较上年提高2.34个百分点。

2017年以来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增长,但受非税收入下降影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进一步降低。2017年,湖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757.80亿元,同口径同比增长4.9%,增速较上年下降5.4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增长18.7%,非税收入下降12.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排名各省第13位,较2016年下降1位,超越天津市,同时被安徽省和福建省超越。主要受非税收入下降影响,湖南省2017年税收比率[2]较2016年上升6.29个百分点至63.79%,但仍在各省排名末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偏弱。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90.42亿元,同比增长2.0%,其中,税收收入增长17.2%,非税收入下降21.0%。

2017年,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3]继续下降,财政平衡对上级补助收入依赖度有所加大,近年随着“中部崛起”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发展战略的持续推进,中央财政对湖南省的支持力度逐年加大,对湖南省财力提供了较强支撑。2017年,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为40.15%,较上年下降2.41个百分点;获得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3290.50亿元,同比增长5.0%。2018年前三季度,受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较低影响,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进一步降低至33.75%。

湖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来源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017年受益于土地出让情况较好,湖南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恢复增长,为近三年首次实现正增长,全年全省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283.93亿元,同比增长23.11%,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1022.46亿元,同比增长28.72%,占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比重为79.64%。

湖南省单位地区生产总值形成财政收入的能力仍相对较弱,2017年湖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7.97%,较2016年下降0.66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12个百分点,排名各省下游。

二、下辖各州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湖南省下辖长沙、株洲、湘潭、衡阳、邵阳、岳阳、常德、张家界、益阳、郴州、永州、怀化、娄底等13个地级市和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简称“湘西自治州”或“湘西州”)。按区域划分,湖南大致可分为“一群四区”,即以长株潭三市为中心的环长株潭城市群和以地理位置划分的长株潭地区(长沙市、株洲市和湘潭市)、湘南地区(包括衡阳市、郴州市和永州市)、洞庭湖地区(岳阳市、常德市和益阳市)以及大湘西地区(包括湘西州、怀化市、张家界市、邵阳市和娄底市)。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湖南省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为明显的落差,2017年长株潭地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2万亿元,同比增长8.7%,占全省地区生产总值的43.86%,洞庭湖地区和湘南地区次之,分别为8161.6亿元和7198.7亿元,而发展相对落后的大湘西地区五个州市生产总值合计5865.5亿元,仅为长株潭地区的38.67%,为全省的16.96%。整体来看,湖南省各州市经济发展水平以长湘潭三市为中心自东向西次第下降,且近年来长株潭地区与其他地区差距有拉大趋势。

根据《湖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湖南省将把握“一带一部”定位,促进经济总量、发展质量、人均均量的“三量齐升”,协同推动全省“五化同步”(即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绿色化)。同时,将以“一核三极”为着力点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一核”即长株潭核心增长极,加快发展高新技术、先进制造、现代服务业等优势产业,强化科技研发、金融服务、信息服务、文化创意等高端服务功能,引导高端产业集聚,建设全国先进制造业中心和现代服务业区域中心;培育岳阳、郴州、怀化“三极”,其中岳阳将着力建成全省能源基地、石化基地和长江中游区域性航运物流中心,郴州全面对接珠三角、东盟推进湘粤(港澳)合作试验区建设,建成承接产业转移的新增长点,怀化全面对接成渝城市群,依托区域性交通枢纽和湘西生态优势,建成五省边区生态中心城市。

(一)下辖各州市经济实力分析

湖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实力分化程度较高,2017年长沙市经济总量及人均生产总值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同时经济增速也居全省首位。以长沙市为核心的长株潭地区对全省经济贡献度高,株洲市和湘潭市作为全省重要的工业基地,工业基础较好,经济总量虽居全省中游,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列全省第三、二位。岳阳市2017年经济总量仍居全省第二位,但经济增速出现较大幅下滑,与排名第三的常德市地区生产总值差距进一步缩小至不到20亿元。大湘西地区整体经济实力偏弱,其中湘西州和张家界市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仍不足600亿元,经济总量居全省末两位,但依托较丰富的旅游等资源,地区经济发展仍具备一定潜力。

2017年以来,湖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均保持稳步发展,区域经济分化程度仍较高。省会长沙市作为全省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经济总量和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2017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万亿元,为1.05万亿元,同比增长9.0%,增速虽较上年下降0.4个百分点,但仍居全省首位,高于全国水平2.1个百分点;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13.54万元,同比增长5.6%,是全国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2.27倍。长沙市工业经济基础良好,工业产业转型升级效果逐步显现,目前长沙市已形成以工程机械、新材料、电子信息和食品为首的四大主导产业,汽车、生物医药、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2017年,长沙市实现全部工业增加值4104.47亿元,较上年增长8.1%。此外,长沙市第三产业保持较快发展,产业结构持续调整优化,2017年,长沙市第一、二、三产业同比分别增长3.0%、7.7%和10.9%,对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2%、42.1%和56.7%,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为3.6:47.4:49.0。

株洲市和湘潭市作为长株潭城市群核心,同时依托良好的工业基础,近年经济保持相对较快增长,但产业结构仍以第二产业为主,经济发展对工业经济的依赖度较高。2017年株洲市和湘潭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80.40亿元和2055.80亿元,分列全省经济总量第5位和第7位,同比分别增长8.0%和8.3%,增速较上年均上升0.1个百分点。同期,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6.42万元和7.23万元,是全省除长沙市外人均地区生产总值高于全国水平的两个地级市。随着长株潭经济一体化的持续推进及作为湖南省十三五期间重点发展的核心经济增长极,株洲市和湘潭市经济发展前景较好。

2017年,洞庭湖地区的岳阳市和常德市经济总量仍分居全省第二位和第三位,但与长沙市仍存在较大差距。此外,岳阳市2017年经济增速出现较大幅下滑,与常德市地区生产总值的差距进一步缩小至不到20亿元。作为湖南省唯一的临江口岸城市,岳阳市境内城陵矶港是长江八大良港之一和湖南省目前唯一的对外开放港口,具备良好的区位和水运优势,受益于此,航运物流行业成为岳阳市支柱产业之一,并先后形成以巴陵石化、长岭炼化为主的石油化工行业,以岳阳林纸为主的造纸行业,以华能电厂为主的电力能源行业和以白象集团为主的食品加工行业等主导产业。2017年,岳阳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58.03亿元,同比增长7.0%,增速居全省末位,较上年下降0.8个百分点,为省内经济增速降幅最大的地级市;规模以上工业中,石化、造纸、电力和食品行业同比分别下降3.7%、增长5.1%、增长11.8%和增长7.4%。常德市是湘西北重要的工业基地,形成了以食品、纺织、机电、化工、建材为支柱的工业体系,同时第三产业发展较快,经济结构持续优化,2017年常德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38.10亿元,同比增长8.4%,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12.6%,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4.4%,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13.0:42.8:44.2调整为12.2:39.9:47.9,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进一步提高。

大湘西地区经济实力仍整体偏弱,除邵阳市经济总量略高于洞庭湖地区的益阳市外,其余四州市分列全省后四位,其中湘西州和张家界市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经济总量居全省末两位,2017年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82.64亿元和542.40亿元,为湖南省内地区生产总值不足千亿的两个州市。但大湘西地区自然、人文资源较丰富,带动地区旅游产业发展较快,对地区经济发展形成一定支撑。2017年张家界市和湘西州分别接待游客7336万人次和4450万人次,同比分别增长19.4%和16.5%,实现旅游总收入分别为623.8亿元和321.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9%和23.4%。

2017年湖南省下辖各州市第三产业均保持较快发展,且增速仍显著高于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是拉动地区经济增长的最主要贡献力量。具体来看,2017年除湘西州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低于10%外,其余地市第三产业增加值均保持两位数增长,其中长沙市、岳阳市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三次产业结构分别调整为3.6:47.4:49.0和11.1:43.7:45.1。此外,株洲市、郴州市、湘潭市和娄底市仍以第二产业为主,但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持续上升,与第二产业增加值差距进一步降低。

从经济发展的动力结构看,湖南省下辖各州市经济增长的动力仍主要来源于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由于对外贸易依存度较低,进出口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小。具体来看,固定资产投资方面,近年来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均保持快速增长。2017年长沙市固定资产投资达7567.77亿元,占湖南省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4.2%,岳阳市、郴州市、株洲市和衡阳市次之,分别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633.55亿元、2628.10亿元、2622.70亿元和2615.85亿元。而投资规模最小的城市仍是张家界市,全年完成投资351.30亿元;从增速来看,2017年湖南省各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均维持较高增速,其中,湘西州增速相对较低,为12.0%。消费方面,2017年各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保持增长,增速上总体呈现均衡发展,但考虑到各地总量差异,地区间分化差距正在拉大。2017年,各州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处于10%-11%,增速差异相对较小,但长株潭地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6231.1亿元,高于湘南和大湘西地区之和,两者分别为2901.1亿元和2583.7亿元,差距较上年进一步加大。

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各州市经济保持稳步增长,但经济增速出现较大分化,且部分州市经济总量绝对值较上年同期出现小幅下降。具体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长沙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905.76亿元,经济总量仍在湖南省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经济增速为8.5%,居全省第二位。同期,衡阳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8.6%,增速居全省首位;而株洲市、湘潭市、张家界市和湘西州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分别增长7.7%、7.5%、6.3%和6.1%,增速分列全省后四位。以绝对数来看,衡阳市、郴州市、邵阳市、株洲市和娄底市2018年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97.53亿元、24.56亿元、24.11亿元、11.88亿元和2.15亿元。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8年前三季度,益阳市、湘西州、湘潭市、邵阳市和株洲市固定资产同比分别增长7.8%、5.6%、5.4%、5.0%和1.9%,增速分列全省后五位,其中株洲市和湘潭市政府债务负担在省内相对较重,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出现大幅下滑或受湖南省2018年“停、缓、调、撤”原则压缩投资项目影响。除上述五个州市外,湖南省其余地市2018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维持两位数增长,以怀化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最快,为13.8%。 

(二)下辖各州市财政实力分析

1
 
下辖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2017年以来,受非税收入下降影响,湖南省下辖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除长沙市外增幅均不大,且衡阳市和郴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较大幅下滑,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排序分别由上年的第3、4位降至第4、6位。而长沙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及质量均仍在省内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此外,主要受非税收入下滑影响,湖南省各州市2017年税收比率均有不同程度提升,但整体仍偏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偏弱。除张家界市外,湖南省各州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出现下降,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平衡压力进一步加大。

湖南省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化程度仍很高,长沙市2017年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00.35亿元,较上年增加56.65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在省内处于绝对领先地位,且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加值居全省首位。受非税收入下滑影响,2017年以来,除长沙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稳步增长外,湖南省其余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加的州市增幅均不大。此外,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排名第3、4位的衡阳市和郴州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绝对值均出现较大幅下滑,在省内排名分别降至第4和第6位。

2017年主要受非税收入下滑影响,湖南省各州市税收比率均较上年有所提升,但税收比率整体仍偏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相对较弱。具体来看,长沙市2017年税收收入较2016年增加92.98亿元,主要为城市维护建设税、契税、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分别增加28.74亿元、25.40亿元、11.38亿元和10.64亿元,同时非税收入减少36.33亿元,税收比率较2016年上升7.09个百分点至71.01%,税收比率仍居全省首位。而郴州市和衡阳市为湖南省各州市中非税收入降幅最大的两个地市,受此影响,两市税收比率提升幅度居全省前两位。2017年,郴州市和衡阳市非税收入分别为51.53亿元和71.67亿元,同比分别下滑50.5%和38.6%,税收比率分别较2016年上升19.97个和12.92个百分点至60.53%和55.87%。除长沙市外,湖南省其余州市2017年税收比率仍不超过65%,且一半地市低于60%,其中,株洲市、岳阳市和湘潭市三个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居全省中上游的地市2017年税收比率分别为51.93%、51.89%和55.30%,税收比率居全省后四位,仅高于邵阳市,邵阳市2017年税收比率为50.17%,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偏弱。

从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看,湖南省下辖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仍整体偏低,且2017年除张家界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较上年上升0.12个百分点外,其余州市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一般公共预算收支平衡压力进一步加大。其中,郴州市和衡阳市降幅最大,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较上年下降10.51个百分点和7.32个百分点至32.84%和30.62%。此外,长沙市、株洲市和湘潭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为67.68%、50.12%和45.03%,自给率居全省前三位,除长株潭外,其余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不超过35%,其中大湘西地区五个州市自给率均不超过26%,怀化市、邵阳市和湘西自治州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为19.78%、19.10%和18.60%,居全省后三位。

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14个州市中7个地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出现负增长,其中,衡阳市和郴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延续2017年继续下滑,且衡阳市降幅最大。2018年前三季度,衡阳市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9.66亿元,同比下滑22.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较2017年继续下降1位至全省第5位。此外,株洲市、邵阳市、岳阳市、张家界市、郴州市和娄底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7.3%、16.8%、13.5%、8.9%、5.4%和2.6%,其中,邵阳市和娄底市受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滑影响,规模排序较2017年均下降1位,分列全省第10位和第12位。长沙市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50.12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同比增长15.8%,增速居全省第二位。湘西州2018年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24.8%,增速居全省首位,规模仍居全省第13位。常德市和湘潭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虽有所增长,但增速仅均为1.2%。

2
 
下辖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4]

2017年湖南省各州市中除怀化市外,其余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实现不同程度增长,其中,湘潭市、岳阳市和常德市同比增幅均超过100%,但限于基数较低,湘潭市和常德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仍较小,而岳阳市2017年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93.87亿元,收入规模超过株洲市居全省第三位。长沙市和衡阳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仍稳居全省前两位,且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地方综合财力的比重仍相对较高,2017年分别为30.72%和24.85%。除长沙市和衡阳市外,湖南省其余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地方综合财力的比重均低于18%,对地区综合财力的贡献程度相对有限。

2017年除怀化市外,湖南省各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实现增长,其中湘潭市、岳阳市和常德市分别同比增长241.6%、161.9%和106.3%至44.31亿元、93.87亿元和49.02亿元,增幅居全省前三位,但除岳阳市外,湘潭市和常德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仍相对较小。从规模上看,长沙市和衡阳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仍稳居全省前两位,2017年分别实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59.71亿元和203.4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2%和20.2%。除长沙市和衡阳市外,其余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仍均不超过100亿元,其中,以娄底市最低,为13.03亿元。

政府性基金预算平衡能力方面,受益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长,2017年湖南省下辖多数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有所提升,政府性基金收入对支出的覆盖程度较好。其中,湘潭市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最高,为147.36%;娄底市最低,为84.28%;其余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均不低于90%。

2017年受益于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长,湖南省各州市中除怀化市外,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综合财力的贡献程度均有所增加,其中,岳阳市和湘潭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较上年分别增加10.34个和10.17个百分点至15.08%和17.97%,贡献度增幅最大。此外,衡阳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的比重提高至30.72%,为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比重最高的地市。除衡阳市外,其余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占综合财力比重均低于25%。

三、湖南省及下辖各州市债务状况分析
 

(一)湖南省政府债务状况分析

2017年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较大幅增加,新增债务规模仅次于江苏省,政府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地方可支配财力对债务的保障程度小幅下降,但湖南省政府或有债务继续较大幅减少,且考虑到较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2017年,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较大幅增加,但仍低于国务院核定的政府债务限额。截至2017年末,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7756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1003亿元,新增债务规模仅次于江苏省,其中一般债务5147亿元,专项债务2609亿元,债务规模在各省降序排名第8位,政府债务负担仍较重。或有债务方面,湖南省或有债务近两年持续减少,截至2017年末,湖南省政府或有债务余额为2452亿元,较2016年末减少1569亿元,其中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余额和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余额分别为317亿元和2135亿元,较2016年末分别减少28.6%和40.3%。政府债务限额方面,2017年末,财政部核定下达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7887亿元,湖南省政府债务余额低于限额131亿元,2018年湖南省新增债务限额840亿元,截至2018年末湖南省政府债务限额为8727亿元。

受益于较强的经济实力,湖南省政府负债率[5]尚处于合理水平。2017年末,湖南省政府负债率为22.42%,在各省降序排名第13位。但湖南省债务率[6]偏高,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政府债务的保障程度较低。2017年末,湖南省债务率为104.97%,较上年末上升7.58个百分点,债务余额是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81倍,位列全国各省降序第8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49倍,政府债务负担偏重。

2017年,湖南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965.40亿元,占全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总额的4.51%,发行规模位列36个已发债省市降序第6位,其中置换债券和新增债券分别为1342.00亿元和623.40亿元。截至2017年末,湖南省地方政府债券余额为7037.40亿元,占全省政府债务余额的90.73%。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合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总额为1739.60亿元,发行规模位列35个已发债省市降序第8位,其中新增债券928.40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湖南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8640.78亿元,占全国地方政府债券余额的4.80%。

(二)下辖各州市债务状况分析

湖南省下辖各州市中,湘潭市和株洲市政府债务负担偏重,2017年末债务率居全省前两位,且地区内城投企业发债活跃,2018年9月末存续城投债余额和城投企业带息债务均仅次于长沙市,但由于财力较长沙市存在较大差距,两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城投债余额及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的覆盖程度在湖南省下辖州市中均排名后三位,以湘潭市保障程度最弱。而长沙市受益于很强的财政实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城投债余额和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的覆盖程度均较高。经济和财力相对偏弱的大湘西地区城投债存续规模相对较小,但其中怀化市本级政府债务负担偏重,同时由于财力相对较弱,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存续城投债的覆盖程度略高于湘潭市和株洲市,城投债偿付压力仍较大。

2017年末,从全口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7]来看,衡阳市、株洲市和岳阳市政府债务余额较大,分别为450.91亿元、446.15亿元和419.40亿元,以综合财力对政府债务余额的覆盖程度来看,株洲市政府债务负担相对较重,2017年末,株洲市政府债务率为90.66%。此外,湘潭市政府债务余额虽低于前述三个地市,2017年末为297.72亿元,但由于综合财力相对较弱,债务率高达101.31%,在有披露全口径州市中债务率最高。

从市本级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来看,长沙市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仍最大,2017年末为562.41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93.14亿元,但受益于很强的财政实力,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政府债务余额的覆盖程度很高,2017年末长沙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为其2017年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58倍,仅次于湘西自治州,湘西自治州由于2017年末本级债务余额仅为13.96亿元,为其2017年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47倍。而怀化市、益阳市和邵阳市2017年末本级政府债务余额较2016年末均有所减少,但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债务余额的覆盖程度仍居全省后三位,债务负担较重。2017年末上述三市本级政府债务余额分别为其2017年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6.11倍、5.56倍和4.98倍。

湖南省城投企业发债活跃度相对较高,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湖南省城投债发行规模分别为1402.15亿元和679.74亿元,在各省发行规模降序排列中分别列第2位和第8位。从城投企业存续债券规模来看,截至2018年9月末,湖南省存续城投债余额为4648.69亿元,在全国已发行城投债券的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中降序排名第3位,较2017年末下降1位,被浙江省超越,债券余额规模仍较大。此外,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存续城投债券余额的覆盖程度来看,湖南省覆盖程度也较低,2018年9月末湖南省城投企业债券余额为其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1.69倍,居全国降序排列第2位,仅次于天津市。

从存续城投债券的地区分布来看,湖南省存续城投债券仍主要集中于省本级和经济水平相对较高的地市,其中长沙市占绝对多数。截至2018年9月末,长沙市城投企业存续债券余额合计为1141亿元,占湖南省存续债券余额的24.54%;此外发债规模较大的地市还包括株洲市、湘潭市和郴州市,存续城投债券余额分别为572.00亿元、426.60亿元和353.30亿元,占湖南省存续债券余额的比重分别为12.30%、9.18%和7.60%。存续城投债规模最小的仍为张家界市和湘西自治州,2018年9月末分别为38.70亿元和33.40亿元。

从存续城投债余额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值来看,湘潭市、郴州市、株洲市和邵阳市债务偿付压力相对较重,2018年9月末存续城投债余额与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值分别为3.37倍、2.71倍、2.55倍和2.47倍;而城投债存量最高的长沙市,受益于其很强的财政实力,城投债务额与一般公共收入比值为1.43倍,处于相对较低水平;湘西自治州和永州市由于发债规模较小,城投债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值分别为0.61倍和0.81倍,城投债偿付压力较轻。

从城投平台带息债务情况看,截至2017年末,湖南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余额合计1.32万亿元,是2017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77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城投企业带息债务的覆盖度相对较低。从下辖各州市情况来看,各州市带息债务分布情况基本与城投债余额区域分布情况一致,全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省本级以及长株潭地区,2017年末省本级以及长株潭三市带息债务余额分别3176.92亿元、2965.08亿元、1371.07亿元和1075.38亿元,占全省城投企业带息债务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4.05%、22.45%、10.38%和8.14%,其中,省本级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湖南高速总公司及其子公司。湘西自治州城投企业带息债务规模仍最小,2017年末为69.10亿元。


[1]综合财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上级补助收入(包括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和政府性基金补助收入)

[2]税收比率=税收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0%

[3]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0%

[4]张家界市2017年全口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支数据未公开披露,本部分分析不含张家界市。

[5]负债率=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全年地区生产总值*100%

[6]债务率=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全年地方综合财力*100%

[7]常德市、邵阳市和湘西自治州2017年末全口径政府债务余额未披露,以2016年末政府债务余额数据近似替代;长沙市、郴州市、娄底市、怀化市和张家界市2016-2017年末全口径政府债务余额均未披露。


返回首页

相关

财富热线  4000-880-515
姓名
电话
提交咨询

X

请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姓名
电话

或直接拨打
4000-880-515